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阴谋
  • 剑之语
  • 青环
  • 6635字
  • 2022-04-30 16:06:22

浓墨一般的乌云把原本明亮的整片天空渲染没有一丝光明的气息,死气沉沉,极度的压抑让人几近崩溃,漆黑的天空忽然狂风大作,紧接着一道道闪电从云中倾斜而出,却没有给人们带来一丝光的希望,反而像重锤一般狠狠敲击着人们那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心,从云中奔腾而出的闪电已经是诡异的黑色,它无情的横扫着地上几乎还是站着的任何东西,被击中的人更是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的死去,人们对此毫无办法,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全在那个透明的能量罩里面,全身高度警戒,一旦里面的情况有变,他们便迅速做出反应。而此时在能量罩之内,却是另一幅惨烈至极的场景,无数黑压压的亡灵疯狂的啃食着里面所有的一切,厉鬼,半透明的阴魂,尖嘴獠牙的僵尸,全身坚硬如铁的骷髅,还有数不胜数的巨形怪物,他们逮住任何一个活物便瞬间将其撕碎分食殆尽,所过之处,片甲不留,鬼哭狼嚎和凄厉的惨叫声充斥这片天地,这片原本安静祥和的大陆如今已经面目全非。面对如此危机,没有谁能活下去,但就在此时,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菱形阵法迅速升空,在周围形成了一个非常的强大的保护结界,它的光芒所到之处亡灵惨叫着灰飞烟灭,强大如僵尸骷髅也不例外,被光芒照到瞬间成了一堆碎骨。这阵法保护了这大陆的大部分人口。而亡灵受到攻击,瞬间发狂般猛攻这个阵法,潮水般的亡灵向着结界法发起最猛烈的攻击,怪物举起那如山一般的巨大手掌,狠狠的一掌拍在阵法之上,阵法在这如此强烈的攻击之下依旧坚如磐石,稳如泰山,这在绝望的末日之下出现的金色给了所有人希望。

此时一个绝美女人手持一把黑色的诡异的长剑,高高站立在山丘之上,那把剑此时正冒着浓浓的黑烟,剑身中间的那一道猩红色似乎在缓缓流动,只一眼便可以直击到人的灵魂,而肆虐的亡灵出现就是拜这把剑所赐。此时的她状若癫狂,美目里全是深深的怨恨和无法熄灭的怒火,极度的痛恨让她那原本漂亮的面容出现了些许的扭曲,她举剑指着前面一个颇为英俊的男人,声泪俱下控诉道:”我如此的信任你,深爱着你,你竟背叛我!害的我家破人亡,国不将国!本来我还心存侥幸,是你一手把我推向深渊,你给我记住!今天我所遭受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给你们!”

说罢她扔下了手中的剑,随即她的灵魂被人瞬间抽出,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的直接到了下去,男人冲上去一把将她抱住,眼里却却是愧疚,他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女人一倒下,她的手下也纷纷被制服,她的所有东西都被封印了起来,之所以不杀了她,是不敢杀,她是整个黑暗教会有史以来最强的教皇,精通各种黑暗法术,蛊术,巫术,一旦她死了再次复活,其实力在无尽的怨念的加持下将会无比的强大,再加上那把可以号令亡灵,打开地狱之门的邪恶之剑,到那时,将没人能阻止她毁灭整个大陆。如若只是封印,即使数十年后她再次破封而出,也有胜算的可能,但是前提是,确保能与之抗衡的武器不会落入邪恶之人的手中或被毁,在这场战斗中,大陆的前十的武器都加入了进来,实力最强的便是排名第一的百鬼,第二便是流星,第三是冥王,第四星辰,第五七彩凤凰琴,第六紫玉诀,第七冰魄剑,第八猎魔弓,第九无影刀,第十是水剑。这十件神器把大陆的修炼的等级击得粉碎,在这些武器面前,大陆的修炼的等级显得那么的软弱无力,由此也引起人们对这些神器的疯狂追求,由此引发很多血腥争夺,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时女人拥有百鬼,冥王在她左右,还有她麾下的四大魔王,所以这一战打的尤为艰难,虽然胜利了,却是惨胜,因为和她战斗的所有人都中了她的诅咒,轻一点的还能苟且活着,重的只能等死。而女人刚刚被封印,天星门就传来出一声非常响亮的哭声,与此同时第一缕阳光划破厚厚的云层,重新回到了这边久违的地面上,天上的乌云正在慢慢的消散,那铺天盖地的亡灵潮水般退了下去,回到了他们应该回的地方,随即那地狱之门慢慢关闭。整个世界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这世界已经满目疮痍,随即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雨洗刷了整片大陆,洗去了所有惨痛的记忆,让人们重新开始生活。男人带着流星,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来到当初大战的地方,此时孩子在他怀里不哭不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云儿,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是还远远没有结束!爹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会把流星传给你!记住,保护好你娘亲!她回来,一定会找你娘亲报仇的!”

