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乌海镇
  • 幽冥古神
  • 莫问无心
  • 3696字
  • 2022-04-30 16:10:28

第一章 乌海镇

“夜幽烬,念你我同门一场,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肯回头,一切还为时不晚。”

苍穹之上,一名老者掐住黑衣男子的脖子,目光中透露着一丝犹豫。

“太虚,不用假惺惺装圣人,虽然这一次我败了,但我败得不甘心,凭什么师尊把最好的都留给你,既然你成为了天元大陆的守护者,那么我会将你的一切都夺走……你放心,终有一日,我会统领幽冥界,踏平天元大陆!”

尽管被卡住脖子,可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空灵般回荡在每个人耳中,气势狂傲无比。

万米高空下,天元大陆无数人注目观看,而他们,根本无法插手天空的战斗。

古神,天元大陆最至高无上的存在,而这两个最强的霸主,此刻正在万米高空进行殊死搏斗。

十天,两个人的战斗持续了整整十天,一方代表正义,而另一方,就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魔,他们的胜负,决定了天元大陆最终的命运。

夜幽烬,一个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名字,近千年来,他将天元大陆一分为二,并且隐隐有吞并天元大陆的趋势。

太虚,天元大陆仅有的古神,他的使命就是守护这片土地,让这里最原始的物种得以保存。

“冥顽不灵,夜幽烬,你已经无药可救,你别忘了,这里也曾是你的家,这里有你的亲人,有你的挚爱,更有……”

“哈哈哈哈,我的家?我的亲人?我的挚爱?难道你说这些不觉得心痛吗?如果不是你抢走了这些,这一切都是我的,可现在呢,你成了受人爱戴的英雄,而我呢?呵呵,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夜幽烬打断了太虚的话,落寞逐渐变成了狞笑,成为天元大陆最强王者后,他心里想得就是复仇,如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夜幽烬心有不甘。

凝视着夜幽烬,太虚一声长叹,“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师尊的决定,你我都不能改变,既然你不知悔改,今日我将你肉身封印于此,若你诚心悔改,万年后,会有人度化你,如若不然,你会永远失去这具肉身!”

“不要跟我提那个老不死的,他不是我师尊,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我夜幽烬又岂是凡夫俗子,哪怕失去了肉身,你依旧没办法毁灭我!”

说着,夜幽烬气势凌人,一道虚影从头顶飞掠而出,看其模样,正是夜幽烬。

“你……你居然舍弃了肉身!!!”

看着虚空而立的虚影,太虚震惊无比,可是还不等他继续劝说,夜幽烬缓缓开口,“太虚,既然我败了,本不应该留在这世上,只可惜,你杀不死我,不过你和我不一样,不知道你的肉身和元神,能否承受古魔最强一击。”

话音落下,夜幽烬虚幻的身体开始变大,太虚见状,心里咯噔一下,一个让他最不愿意见到的画面正在发生。

“不要……”

只是喊了一声,太虚眼睁睁看着夜幽烬燃烧念力,可是却无能为力,扫视着下方山川大河,太虚抬手结印,将夜幽烬的身体封印,朝着某个方向扔了出去。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什么都不说,和亲人爱人相视一眼,最后抱成一团,他们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浩劫。

“老不死的,我将一切都毁了,从此你我再无恩怨……太虚,你我之间……了结了。”

夜幽烬双臂伸开,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膨胀到巨大,目光看向太虚,夜幽烬眼底里充满了洒脱和释然,但如果仔细看,似乎还有一种决绝。

“轰……”

巨响刚刚发出,一道耀眼的光束从夜幽烬身体发出,紧接着,黑色能量发生了连锁反应,眨眼间覆盖了方圆万里的区域。

“夜……夜幽烬自爆了。”

“古魔自爆,恐怕没人能顶得住。”

“哎,天元大陆要没了。”

天地间,死一般的寂静,无数人仰望天空,夜幽烬自爆的能量瞬间席卷而来,在这一击之下,天元大陆恐怕会荡然无存。

“古神之威。”

然而,就在所有人已经绝望的时候,黑色能量中,沧桑的声音响彻天地,在黑色能量即将毁灭天元大陆之前,一道光幕包裹住了黑色能量,将其隔绝在天空之外。

听到这声音,那些闭目等死的人,突然睁开眼睛,望着被隔绝在天空的黑云,一个个内心无比震惊。

“我们没有死,我们还活着!”

某一刻,不知是谁惊呼出声,紧接着,人们开始察觉到,黑色能量并没有落下来,至此,他们才略微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

……

“是太虚古神救了我们!”

“没错,是太虚古神救了我们,请记住这一刻,天元八十七历八二四年,请记住我们的守护者,太虚古神。”

一场持续十天的战斗,最终以两名古神双双陨落收场,这是天元大陆仅有的两名古神,至此后,长达万年之久,再无人达到那种高度。

天元八十八历六零三年。

距离上次古神之战已经过去近万年,哪怕时间也经不住岁月侵蚀,太虚和夜幽烬已经被人遗忘。

乌海镇,一个隶属于天元大陆人界的小镇,镇子的东边是无尽的黑色大海,无数的黑色海浪拍打着黝黑的海岸,不知什么原因,这里的土地和大海都是黑色的。

小镇被一条贯穿东西的青石板路一分为二,青石板路笔直而又平整,一直延伸到东边的海滩上,道路很宽,两旁是一间挨着一间的坊市,不时会传来商家的呦呵声。

万药坊,乌海镇最大的坊市,在这个三层建筑的中下方,有一个赫然庞大的牌匾,牌匾正中浩然写着‘万药坊’三个大字,天元大陆人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以一为最小,万为最大,所以很少有个人和坊市以万自居。

万药坊门口,此刻正站在四个人,一对夫妇正和蔼可亲的看着两个儿子,其中坐在轮椅上的是易家年轻一辈最强者易淼,只可惜因为天生双腿不能动,而落得个残疾下场。

而推着轮椅的少年,正是被誉为先天全体的天才,易鑫。

“鑫儿,怎么又看着牌匾发呆啊!”

