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江湖术语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409字
  • 2022-05-08 17:07:18

师父捋着胡须回答道:我师徒三人本就非是本地人士,只因机缘巧合才来到此地。因为我们平日的活动范围,也只是在借住的村子里,难得有机会才会来到镇上。彼此不识得、没见过也是正常的。不过,今日这不是见着了么?

铜口铁算也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笑着说道:是也,是也,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还是多亏了你这位小徒弟,只是因为多看了一眼,让我觉得似乎有生意,却不曾想。。

师父笑着开口道:方才铁算兄说在下印堂发黑,但我观铁算兄,今日出来踏青似乎也不大顺利啊,是否?

铁算先生一听踏青二字,也是又信了几分,自嘲道:嗨,咱们这个行当本就是如此,一靠天、二靠祖师爷、三才靠自己这张嘴和本事。够不上什么荣华富贵,也就是勉强糊口呗。反正呐,我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着,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忽然好奇的问道:诶?什么叫踏青啊?

师父没有回答,铁算先生却疑惑道:哦?这位小兄弟似乎对咱们这一行还不太熟稔啊?怎么?兄台没有教过他么?

师父轻叹一声道:不是不教,而是根本用不上。因为咱们平日里都是在村里找生计,哪家门上要贴对联了,我就给人写一幅。或者是谁家要写家书寄给远方的亲人等等的琐事。实在是没有诸如此类的活了,就在附近山上采点草药,收集起来,平日里哪家伤风感冒或是一些小病,在下也能凑合着开点药应付应付,只为换来些柴米油盐维持度日而已。闲暇有空了,才找一些古书来教他们一些理论知识而已。

铁算先生点头道:原是天涯沦落人呐,这人生地不熟的,一无祖产,而无亲友,着实不易啊。

师父轻轻点头,却又笑道:不过,日子虽然紧巴了点,但好歹有他们俩在给我帮衬帮衬,也不算太苦。

铁算先生看着师父那有些得意的样子,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他的眉头却是皱了下来,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师父见他不说话,便重新回到踏青这个话题上来,说道:踏青,是行走江湖的其中一种方式。我就为你们简单说一说,若是有何说的不对,或者遗漏之处,还请铁算兄帮忙纠正。

铁算先生闻言赶忙回答道:好说,好说。没准儿也有些是我不知道的,咱们就当是同行之间的经验交流嘛。

师父点点头,开始说道:

远的就不提,我就说说咱们近代的命相江湖,主要分为四大类;分别是:巾、皮、瓜、李。

巾,即是算命、相面、拆字等。。

皮,即是行医、膏药、丸散等。。

李,即是戏法、杂耍等。。

瓜,即是拳术、刀棍等。。

而为师我,以及铁算先生都是属于巾行之中的同道中人。巾行中的江湖术语,分别为:

1.六黑,也就是大六壬之术,此术须得师承才能学习,哪怕你有悟性,但是却没有专门的书籍以及如何做盘,依然是无济于事。

2.小黑,也就是拆字。方才我记得好像路过一个拆字摊。这类的人士只需要一张桌子,两张凳子,读过点书,认识字便可以替人解算。而解算的结果,拆字者可根据命主当时的状态,以及一些心理因素,人为的去自行影响所测之字的吉凶结果。好比说一个人带着他的孩子来测算孩子未来的成就如何?这种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但是结果却是全凭测字者的心态如何,他如果想从你身上捞点什么,就一定会把结果往坏了说,然后趁机孩子的家长谋取财物。而或者如果家长一看就是那种富贵人,更是得狠狠的宰一笔。就拿这位孩子的家长来比喻,他如果问孩子成就,写了一个子字。我如果想说这孩子以后好,我就随便往摊子周围的人群中望一眼,然后指着一个穿着和那孩子相同颜色衣裳的女子,然后道,子字旁边加个女,是为好!

