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拜师少林
  • 天龙秘史
  • 薛定谔的熊儿
  • 5247字
  • 2022-04-30 18:16:36

一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熟练的打开图标。进入界面后,从密密麻麻的人物中选中一个。当倒计时开始,疯狂的点击,三、二、一。“哈!又抢到了。”

电脑前的人叫做肖晓星,是个游戏主播。从学校毕业之后,他就一直泡在直播间中,幻想有一日,自己人气爆棚,成为大网红。然而事与愿违,数年过去,他的直播间始终不温不火。

刚刚连输了十局,他叹出一口气,不在对着屏幕说话,仅仅是皱着眉头沉思。他抽出一颗烟,叼在嘴角,连续点了四五次,可那打火机依旧没火。这一刻,他感觉心中一股无名之火上窜。站起身来,猛地砸向了键盘,又一拳打向电脑屏幕。随着身上一阵抽动,肖晓星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肖晓星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哪知周围的一切早已经变了模样,自己的身躯似乎缩小了许多,正蜷缩在一被褥里面。待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才稍微看清,头顶是茅草搭的屋顶。而自己的手中竟然牢牢握着一柄刀,上面黏黏的,闻起来血腥味十足。他一惊之下,连忙把这柄刀子塞到了炕下。

眼前之景几乎令肖晓星惊叫出来。再一看,旁边还睡着两个人,这才强自的镇定下来。他紧闭着双眼,心中努力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惊魂稍定,心说:“难道我穿越了?这可真是新鲜。”看着四周的环境,大概能猜到,这里应该一个武侠世界。

正在他闭目冥想之时,脑海中竟浮现出几个字来,“普通人”。这是什么意思?他心中起疑,又看向旁边沉沉睡着的那对中年夫妇,脑海中当即又是浮现出几个字,“普通人”。

他思来想去也不明所以,眼皮却越来越沉,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太过惊奇,肖晓星只感觉身心俱疲。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他还在朦胧之际,却被那妇女摇醒。

“儿啊,昨天我听刘嫂说山上有种红果子,吃了能治病,你爹爹病的起不来炕,我们也没钱请大夫,等下你和娘一起去采一些,顺便再砍点柴火卖。”

肖晓星睡眼迷离,揉了揉言,才见那妇人神情憔悴,眼圈都是红的,心中也起了怜悯之心,一口答应道:“娘,我跟你去就是了。”妇人摸了摸肖晓星的头顶,道:“峰儿,最是懂事了。”肖晓星心头一凛,“峰儿,原来这就是我的名字。稍待再问出姓氏就可以知道我现在叫什么了。”

他二人简单吃了点面汤,那妇人又给躺着的男子喂了点吃的。随后,两人便一同走向山里。

此时正值春季,山中树木繁茂,绿荫环绕,又有几多野花开的极为鲜艳。伴随着春风拂来,一阵醉人的花香飘来,沁人心脾。这少室山的风景着实不错,肖正心旷神怡之际,远远望去似乎有一个和尚向山下走去。他心神一动,便满是稚气问道:“娘,我听说着山上有座寺庙,里面有许多和尚,这些和尚都姓什么啊。”那妇人见识并不多,随口答道:“傻孩子,和尚哪有什么姓氏,那些大和尚啊,年龄大一些的都叫玄什么,年轻一些的叫慧什么的。”

“玄什么,慧什么,这应该是玄字辈与慧字辈,十五本金庸武侠小说之中,就只有天龙八部里面的少林寺是这两个辈分。难道说我现在是在天龙八部的武侠世界中吗?”他想到此处更是心急,接着问道:“那为什么咱家有个姓氏啊。”妇人也不厌烦,耐心说道:“你爹爹祖上就姓乔,传到你这里当然也是姓乔。”

“噢”他漫不经心答了一声,其实心中已经是波澜起伏,“我现在竟然是乔峰!也就是萧峰!这小说之中谁没听过北乔峰的大名,为救阿朱孤身大战聚贤庄,将数十个江湖高手毙于掌下;小镜湖戏耍恶贯满盈段延庆;少林寺大战三掌击退丁春秋,单人独斗南慕容与游坦之联手,掌击扫地僧口吐鲜血;最后在雁门关外力挽狂澜,逼得契丹数十万大军不得南侵,这是何等的英雄!”

