第21章 21,生意不好就找托儿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867字
  • 2022-05-23 08:30:24

师兄张了张嘴,却停住了,然后说道:可能会把持不住,但我会忍耐的,尽量做到听师父的话。

师父呵呵笑道:这倒是可以的,因为你在我言传身教之下,总归会比常人稍微懂得一些其中的道理。但是,就算是有如此前提之下的你,也就算你能克制的住自己,但是你也最多只能控制的住自己。

我挠挠头问道:师父?您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是又重复了一遍,有什么意义嘛?

师父呵呵笑道:当然有意义!完儿虽然知道那一年要尽可能的避免甜食,他就会变的跟平常不同,做出一些很反常的举动,这些举动在旁人眼中就会觉得很奇怪,反而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比如他最亲近的人会觉得他是不是病了?种种的关心则乱,发而会演变出其他的麻烦事出来。好比说关心他的人以为他是吃腻了家中的甜食,继而产生出这种对甜食躲避的情况,然后或许会偷偷的为他准备一些别的甜食,偷偷的放进日常的菜肴当中。如此,便会将原本他避之不及的情形反而给招惹出来,弄巧成拙。

师兄微微点头道:师父,我大概有点明白了。好像就是说,哪怕你很担心某事会发生,尽量的去躲避。但是那件事总会以另一种你意想不到的形式出现,总归就是躲不过去,反而会将原本的情况弄的更加复杂?

师父微笑着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我却问道:那师父!照您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躲不掉了?

师父回答道:本来就躲不掉啊,我何时说过,指点别人什么之后他就什么事都不会遇到了?真的就我一张嘴能定天下事?我这嘴是开过光的还是被神仙施过法术的?

我哑口无言。。。。师兄却说道:师父说的我明白了。该来的躲不掉,就算对别人说今年有灾、或者是有什么麻烦,也只能是让他提前知晓而已,那些所谓的什么能消灾解难纯粹就是蒙人的,根本不管事。

我却接口道:不会吧?那总有些什么神算、半仙什么的,会有很多人信奉,那些也是骗人的?我好像听说有些还是很灵的哩!

师父撇撇嘴,不屑的说道:傻孩子,世间上的事,真真假假,有很多连我都看不清楚,何况是你这涉世未深的孩子?你可知这世上有一种职业,叫做托儿?

我摇摇头,看向师兄。师兄好像有些明白,但是没有开口,静等师父来说。

师父解释道:我们这一行,在给人算过之后。甭管说的是吉是凶,总会有人灵验、有人不灵验。但是他依然却可以天天有人来问,来光顾。因为这些人中,大多都是一刀斩的买卖。你可不要以为他铁嘴神算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成真,每一句批文都是金科玉律!他们只不过是人,混口饭吃的人而已。那些什么个半仙、神算,都是被人捧起来、吹起来的,全都是虚的。而捧他们的人、吹他们的人,就叫托儿!而且这种职业不光是跟我们这一行配合运作,大家五五分账。就连其他很多的行业也都是如此。最简单的就是酒楼饭馆!你在街上闲逛的时候,耳边总能听到一些街上人的聊天之声,有一部分人就是在给一些酒楼拉生意。但是他们并不是直接拉人去,而只不过是在那胡侃,说什么昨日去XX楼吃了一顿饭,嚯!那刀工!那食材!那味道!绝啦!

这一句话说出来,声音若是大一些,周围起码能有二十个人听见。而这二十个人中,必定是身份不同,各有高矮胖瘦,贵贱不一。但他们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需要吃饭!而对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来说,只要能有一口吃的就已经很满足了。哪怕别人吹的天花乱坠,咱们也不一定吃得起,也就是听个乐呵。但是总会在我们的记忆深处为这条信息留下一个位置,说不定日后有钱、手头很松的时候就会想起那个地方,去亲自尝一尝。而对于那些本身就很富裕的人来说,无非也就是换一家食堂而已,去尝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好吃就多吃几次,不好吃就换一家而已。

但是,对于那家酒楼来说,这二十个人里,只要能去一个人,点一个菜,他就有的赚。而他根本不须要耗费太多的钱财去雇小二去到处拉人,只需要请这些个人在胡侃的时候顺便大嗓门的喊一声就可以了。

我不敢相信的说道:不至于吧?师父,就这么随口一说就有这么大的作用?