而如果家长问这孩子以后适合干什么行当,士农工商哪一行最适合他?假如孩子头上正好带着帽子,而且还有三处花纹,那我可以指着孩子头上戴着帽子的的花纹说道:你看他头上三朵花,子字头上带个帽子再加三朵花,不就是个学字么?这孩子啊就适合读书,将来一定能考取功名。

又或者家长问,这孩子将来长大了靠不靠得住?如果此时孩子的头上正好有点脏,明显是刚在地上打过滚,沾了点泥土,那就正好可以借机发挥道:子字头上带些土,就是孝字,这孩子将来必定是个大孝子啊。等等都可以见机行事、借题发挥。

我和师兄听着都很入迷,而铁算先生则是有些尴尬,辩解道:诶,我说兄台啊,您可别把话说的太绝了呀,这凡事总也有例外的嘛。。。咱们这行虽说带点哄骗的味道,但也不是纯粹的骗呀!起码我就不是。。。你现在的印堂确实是发黑嘛,愁云密布的。

然后,仿佛是为了找回场子一般,开口说道:我这有一个真实的案例,说的就是拆字这个行当,人家那可是真真切切的凭本事,一丁点儿蒙的都没有。

师父笑道:哦?那在下就洗耳恭听,如何的凭本事?

铁算先生摆好架势,一手扶着肩上的两头袋,一手并指说道:话说有一云游高人,路径一处地界,来到一处酒楼吃些东西歇息,然后准备继续云游。店小二看这人气度不凡,穿着也不是很糟蹋,便当成个大户来招待。那人也不客气,伸手就要了五菜一汤,三大碗饭,吃的是风卷残云、颗粒不剩。但是等到结账的时候,却一拍肚子很嘚瑟的说自己没钱,但是可以替人算一卦来充当餐费。店小二就急了,以为是遇到了一般的那种骗吃骗喝的,就准备动手先打一顿在拉去报官。但是不想,此人文绉绉的,却也是有些功夫底子,小儿在他手上就如同转圈拉磨的骡子一般,被整的晕头转向。那人也似乎乐在其中,并没有出手伤人,只是将小二转晕,然后便朗声对周围说道:在下云游路径贵宝地,只因身无分文而无法结账。但某略懂卜算之术,愿以一卦来换取一顿餐费交予小二,如有愿意者,可上前来,问什么都可。如若没有,那我就在这儿等到有缘人来为止,绝不赖账。

原本被惊动的老板也跑了过来,见这位这么说,倒是也安心了不少。只是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而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书生模样的人,对着那人很客气的行礼道:这位先生,在下有一困惑,已经萦绕心头已久,不知先生可以答否。

那位云游先生看了看来人,是一位年月四十的书生,眉宇间隐隐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哀伤。心中有了计较,便笑道:有何不可?我观先生也是读书人,那么,先生不妨随意写一个字,然后再把心中之疑惑说出来,我就着你写出来的字回答你。

那书生点点头,便来到桌前,用手沾着桌上的茶水,写了一个棊[qí]字,又说道:我已四十有余,考了半辈子已是自觉无望,又膝下无儿,想问问我这家业是否还能传的下去?

云游人看了看桌上的字,点头道:先生所写,乃是一棊字,棋分两种,一种是围棋,一种是象棋。而先生所写,下方是一木字,为象棋之棋。

那书生疑惑道:这都是棋,有何分别?

云游人摸着胡须解释道:虽都是棋,但围棋者,越下越多;象棋者,越杀则越少。。。

最后故意拖长了一个音,那言外之意,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

而那书生还是有些不甘心,便问道:先生,我重写一字可否?

云游人笑道:自然,先生请随意。

那书生想了想,写了一个武术的武字。

云游之人看了看,又说道:此乃一武字,这个字是由两个字组合而成,左边是止,右边是戈。而先生所问乃是人丁之事,戈字加人,便是代,说明先生的家世,恐怕传到这一代,就要止了。

这话一出,四周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暗自惊讶。那书生也像是彻底泄了气一般,立在那发愣。

云游之人见他如此,也是叹息一声,抱拳行礼道:得罪,得罪!

那书生苦笑一声,对云游之人还礼道:受教、受教!