“啊!”他猛然间想到,萧峰在雁门关外就死了,那时也不过三十三、三十四岁。想到这里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还意气风发,现在却是精神不振了,一言不发跟在乔母的后面。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山腰上,见灌木中果然生有红色的果子,听闻这是一种中草药,当地的大夫也时常来摘采。乔母把背篓中的麻布展开,将摘的红果放在其上。肖晓星此时忧心忡忡,“现在这身体年龄大概六七岁,那么说也就还有二十多年的寿命,”想到这里不禁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却不知眼前的一场危机已悄然逼近。

忽然听见草丛中一阵耸动,好像有什么活物跳了出来,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一只灰狼扑了过来,乔母大惊失色,一把扯着肖晓星就跑,可是柔弱的妇孺怎跑的过野兽?没奔出三步,就被灰狼扒住小腿绊倒在地上。乔母惊慌失措,大声叫喊,一边把儿子向前推出去。肖晓星也是面色惨白,按说这乔母实际是养母,并非血亲,况且他还是个穿越过来的,真想拔腿就跑;可是想起乔母待他如亲子一般,实是太好,又不忍心舍她而逃。前世之中,他只是个性格懦弱的普通人而已,面对这眼前的危机,已是惊慌失措。

正自目瞠口哆之际,突然间灵魂深处似乎迸发出一股勇气,也不知这属于他自己,还是这具身体本身的。只听他大喊一声,就向着饿狼扑了过去。想不到这七岁的孩童竟有如此力气,一人一兽揉在一起,在地上滚了好几翻。他双手死死的扼在狼脖子上,不让它咬到自己,那狼爪扒在他的脸上和胸上,抓的鲜血直流,此时肖的衣衫被野狼抓烂了,前胸露出森然的狼头纹身。

两相僵持时,林中闪出一个灰影,一掌打在那灰狼的后腿上。那狼吃痛,呜咽两声便逃进这丛林当中。想来这人要取狼的性命也是十分容易,可他是个出家人轻易不肯开杀戒。

肖惊魂未定,坐在地上缓了许久,才站了起来。见那和尚正为已经吓晕的乔母运气推宫,认出来这是方才下山的和尚

就在同时,脑海中浮现了一行文字,“化境中期!”

肖晓星心中震动,此刻终于明白,这个武侠世界中,修为境界分为数个等级。最下乘的就是没练过武功的普通人,其上是初学者,再向上是二三流水平。达到一流境界,便可称之为高手,一流之上是为化境,这两个境界划分极为细致,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化境之后,再进一步,就可成为绝顶高手,这样的人物可谓是凤毛麟角。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乔母的呼吸逐渐均匀,双眼也渐渐睁开。她眼神迷迷茫茫,第一眼看见那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张目四顾,又见儿子安然无恙,呆在一旁,知道已经脱险。

乔母心下十分感激,起身说道:“原是老师傅救我母子性命….。”说着连连作揖拜谢。那老和尚把她扶起,双手合十,十分和蔼的道:“施主无需多礼,老僧玄苦,是少林寺的和尚,奉方丈法旨,下山来本就是要去施主家里一叙。”

“原,原是这样啊,”乔母侧目看见儿子神情呆木,刚刚定是吓得不轻,又见他身上被狼爪抓的一道道血痕,十分心疼,说道:“儿啊,你没事吧。”

刚刚听到玄苦的法号,肖便是一惊,“玄苦!!这不就是原书中萧峰少年时期的师傅,其中写道玄苦救了遭遇野狼的幼年萧峰,从此就收他为徒,每至夜晚下山教他练武。果然,这剧情已经向正轨靠拢了。不行,我必须做些什么!”乔母连叫数声他才缓过神来,忙回道:“娘啊,我没什么事。”