怀中的孩子似乎听懂了,轻轻的点了点头,男人笑了,这是他的儿子,他一定会把流星进阶到最高,并且会把事情完美解决!随即他抱着孩子消失在林荫小道之中,不知去向,不知去向的还有他手上那把流星。

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当初那场大战不再被人提起,而在能量罩中的人再也没有出去过,而这边被封闭的大陆被重新命名,光明大陆,寓意为光明降临的地方。

此时,在凉风习习的夜风中,两个黑影像两尊雕塑一样伫立在悬崖之上,两人一前一后,颇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两人都带着漆黑的面具,身穿黑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知是男是女。

站在前面的黑影开口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出手吗?”

“回主教,这边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时机一到便可立即行动!”黑影说道。

“很好,拿下之后先稳定住局面,待我在那边成功之后再一起行动!”主教回过身来看着黑影,两道寒光从面具中射出。

“明白!”

“蓝雄只是一颗棋子,事情成功之后,你要牢牢把控制权掌握在手中,他必须按照你的指示行动,如果他有什么异动,立刻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明白,那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主教没有说话,一个小黑瓶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把瓶子递给黑影,继续说道:“这东西你拿着,每次加一点在他喝的水里,会有什么效果后面你就知道了,事情成功之后,就应该扩充军事实力,更重要的是,你要在皇宫下面修建几个的地下室,有大用。”

“修地下室?修地下室干什么?”黑影不解。

“不仅要修,还要修几个最大的,修地下室的人不能留活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黑影想了一会儿就立刻明白了,“回去后立刻去办!”

主教点点头,“那边的事非常多,而且每次穿越能量罩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所以我不能常到这边来了,那些军队也带不过来给你,只能靠你自己在这边慢慢炼制!等时机成熟了,我想办法破除这该死的能量罩,这样就能带领大军过来!大陆就会唾手可得!“主教的野心在此刻暴露无遗,面具下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没人知道。

“只要我们两边同时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两片大陆,再加上我们战无不胜的军队,没一个国家能扛的住,即使他们联合起来,被灭是早晚的事!“

“不!!”主教抬手否认,“你忽略一些重要的因素,那两把剑还没有找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它们现世,无论其中的哪一把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一招就能灭掉一支几千人的部队,我们扛不住,所以,你必须暗中调查,找到这两把剑在何处,找到之后,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它们毁掉!“

“是!”

两人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前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主教纵身飞下悬崖,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黑影注视着他消失方向,片刻便转身离开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暗夜将至,整个东雷帝国皇宫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寂静的让人感到害怕,此时在宫殿中,一个身穿华服,面容英俊的年轻人正在整理一些书籍,这些东西是他已经过世的师父留下的,正收拾的时候,一个信封从一本书中掉了出来,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云飞亲启。

“这是给我的信?”云飞自言自语的说道,把手中的书放下,准备看看信中写的是什么,打开信,映入眼帘的是师父那熟悉的字体。

”云飞,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早已不在了,为师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可能超出你的认知,也许你无法接受,但这就是事实,这关乎你的生死,甚至整个大陆的存亡。大陆,并非只有这三个国家的大小,它要比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大得多,我们生活的地方已经和那片大陆与世隔绝,因为我们这片大陆的上空有着一层看不见的能量罩,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在这里无法跟你说清楚。能量罩的外面,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世界,那里有无数的灵丹妙药和奇珍异兽,那里的人非常强,因为他们有完整的修炼体系,如果你到了那边,一定要非常小心。而我们这边为何会如此的弱,为什么没有完整地修炼系统,一切都跟这个能量罩有关,它阻挡了外人的进入,同时阻挡了所有的灵气和日精月华,导致灵药和灵兽都非常稀少,它是怎么形成的,罪魁祸首是谁,这都需要靠你去查清楚,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把它解除。