于是丢下一个钱袋在桌上,转身就离开了人群。

而那云游之人也在结完账之后,便潇洒的离去了。

啧啧啧,这位云游之人可真神呐!我不由得赞叹道。

师兄也点头道:确实!这位先生的测字看起来似乎是有些门道的。

铁算先生洋洋得意的微微抬起下巴,师父则是有些皱眉道:门道,是有的。不过此人这话未免太过直白,太过伤人了。那位书生原本还只是踌躇的阶段,而那位云游之人一语中的却是将书生提前送入了万劫深渊,此等行为,非善也!

铁算先生原本还得意的表情一时僵住了,但很快就开始辩解道:嘿!这命主来找人测算,本就是求个答案,问个吉凶。咱们这般说了,不也是了却了人家的心愿么?何以算是为恶呢?先生此言差矣!

师父却反问道:倘若那位书生,在自觉考官无门之后,有可能会终日郁郁寡欢,但总归还是活着。人活着,就还有机会。他期望的门丁兴旺,没准还有机会可以实现。而当他若是知道了未来之路已然断绝,毫无生机,那么他还会苟活么?这样的答案,虽真实、准确,却也是催命符!一个相者,固然可以问心无愧的对答如流,但是若不能给予对方一定的善意劝阻,而只知道一味的包准、求对,而枉顾他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岂不是造孽嘛?如此,他日到了九泉之下,就不怕判官将他的这般行经列数出来,打入十八层地狱受罚嘛?

铁算先生被师父说的哑口无言,又冷汗直冒。小声的问道:没,没那么严重吧。。。兄台你着相了。就是个故事而已,兄台你太认真了。

师父自觉有些失态,拱拱手道:失礼了,在下八字带有壬辰,时常会如此,还请先生勿怪。天生如此,莫不能改。

铁算先生微微皱眉,随后也是摇摇头道:兄台所言虽然凌厉,但却不乏深意,我辈中人虽只是糊口饭吃,但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多将世人往好的一面去引导,也不失为一件功德。不瞒三位,在下宁愿选择独身一人,也不成家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害怕泄露天机太多,而遭受报应。所以,宁愿自己独身一人,也不愿意拖累家人,甚至是连累家人,独善其身也挺好。

但,兄台今日所言,却是振聋发聩,另在下受教不少。

师父也客气道:哪里哪里,在下也只是会嘴上说说罢了,习惯了遇到见不惯之事就开怼,也正是因此惹了不少的祸,这才不得已四海为家。

铁算先生又说道:不过,咱们毕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有时候明知不可为、不可说,却不得不为、不得不说。

师父被这一句噎住,也是心有所感,微微点头。

师兄见师父好像又要乱想,便赶忙开口道:诶,师父,您接着说呀,还没说完呢。

师父回过神笑道:好,继续。

3.八岔---即是【奇门遁甲】,而奇门遁甲分为法奇门、数奇门、术奇门。一般民间常见的都是数奇门,数奇门又分为四家,分别是年、月、日、时,时家奇门则算是四家之中最常用的。其特点在于推算一个时辰之内之吉凶。比如,你在现在这个时辰问我何事,我就可以通过时家奇门,在此日、此时的特定奇门盘中观察你所问事之结果、吉凶等等。因为这种盘比较复杂,相比于大六壬的难度也不小,所以不是很常见。

4.追子巾---即是雀鸟卸牌算命,又称之为【雀巾】。

这时,铁算先生接口道:嘿嘿,这个玩意儿我见过。就是要先养鸟,再慢慢训练它们,一直到你用手中的木棒敲出特定的音节之后,训鸟便会朝着指定的位置去翻牌,这种手法实际上全凭养鸟人自身想要给与命主何种答案而决定,毫无未知性可言,全凭个人喜好和当时之气氛。就好比说,来的人是个莽货,不好惹。为了应付这种人,只能给他翻好听的牌,让他满意的离开。否则。。。全凭天意的话,运气不好摊子就要被砸了。

我好奇道:厉害呀!我听说过训猴的、训马的,还第一次听说鸟雀也能训的呢,它们一放出来不就飞走了么?

铁算先生笑道:嘿嘿,当然飞走了呀。所以,人家都是在笼子里翻牌。一来也是怕鸟飞走、二来是让人觉得是在鸟翻牌,而不是人,让人更加信服而已。殊不知,一切尽在养鸟人的运筹帷幄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