乔母把他拦在怀中,查看着他身上的血痕。见都是些皮外伤,这才放下心来。对他说道:“孩儿,这位大师救了你的性命,你快给他磕头谢谢救命之恩。”肖晓星心不在焉,跪倒在地上,向着玄苦磕了几个响头。

玄苦仔细端详,看这孩子虽小,却十分精神,眉如剑锋,目如郎星,眼神中时而宛有缕缕神光射出,而胸口的狼头纹身却是凶狠乖戾。他心中仿佛已经有所决定,下颌微微点了一下。

三人再一番交谈,得知原来是乔父得了重病,母子俩这才跑到这半山腰上采药。随即三人结伴下了山,玄苦请了大夫,又买了些汤药,为乔父治病。晚间吃了些斋饭,玄苦悄悄告知乔母,他此次下山是方丈大师要见这个孩子。乔母心中明了,这孩子本是方丈大师寄放在自己家中,又怎敢阻拦。傍晚,玄苦就带着肖晓星离去了,一路无文。

两人约莫走了一个时辰,见眼前有一座大寺庙。肖心中了然“这必然就是少林寺了。”想他上辈子还从没去过嵩山少林寺,未曾想竟然以这种方式来到这里。”

玄苦领着他直入寺门,一路上有许多小和尚向玄苦合十低首,甚是恭敬。

两人来到一座庄/严肃穆的大殿外,玄苦向殿口的两个沙弥道:“玄苦求见方丈大师。”那沙弥即刻进入殿中禀告,稍时又转身走出,说道:“方丈有请。”遂两人推开殿门步入其中,殿内,一个老僧也同时站起身来。

玄苦双手合十道:“方丈大师,乔峰已经带到。”那和尚回道:“师兄辛苦了。”肖已经知道这个和尚大概就是玄慈,他抬头看着玄慈,脑海中立时浮现出一排令人赞叹的数据:“等级化境后期。好厉害!不愧为少林寺方丈。”玄慈也仔细看着肖晓星,神情变了变,心中若有所思。他又向旁边的沙弥吩咐了一些话。

不久,大殿中又进来了六个僧人,这些人见了玄慈也是恭敬见礼。肖晓星依次看向这些人,心中又是颇为震动,“少林不愧为第一本派,这种底蕴绝非寻常宗门可比,这些人中只有一个稍微年轻的和尚修为是一流后期,其余都在化境以上,其中一个老和尚也是化境后期,似乎不比方丈逊色。更有一位相貌诙谐、年岁极老的僧人,让人捉摸不透。”

其中有一个和尚率先开口:“师兄,这个小孩就是乔峰?”“正是。”玄苦回道。随即这六个僧人目光一齐投向肖,只是面色都十分严肃,眼神也颇为严厉,直盯的他心中发毛。

其实这里面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原来,自从玄慈与汪剑通将那年幼的乔峰安置在乔氏夫妇家中,就安排玄渡、玄苦两位高僧常常关注这个孩子。乔峰外出进山,大多有人暗中相随,一来,玄慈觉得亏欠乔峰父母,决心要将乔峰培养成江湖上一个英雄人物,担心他外出遇险。二来,也怕平时对这孩子疏于管教。他毕竟是契丹之后,须得时常监督,以防他误入歧途。因此,就连他那日夜里杀人,也都没有逃过少林寺的法眼。

那日入夜二更时分,玄渡见这小儿独自外出,一人奔了十多里路,回到市集里那大夫家中。初时也不知道这小儿想要做什么,因此在院外大树之上静观其变,见他径直进了那大夫屋中。此时那大夫也未休息,他走近大夫身后,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刀子。见状玄渡也是吃惊大骇,怎料想如此小孩竟要行凶,再要阻止为时过晚。只见他毫不犹豫一刀刺入那大夫腹部,那大夫随即气绝而死。