就在易鑫看着牌匾发呆之际,不知何时,易东辰和月娘已经站在自己身后,月娘轻轻行至易鑫身旁,揉了揉易鑫的脑袋,眼中带着些许疑惑。

“我也不知道,每次到这里都会不自觉看着那副牌匾,或许已经习惯了吧。”

尴尬的挠挠头,易鑫也不知作何解释。

“走吧,我们进去吧。”

易东辰无奈一笑,起身步入了万药坊的大门,随后易鑫推着轮椅和月娘一起走进了万药坊。

如果说万药坊从外面看是浩瀚大气,那么从里面看就是精致奢华,正厅由四个大理石石柱支撑,石柱的做工极为精细,每一根石柱都是一气呵成,雪白光滑的石柱没有一丝杂质,轻触之下,一阵冰凉之气入体,让人感到一丝凉意。

石柱四周整齐的排列着一排排柜台,柜台上摆放着各种药材,每一种药材都有一个标签,标签上都会标注其价格、产地、年份以及主要功效。

第一层的药材并不算珍贵,虽说不珍贵,这是针对万药坊来说,要是随便拿出几种药材来购买,也可以让一个普通家庭倾家荡产,而普通到几个铜币就能买到的药材,万药坊自然不会摆在柜台上。

“镇主,需要什么药材吗?”

此时,一位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到易鑫四人面前,少女模样俊俏,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打量着易东辰,娇声问道。

“哦,琳娜,前几日订过药材了,今天过来取药。”

易东辰在身上取出一张提货单,随手递向琳娜,琳娜摊开提货单,仔细查看一遍,然后将提货单小心翼翼的还给易东辰。

“镇主,楼上请,爷爷就在楼上。”

随后琳娜身体让开一些位置,右手向楼梯口伸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易东辰也没过多客气,顺着琳娜所指的方向大步行去,月娘朝着琳娜点头笑了笑,也跟着行了上去,等二人走开后,琳娜微笑着来到易鑫和易淼身旁。

“小家伙,我来吧。”

琳娜摸了摸易鑫的脑袋,然后扶过轮椅,娇声说道。

“又麻烦你了。”

易淼扭头微笑,不知为什么,易淼除了家人,只有和琳娜在一起的时候才最踏实。

就在两人相互凝望时,一阵‘哒哒哒’的上楼梯声传来,易淼和琳娜望向楼梯口,易鑫正一面边跑上楼梯,一边坏笑道,“我可不在这打扰你们了,要不某些人又要说我碍事了。”

说完便小跑着消失在楼梯口的尽头,只留下一头雾水的琳娜和一脸无奈的易淼。

二楼很宽敞,比一楼华丽很多,不但柜台精致了许多,就连药材也是无比珍贵,看上面的价格,每一株都可以买下几个普通坊市,所以没有金卡不可以进入二楼,当然易鑫所在的家族,和冯家、莫家同为乌海镇三大家族,因此不需要所谓的金卡,易鑫也可以自由进入,当然,冯家和莫家也是如此

“镇主,您来了。”

见易东辰三人上楼,佝偻老者站在柜台旁边,满脸恭敬。

老者看似年纪很大,一身黑色长袍,满脸皱纹下有一缕白色胡须,易鑫打量着老者,虽说老者年岁已高,但声音却很洪亮,一字一句间透漏着霸者之气。

这么多次接触,易鑫看不透老者的实力,看似没有修为,但言行上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还有一种在父亲身上体会不到的威压。

“汪老,前几日的药材准备的怎么样了?”

易东辰也是一脸恭敬,他虽然是乌海镇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同样看不透汪老的修为,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有实力就等于有地位,易东辰自然要恭敬对待汪老。

“准备好了,请到三楼跟我取药材吧。”

汪老也不作作,直接邀请易东辰上楼,随后易东辰和月娘跟在汪老身后,径直步入三楼,汪老年岁虽高,却步履轻盈,很显然其功力相当深厚。

空荡荡的二楼,只留下易鑫一个人,由于是大清早,生意有些萧条。

易鑫四处查看各种药材,千年灵芝,雪参,鹿王血,百年雪莲,上等羚羊角,无数珍惜药材应有尽有,让人看了眼花缭乱,而且价格也是贵的吓人,普通人见了这些价格,恐怕会有一种直接从二楼跳下去的冲动吧。

“哇,雌雄何首乌,这里怎么会有!”

易鑫望着玛瑙柜台上整齐摆放的一对何首乌,眼中充满了惊异,口中自言自语。

细观这对何首乌,个头偏大的雄何首乌与个头略小的雌何首乌,除了本体分开之外,所有触须全部相连。

的确,本身何首乌价格就极其昂贵,一般的何首乌都是单独生长的,遇到一棵就算万幸了,要是雌雄一体,那更是万金难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