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嫡子

“我死了?”

秦骁睁开眼,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满是疑惑。

他本是一个普通人,正和几个小伙伴玩着三国杀,突然眼前一黑,再度醒来就来到了这个全新的世界。

这具身体的主人,乃是凤鸣国主嫡子,说来也是凑巧,和他同名也叫秦骁。

虽为嫡子,秦骁却天资愚笨,不为皇族所容,许多皇兄皇帝都暗地里打着他的主意。根据记忆秦骁得知,今日清早,自己被人毒害,气绝身亡。

正思索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殿下,许神医来了!”

一个明眸皓齿的丫鬟推门而入,而后跟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少女。

前者,是他贴身婢女碧儿。

后者则是当今凤鸣国内赫赫有名的神医许不语。

许不语约莫十七八岁,比秦骁略长一岁,生的是娇柔娟丽,秀外慧中,是凤鸣国内公认的三大美人之一!尤其是那双淡泊的眼眸,如水般沉寂,透着不同于她年龄段的深邃。

刚一进门,许不语就径直走到秦骁面前,替他把脉。

白皙透嫩的玉手搭在秦骁手腕处,让从小到大都没跟女生牵过手的秦骁不由得冒出些许的扭捏。

“嗯?”

许不语俏眉一皱,吓得碧儿脸色一颤。

“许神医,殿下他没事吧?!”

“没事,气象平缓,并无异常。”

说这话时,许不语已经收回了手,看向秦骁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怪异。

“真是吓死奴婢了!”听到秦骁没事,碧儿松了口气:“殿下您可是不知道,今儿早上殿下您也不知道怎么了,奴婢怎么叫也叫不醒,手脚还发凉,吓得奴婢都以为……”说到这,碧儿眼中隐有泪光。

“奴婢从小孤苦无依,是殿下您亲手把奴婢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您是奴婢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殿下您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奴婢可怎么办啊!”

往事记忆浮上心头。

秦骁心中不免感动,作为一个废人,从小到大除了许不语外,也只有自己的侍女碧儿,待自己最为亲近。

“我这不是没事嘛!”

秦骁并不会安慰女生,只能学着小说中的样子,轻轻的抹去碧儿脸蛋上的泪痕,柔声道。

“放心吧,我会好好活着的!”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现场的氛围一凝,感受到秦骁眼神中的温柔,碧儿俏脸上突然一红,连忙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一旁的许不语也古怪的看着他,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微妙笑意。

这小子,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许不语深深看了秦骁一眼,转身欲走,临走之前又想起了什么,叮嘱道。

“今日南湘国使团觐见,你身为皇子,理应去接待一二,可别忘了。”

秦骁闻言一怔,随后起身。

朝碧儿道。

“我去宫里一趟,你在这里等我。”

碧儿红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

离开简陋的王府,秦骁的眼神陡然变得冰冷。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被人毒杀的!

堂堂嫡子,不住于宫内,反倒被赶出来住在宫外简陋的王府之中,由此可见自己这位嫡子在凤鸣国内的遭遇,怕是惨淡的很!自己搬出皇宫就是为了躲开那些明枪暗箭,可显然,还是有人对他这位嫡长子不放心,要赶尽杀绝!

秦骁并不知道是谁想毒害自己。

可他,并不是那个软弱的无能的嫡长子“秦骁”!

为自保也好,复仇也罢,既然上苍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他又岂会辜负这次机缘?!

“叮!宿主觉醒三国点将系统,您可以通过收集灵石来获取抽取三国英灵的机会!”

三国点将系统?!

感受到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切,秦骁瞳孔骤缩。

这样岂不是说,自己可以召唤出三国时期的英灵为我所用?!

本来秦骁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心中还怀有畏惧和忐忑,可当他拥有了系统之后,忐忑依旧有,但更多的却是憧憬和从未有过的豪气!

宫闱之内。

乾坤宫中。

凤帝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殿中那道傲立的身影,眼中折射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光。

“你想和我凤鸣国和亲?”

苏诗儿毫不慌张的迎着风帝的目光,不卑不亢道。

“正是!我父王已经备下十万上品灵石、黄金百万、灵兽骏马三千匹,作为小女出嫁的嫁妆,作为聘礼,凤鸣国的皇子必须入赘我南湘国,和本公主一同回往南湘国都城。”

大殿两侧,百官面面相觑。

一时都摸不准苏诗儿的把戏。

诚然,所有人都被南湘国的大手笔震惊到,仅仅只是十万上品灵石,就已经是凤鸣国半年的灵石收入,更不提还有珍惜的灵兽骏马以及百万黄金!

可是,那让皇子入赘的条件,却让在场所有人难以接受。

凤帝饶有兴趣的问道。

“不知南湘国主看中了孤的哪一位皇儿?”

“父皇有言,择婿全凭诗儿喜好,诗儿生平素来喜爱文学诗句,所以诗儿斗胆立下三道对联,若是有哪位皇子可以将三道对联全部对出,那人便是诗儿的夫婿。”

比文?

朝臣皆惊。

天下皆知凤鸣国重武,南湘国重文,纵观整个凤鸣国,除了英明神武的凤帝之外,其他人的肚子里罕有墨水,才子雅客更是少绝,拿什么和南湘国比文?

凤帝笑着问道。

“你且说说第一首对联,如何?”

自己儿子的能力,他这个当老子的自然清楚,或许有那么几个工于心计的皇子,可提及文采二字,却怎么也沾不上边。凤帝这话,亦是试探眼前这位三公主,究竟是想要招婿同修两国盟好,还是想当着天下人的面,看他凤鸣国笑话!

“遵旨。”

苏诗儿清了清嗓,扬声道。

“古木枯,此木成柴。”

此语一出,殿上惊起一片吸气之声。

凤帝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他深深的看了苏诗儿一眼,沉声道。

“宣,诸位皇子觐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