关于你的身世,本来不想说的,但你已经长大了,有权知道关于自己的事。一直以来你都以为自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其实你是我从另一片大陆带下来的,你父母把你交给我是迫不得已,当时他们的处境非常艰难,因为你外公反对你的爹娘在一起,而且用了很多手段,现在你爹情况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是你娘一定被你外公软禁了,而你的身体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当时那个女人得知你的出生,整个人都变得丧心病狂,刺杀不成,便在你的体内下了一个邪恶的诅咒,你父亲拼了命才把诅咒压制住,压制诅咒的是极阳的荒古晶核,切记!在诅咒没解之前一定不能动它,诅咒不除,你的性命始终会受到威胁,所以你必须走出这片大陆,去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只有你自己没生命危险,提高了自己的实力,才能把你娘救出来。但是,想要走出这片大陆,并非易事,你去找到一座叫将军山的山,山里有一座古墓,里面有我给你的东西,只有它,你才能破开能量罩。这信封里还有一只锦囊,要等你离开皇宫之后才能打开!记住,那个女人没有死,她一旦出现,整个大陆都岌岌可危,到时候,能打败她的,只有你!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读完师父的信,云飞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拿着信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一个人独自呆坐良久,眼睛也湿润了,没想到自己的身世还有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父亲生死不明,母亲被软禁,而自己的情况也不好,能不能活着找到母亲,这是他最担心的事,但慢慢的他就想通了,世界本来就没有容易的事,或许自己的人生从这一刻才是真正的开始,来吧,无论狂风暴雨还是山崩地裂,他绝不认输。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漆黑的夜空,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星目像是射出了一道光,点亮了这漆黑的夜空。

一道黑影幽灵般闪入了蓝氏家族府邸。蓝家家主蓝雄正在书房低头处理文件,黑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蓝雄发觉了之后连忙起身,微微弯腰,显得十分恭敬,而他正是在悬崖上交谈的后面的那个黑影。蓝雄作为帝国的丞相,有权有势力,同时也有争夺皇位的野心,黑影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成功把他拉到了自己这一边,而蓝雄上位,只是他所有计划之中的第一步。

”丞相,皇帝的病情怎么样了?“黑影幽幽地说道。

”现在情况还稳定,但是也撑不了多久了“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明天晚上就开始!”黑影说着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蓝雄支支吾吾,面露难色,因为如此短的时间什么都准备不了。

“皇帝已经收到风声,就等事情坐实,如果到那时再动手,你全家都会被砍头,会被诛九族,你好好想清楚。”

蓝雄想了一下,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他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自己一起死,一咬牙,说道:“好,我听你的。”

”不过,我助你登上帝位,你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要是违反了约定,后果你是知道的。“黑影慢悠悠地说道,看似漫不经心的话却透着一丝冰冷的杀气。

”放心,既然能跟你合作,那我就一定会守约!“

”那就好,我给你一千军队,助你夺位“。黑影刚刚说完,一阵断断续续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蓝雄房门前停了下来,黑影身影一闪,消失在窗外。

”一千军队再加上自己的五万军队,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蓝雄喃喃自语,那一千的军队不是普通的军队,是黑影花了大量心血炼制出来的亡灵军团,这些亡灵士兵刀枪不入,以一挡百,战斗力非常强悍。

“爹,在说什么呢?“一个身穿绫罗绸缎浅绿色衣裙的少女推门而进,披肩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头上梳着精美的发髻,身材婀娜多姿,五官精致无比,尤其是那双璀璨而深邃的凤目,似乎能勾魂摄魄,她便是蓝雄的女儿蓝梦蝶。

”蝶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蓝雄关心地问道。

“我经过你的书房,看到还亮着灯,知道你还在忙,就进来看看了。”她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双手自然地放在了桌子上。

蓝雄点了点头,说道:“自从你娘亲不在以后,我就一直觉得很亏欠你,从小到大,我都没怎么关心你,你恨爹吗?”