此事一出,少林寺上下颇为震动,几位知道内情的长老便与玄慈商议打算将这乔峰囚禁在少林寺中,遂派遣玄苦将穿越成乔峰的肖晓星带了上来。

玄苦见众位长老到全,便向玄慈方丈说道:“阿弥陀佛,我见这乔峰戾气虽重,但良心未泯,若直接将其囚禁于寺中恐怕不妥。”他随即将这一路见闻,向方丈及几位长老禀告。众人闻听之后,也都陷入沉思。

半晌之后,其中一位长老说道:“那依师兄之见,又该如何处置他。”另一位长老接言:“阿弥陀佛,将他囚禁终生也是不妥;但他身犯杀孽,放任自流也是不妥啊!着实有些为难。”

“若只是将他囚于寺中,难免不令他新生怨恨;不如善以疏导,以佛法点化之,去其戾气,将来他或许便可成为一个心存善念的侠士。”玄苦道。

“如此甚好,只是我寺中何人可承此事。”又有一位长老说道。

玄苦笑道:“我与这孩童颇为投缘,此事便我来承担吧。方丈大师,你看如何。”

玄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师兄既然愿意承起这段善缘,那自是再好不过。几位长老可有其他异议?”“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肖晓星驻立原地,见那几个老和尚在一旁絮絮叨叨,可又有意不愿让他知道。料来一定是给他安排拜玄苦为师。

其实拜玄苦为师倒也不错,可这样不免又走回悲剧命运当中。他在前世听过蝴蝶效应,其意是指过去一点细节改变,对后来事情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今为逃过三十四岁殒命之厄,难免就要做出一些改变。想到这里,他心中也就有了定数。

众位和尚转过头来,玄慈正要说话,可是肖晓星哪容他开口,扑通就跪在那位相貌诙谐的老僧面前,说道:“众位大师,小子想要拜这位大师为师。”边说边磕起了拜师礼。

他在群僧中挑中这位极老的僧人,也是自己的想法。比如今日未拜玄苦为师,而拜了玄寂、玄难、玄渡、玄渡等人,那么很可能走向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因此,不如拜个意想不到的人为师,这个人自然就是这个枯槁老僧。

一众僧人见他这番举动,面目神情不由得都变了变。其中一僧人低头向那老僧问道:“师叔,这可如何…”

“师叔?原来这老僧竟然是灵字辈的僧人,我若拜他为师岂不成了玄字辈,看来有些莽撞了。”肖晓星闻言也犯了嘀咕。

那老僧还未答话,玄慈方丈开口说道:“我这师叔灵痴禅师已有三十年未收弟子了,你这孩童…。”

此时,那老僧却睁开了眯着的眼睛,打断了方丈的话:“老衲虽三十年未收弟子,再收一个倒也无妨。你这小娃娃先行了这拜师礼,若不收你,难道还要老和尚给你磕还回去吗?”旁边的小沙弥修行尚弱,闻言险些笑了出来,玄寂目光扫过,连忙收敛起来。

众僧均想:“师叔想必是年岁过高,说话做事越发糊涂,灵子辈僧人合寺上下也不过寥寥几人,有两位闭关参禅,还有两位在达摩堂研发绝技,早已经不再收弟子。可是师叔既然已经同意,就连方丈也不好说些什么。”

老僧灵痴续道:“不过老衲向来不收俗家弟子,你若拜我,便需要落发出家,与青灯古佛相伴,你可同意?”肖晓星想了一想,低着头咬了咬牙,说道:“落发出家并非不可,只是小子爹娘住在山脚下,常住寺中,不免有些想念。”灵痴道:“无妨,每月初一、十五,你可下山去看望你父母。”肖晓星一想,这样也不错,当即又磕了几个头,大声说道:“弟子见过师傅!”

“好,你明日便来寺中与为师修行。”灵痴满意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