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曾见过仙
  • 九域凡仙
  • 道不易
  • 1977字
  • 2022-04-30 16:58:10

大夏国,九品帝国,自五年前与青松国在三界山打了一场彻头彻尾的败仗之后,元气大伤,被迫接受了诸多不平等的条约,导致这五年来朝野之中都在不断谩骂。

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头百姓,他们所骂之人只有一个——方将军府大世子方尘!

五年前,年仅十八岁的方尘以大夏国第一强者的身份带兵出征,他擅谋略,擅强攻,出道以来未曾一败,被大夏国上下封做军神。

可是这一战,方尘带去的八十万大军死去了整整六十万!就连身为元帅的他,也被废去双眸,打破了气海,从此沦为废物。

气势恢宏的将军府,一名年轻人静静的望着天空,其鼻若悬胆,眉如剑锋,只是这般静静的站着,都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飘逸气息,令人难以看透。

但他其实什么也看不到,他的眼睛呈现出诡异的灰白色,甚至快看不到瞳孔了。

五年前,他率军与青松国第一狼帅交手,本该必胜的局面,却因为青松国请来了一位来自八品国度的强者暗中偷袭,彻底扭转!

他败了,气海被破,沦为废人。

重伤垂死之际,他仿佛看见天上的烈阳之中,似有一名仙子正在俯瞰人间,他看着仙子,仙子也看向了他,紧接着璀璨夺目的神光便淹没了他,再之后,他成了一个瞎子。

第一狼帅没有杀他,而是选择放他离去。

他依稀记得第一狼帅放他离去的话语:

“你回到大夏国,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让你活着,其实就是对你最好的折磨。”

果然,这五年来他承受了各种谩骂,侮辱,曾经争相与他结交的人如今也对他避如蛇蝎。

“二妹,你今年十八岁了吧?出阁的年纪了,还要戏弄你大哥?”

方尘突然开口。

身后不远处,蹑手蹑脚距离方尘还有十几步远的方芷雪顿时一脸不高兴,“大哥,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能发现我?我的修为已经到了人玄第二境爆气!”

人玄有四境:凝气,爆气,御气,丹气。

爆气境界在大夏国已经不算多见,可以称为一流好手,至于御气那就是开山立派的存在了。

曾经的方尘天资无双,年仅十八岁就突破了御气瓶颈晋升丹气,也是大夏国唯一的丹气强者!

“找我有何事?”

方尘淡淡的道。

“哥,皇帝给你赐婚了……”

方芷雪眼神突然变得黯淡。

“赐婚?皇帝怎么会给我这废人赐婚?又有哪家的姑娘看的上我?”

方尘轻笑道:“这其中,有何猫腻?”

“皇帝要让你入赘萧家,借此缓和大夏国与青松国的关系,最近青松国又开始蠢蠢欲动,皇帝怕了。”

方芷雪双拳紧握,眼眶通红:“爹……已经答应……”

“青松国第一世家萧家?萧狼帅所在的萧家?”

方尘微微一怔,随后面色平静:“为什么?我一个废人,萧家也看不上吧?何况我曾经还是萧狼帅的死敌。”

“是萧家大小姐提出的,她说自己见过无数男人,却很想尝尝大夏国曾经的第一军神是什么滋味,以此为要挟逼迫皇帝就范,如果皇帝不赐婚,青松国会再次卷土而来,而这一次,将会打到京都才罢休。”

方芷雪低声道。

“我仇家的女儿,想要我入赘?呵呵……”

方尘发出一声淡淡的轻笑。

方芷雪声音突然急促起来:“大哥,我带你离开京都吧,我们逃到没人的山里去,他们肯定找不到我们。”

“二妹,如果我走了,你觉得方家会遭受何种待遇?皇帝会放过方家的其余人吗?”

方尘淡淡的摇摇头:“我只是个废物,如果能以废物之身,再给大夏国拖延数年时间,或许以后还有转机,不至于灭国。”

“大哥,那些官员,那些百姓是如何骂你的你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此时此刻,你还要想着他们?

这五年来,就连那些贩夫走卒都敢在背地辱骂你,为了他们值得吗?”

方芷雪每每想起这些画面就怒气上涌。

“那不是还有你,还有爹和娘亲他们这样的人么?就算是为了你们,都是值得的,更何况还有那些嗷嗷待哺的幼儿,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可曾辱我骂我?”

方尘摆摆手:“你下去吧,我一个人呆会儿。”

方芷雪怔了怔,心中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她知道自家大哥的脾气,做出了决定就劝不了,劝不动。

方尘继续遥望天际,灰白色的瞳眸死气沉沉,可惜,除了那一次的惊鸿一瞥,他再也没看见过那位仙子。

他很想弄清楚这一切,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在那一天之后,拥有了魂魄出窍的能力。

不知何时,方尘的魂魄已然出窍,飞到京都上空俯瞰一切。

皇宫中的欢声笑语,街道上的叫卖吆喝,一切的一切,事无巨细尽收眼底。

他看见了青松国的武夫在大夏国京都横行霸道,随意殴打路人百姓,甚至连一些官员冲撞了他们,也会招来一顿毒打。

他看见了周围百姓眼中的怒火,他看见了那些军士眼里的哀伤,他看见了被打官员眼神深处的屈辱。

“哈哈哈!你们大夏国就是不行!以后见到我们青松国的人,就得叫一声大人,不然小心第一狼帅带兵铲平京都,把你们的皇帝老儿踹下龙椅!”

猖狂至极的笑声让人愤恨,痛心,却又充满了无奈。

“咦,如此小国,竟有出窍的道友?”

突然,一道惊疑声在方尘耳边响起。

方尘微微一惊,转身望去,却见虚空之中站着一道体态半透明的道人,对方也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方尘内心震惊,五年来,他从未在出窍的状态下被人瞧见,更不用说与他搭话了!

方尘不动声色,拱了拱手:“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对方喊他道友,他喊对方道友,这总不会有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