师父点头道:对咯!你还别不信。人生在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浑浑噩噩,随波逐流的。能有几个人能坚定自己的立场,做到不闻、不问?不论你是司道大员、县衙捕快、哲人、文人、武人,只要你是个人,就一定会被周围的事物所影响。说回刚刚的半仙神算,他们只需要安排几个托儿,分布在人多热闹之处替他讲几句好听话,之后就一定会有人慕名而去,这生意不就来了么!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问道:师父!世上的人有那么傻么?这些风言风语的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人产生一种想要试一试的冲动?

师父抬头看看天,很有意境的说道:说来说去,都是缘这一个字。

然后转过头,看向我俩说道:你们记住!这世间其实并不是只能用我们的眼睛去看、去认知。很多时候、很多事物,都是需要用心体会、用脑子思考、甚至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说的通俗一些,就是缘。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但我觉得,其实是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推动着世间万物前行,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只不过是伴生的产物,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最近我深有体悟,觉得这种力量应该就是时间。

师兄问道:时间?时间如何能推动我们?

师父微笑道:如何不能?天有阴阳,而分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时辰。天有四季,春夏秋冬对应着我们春种、夏忙、秋收、冬藏。正因为有四季和昼夜,我们才能知道何时起、何时睡。何时种谷子、何时收割、何时开始贮藏过冬的食物、何时需要更换御寒的棉衣等等。而这四时、阴阳,便是由时间划分而来。我们在这时间的规则当中,只能随波逐流。天亮了,我们就被动着醒来。夜深了,我们也就跟随着黑夜入眠。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植物开始生长,我们趁着这个机会开始在田里播下种子。夏天到了,植物生长到了最旺盛之时,我们要在田中挥汗如雨的忙活,如此才能收获更多的粮食。而到了秋季,万物肃杀,植物的生长走到了尽头,趁着此时我们就可以收获这前半年忙碌的结果。到了冬季,天寒地冻,万物躲藏。树上找不到果子、地里没有庄稼、山里的动物也都躲了起来。此时我们又该在哪里找寻食物呢?而当我们理解了春夏秋冬、日夜交替的秩序之后,便可以跟随着这个规则来行动,来劳作、来收获。如此,才能保证我们能在这片天地间生存下去。

师父转过头,看向师兄说道:当然,也一定会出现那些违背天时的人。但是他们终将被这片天地所抛弃,被时间所抛弃。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的权力。只有跟着时间走、顺着时间走,你才能活!师兄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道:师父!您说的有些太远了,我恐怕不能完全领悟。但是师父您的意思我了解到了,确实如您所说,这世间万物是在被时间推动着。

师父点点头,然后突然有些郑重的看着我俩说道:咱们三人之间,也是因为看不见的缘分而相遇。若我还是以前的公子哥的话,若你们的父母也都尚在,如何能将咱们凑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相遇是一种缘分。而且是天定的缘分!人活一世,总要有所为,方能对得起来这世上走这一遭。为师的前半生算是彻底的垮啦!就当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吧,若非如此,我至今恐怕也依然是执迷不悟,死不悔改。而你二人能让我在经历过那些之后遇到,我觉得也应该是上天有意为之。所以,在收你们为徒之后,我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你们,使你们尽可能少的走我的老路,少一些磕绊,多一些展翅高飞的机会。但是为师水平有限,能说的、能做的也只是很有限。关键还是得看你们自身的造化和悟性。你们,能明白么?

我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但是我用余光看师兄好像是很能体会师父的心情一样,我也不能示弱,也就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给师父看。

师父看着我俩,然后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又用袖子遮住了眼睛,动作很快的转过身去。说道:完儿,时候不早了,你先去谭屠户家送时辰吧。缺儿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为师有些累了,先进屋睡会。

然后也没等我们答应,就快步进屋去了。

等到师父回屋,师兄这才轻轻叹了口气。我刚想问师父怎么突然这样,师兄却先我一步的小声说道:什么都别问,先按师父说的做吧。等我回来再说!