梦蝶笑着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恨你呢,你是我爹,我不要什么大富大贵,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他欣慰地笑了笑,女儿太懂事,但对于他来说却不太好,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然后抬头说道:“蝶儿,爹有点事想跟你说。”

“嗯,爹您说!”蓝梦蝶笑道,父女俩很少这样的好好说话了,一种久违幸福感慢慢涌上了心头。

蓝雄点点头,说道:”爹老了,该有的我都有了,但我还是想得到一些东西,不然,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也会成为我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所以我想做一件大事,让自己此生再无遗憾,你会支持我吗?”

蓝雄非常了解自己女儿,她嫉恶如仇,对于违法乱纪之事更是深恶痛绝,他这样说并非是想得到女儿的支持,而是想让她提前知道,有心理准备,因为谋朝篡位无论放在那个朝代都是被人所不齿的,而且失败居多,一旦自己事情败露或者夺权失败,她可以提前逃离这个地方,失败的后果他当然知道,但是只要女儿能平平安安,他自己即使被千刀万剐,那又如何?

梦蝶看着父亲严肃的表情,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她第一次见到父亲有这种表情。

“爹,你想得到什么东西?如果那东西在合理合法之内,女儿一定会支持你的!“

蓝雄静静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

梦蝶暗暗吃了一惊,父亲已经官至丞相,权力已经够大了,他还想要干什么?忽然,一个可怕的想法掠过她的心头,至高无上的权利,难道说,他想.......!!!想到这里她瞬间脸色变得煞白,聪明的她已经想到父亲准备干什么了。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和蔼可亲的父亲,不久的将来,他就会变成谋朝篡位,被所有人唾弃的乱臣贼子,更重要的是如果事情一旦败露,这个家就将万劫不复,想到这里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后背已经出了些许冷汗,一阵阵凉意从脚底升起,整个人止不住的轻轻颤抖。蓝雄从她的脸色中知道她已经猜到了。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你会支持我的,对吗?”蓝雄笑道,他没有从女儿脸上看到一丝高兴,只有震惊和愤怒。

“你想当皇帝???”她全身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说出这句话。

“没错,所有东西我都安排好了,就等皇帝驾崩的那一天,我会带领数万军队闯进皇宫,夺取政权!蝶儿,你是爹的女儿,应该支持爹的!”

“爹,你是不是疯了?你想过没有,如果失败了,整个丞相府的人都会跟着你被杀了,好好做你的丞相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去争夺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梦蝶激动得站了起来,朝着蓝雄大声说道,那一刻,她有了想逃离这里的冲动。

蓝雄不顾梦蝶近乎崩溃的咆哮声,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等你和爹有一样的经历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我不明白,难道非要这样才能弥补你的过去吗?你这样会害死很多人,难道手上沾满了鲜血你就能心安了吗?要是你失败了我怎么办?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梦蝶说完双手捂脸痛哭,泪水透过指间滴落了下来,她不明白和蔼慈祥的父亲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蓝雄沉默许久,看着女儿痛哭却不知怎么安慰,这时黑影却无声无息地来到梦蝶身后,速度极快地一掌劈在她的后颈上,就在她即将倒下的时候,蓝雄迅速上前抱住了她。

“你干什么?”蓝雄怒声道,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女儿。

“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她知道得太多了,不能留!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如果此次事情失败了,你有多少条命都不够死!”黑影依旧冷冷地说道,为了事情万无一失,他甚至把匕首拔了出来,为了成功,杀再多的人又如何?每一个强者都是踩着累累白骨,爬过尸山血海,才站在顶峰傲视众生。妇人之仁只会失败,成不了大事。

“要杀她,先杀我,杀了我就没有人帮你办事了!”蓝雄把女儿紧紧护住,同时在心里做好准备,一旦黑影乱来,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黑影停住了,似乎在思考,良久之后,把匕首收了起来,“如果事情泄露而导致整个计划失败,到那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完他鬼魅般消失在房间里。

蓝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把她送回了房间,放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熟睡中的她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眼角还挂着泪珠,他在女儿床前静坐良久,以后很少机会或许没机会在守在她床前了,不由得惆怅万分,但他没有任何办法,即使心很痛,也必须把没走完的路走完。

“蝶儿,事已至此,我已经回不了头,希望你能理解,也不要恨爹!”蓝雄也没想到,接下来,他和女儿的人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