我这才按下心中的想法,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师兄取过师父写好的时辰,又用一张很鲜艳的红纸包好,揣进怀里。对我说道:我去送时辰了,家里你好好看着。

我点点头道:好!师兄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师兄点点头,便快步离开了。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师兄回来了。将大门关好后,便朝着在院中的我走来。看着我手上的动作说道:唷?这都快收拾完啦?

我笑着点头道:嗯啊!手脚挺利索的吧!

师兄摸摸我的头笑道,嗯!那我先去做饭,你待会忙完了就过来找我。想问什么,到时候就可以说了。

我听话的点点头,继续手中的活。

过了半个时辰,我和师兄肩靠着肩坐在灶台里,一边往里面加柴火,一边说话。

我问道:师兄,方才师父为何突然掩面?

师兄看了我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呵呵笑道:我不知道啊,不然我还用问你嘛?

师兄淡淡一笑,然后说道:我觉得,师父可能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哭了。但是又不好在我们面前哭,就找了个理由进屋去了。

我微微一愣,随后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哭呢?究竟想起了什么呢?

师兄微微摇头道:师父以前的事你就不要多想、多猜了,你该想的是以后的事。师父不是经常说,他以前是什么公子哥么?但是你看看师父现在的样子,哪里像是公子哥?我就算没有亲眼见过,也能大概体会出师父的感受。那种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的感觉吧。师父应该是经历过很大的痛苦,这才有点大彻大悟。否则,如何能看透那么些人世间的迷障?

我点点头道:那照你这么说,有那些经历反倒是造就了现在的师父咯?如若不然,师父不依然只是个纨绔子弟?

师兄被我这么一说给噎住了,随后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说道:说的很有道理呢!呵呵呵,没想到我反过来被你给教了一课。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师兄你别这么说,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师父先前不是说了么?时间在推动着我们,推动着世间万物。既然如此的话,没有过去,哪有现在呢?师父以前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师父的这个样子我很喜欢。既能够教我们知识,又能够教我们做人,也能够教我们辨识一些花招、技巧,以后就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了。

师兄呵呵笑道:这,倒也是实话。如若不然,师父恐怕到现在也只是个公子哥,传宗接代,为家族事业奋斗,与各种人打着不同的交道,过的和一般普通人一样一样的。

我眼珠子一转,笑道:师父现在不也是普通人么?师父说过,什么帝王将相,其实都是人而已。人就得吃喝拉撒,任你生前风光无限,最后总归只是一杯黄土而已。如此想通之后,就可以对世间之事有一种新的认识。对一些原本还很执着之事,也会渐渐看开。。。

师兄打断我道:诶诶诶?你这话,怎么有种四大皆空的感觉?这是要出家了嘛?

我疑惑道:嗯?师父不就是这么教咱们的么?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师兄笑道:理解的没错,只是歪了一些。我倒是觉得师父的意思是世间那么些黑黑白白,曲曲直直,是无法消除的。而我们只要还在世,就一定会遇到,属于我们的黑白曲直。但是,师父希望的是他可以通过教给我们的知识来帮助我们尽量的趋吉避凶,从根本心态上着手。就比如我爱吃甜食,但是必须要克制。你喜欢吃的也要克制,而克制的人只能是你自己。

我点头道:这话我懂,各人有各人的吉凶悔吝呗,这点我早就看开了。那既然如此,无论是人上人,还是人下人都会有吉凶悔吝。不过为了师父,我还是想朝着人上人的方向努力努力。

师兄听完也点头道:这一点,咱们是一致的。只不过,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无论日后究竟能不能成,也要记得守住自己的本心,不要轻易的被困难击倒。明知事不可为的时候,一定不能头铁。曰昔稽古圣人---只在天地间也。

我没听明白,就问:师兄,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师兄解释道:这是最近看到的一段话,是说先古之圣人,在天地之间。而这天地,并不是指我们头上看到的天,和脚下踩着的地,而是指自然、顺其自然。知道人性的自然倾向,以及权衡客观的形势。清楚知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客观形势。从而以自己的自然本性来平衡二者之智慧。如此,才可谓【在天地之间】。

我被师兄这一套组合拳给打懵了,感觉完全跟不上节奏。

师兄看我这样,出口解释道:简单点说,就是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事情面前,你都要思虑再三,权衡你所能权衡的一切利弊,再将这利弊与自然对比,尽可能的将其做的完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