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黄花闺女,几两银子一个

集市上。

各式各样的摊子上传来小贩热情的吆喝。

林六娘站在一边,已经无心去关注这些新奇场景,她的眼睛紧张地盯在不远处的舅母和另一个陌生女人身上。

今天一大早,舅母破天荒地没有训斥她,反而让她一起进城赶集,要知道从前这样的好事都是落在两个堂弟身上!

进城的新鲜感没有维持多久,林六娘心里开始隐隐不安。

直到到了集市上,舅母熟络地和一个叫做吴阿婆的女人走到一边交谈起来。

吴阿婆和舅母一边交谈还一边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自己。

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待价而沽的货物……

林六娘站在旁边,看着吴阿婆和舅母说完了话,向自己走来。

舅母脸上是掩不住的喜气。

林六娘的心却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般。

“舅母,你别卖掉我,我知道今年收成不好,我会好好干活的……”林六娘不死心地哀求道。

她自幼丧父丧母,跟着舅舅一家生活。

村里的人都说,林六娘是个灾星,一出生就克死了爹娘。

因为这个缘故,舅母也对她从没有过好脸色。

今年夏旱秋涝,庄稼颗粒无收,家里灶台已经好久没有开过火了。

但她没有想过,舅母真的会把她卖掉。

“你说的什么话!怎么叫把你卖掉!”刚才还喜笑颜开的舅母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好看。

但她刚收了吴阿婆的钱,还是装出样子来安抚林六娘,“你今年也十二岁了,年纪也不小了,我给你找了户好人家,还是个书香门第哩!你安心嫁过去,好好跟人家过日子……”

“行了!你收了钱,也画了押,从此这人跟你们家就没关系了!”

经吴阿婆手的女孩少说也有百十个了,吴阿婆当然看出林六娘并不是那么情愿,不过那又什么关系,时间久了不都认命了?

吴阿婆伸手就要来拽林六娘。

林六娘平日里看着乖顺,骨子里却有点犟。

往日里任打任骂是为了不被舅母赶走,可如今就这么被卖给人贩子,她实在不甘心!

林六娘甩开了吴阿婆伸过来的手,转身就往密集的人群中跑去。

林六娘自小力气就大,这一甩,吴阿婆的手腕立刻就肿了起来。

“诶哟!反了天了!”吴阿婆揉了揉手腕,有些气急败坏。

她身后冒出两个健壮的大汉,在她的示意下迅速追了上去。

林六娘到底年纪小,没跑多远,就被两个大汉制住扭送了回来。

吴阿婆拿出绳子紧紧捆在林六娘的双手上,冷哼一声,“你这闺女,性子还挺烈!”

她做人婆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让一个小姑娘差点跑掉,大庭广众下觉得没脸,又怕教训林六娘影响卖的价钱。

便在捆绳子的时候狠狠勒紧,一下子勒紧了林六娘的手腕。

林六娘看到那两个虬髯大汉时便知道自己是逃不了了,但她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

舅母卖掉自己,舅舅知道吗?

往日里,舅母待自己苛刻,可是舅舅还是疼自己的,虽然他不敢明面上违拗舅母,却也会偷偷给她塞东西吃。

若是舅舅发现了,他会来救自己吗?

正当林六娘这么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等一等!”林舅舅气喘吁吁地拨开人群。

林六娘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吴阿婆不高兴了,刚才人在自己手上跑掉,她没办法发作。

眼看事情要成了,又出来一个看上去来搅局的。

吴阿婆恼怒地看向林舅母,“大嫂子,你这生意还做不做?”

“做!做!”林舅母陪笑道。

她一边把刚才收的荷包往袖里收了收,一边把林舅舅拉到一边沉下脸来。

“你干什么!”

“六娘是我亲姐姐的女儿,是我的亲外甥女,你怎么能?”

“怎么?六娘是你的亲外甥女,你的两个亲儿子不要了?家里饭都吃不上了,你要是执意要你的外甥女,大家一起饿死算了!”

“我……”

“我跟你说,钱我已经收了,这事已经定了!”

林舅母看林舅舅意有松动,换了方式,劝道,“吴阿婆说了,手上有个好人家要娶媳妇,六娘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你要把她留在家里一辈子?”

林舅舅渐渐沉默了。

他长叹了一口气,背过身去,不再看林六娘期望的眼睛。

林六娘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了,她彻底死了心,任由吴阿婆把自己蒙上眼睛拖走。

城门外。

不知走了多久,根据身边逐渐稀少的人声,林六娘知道自己大概已经出了城门。

这时候她也从刚才的浑浑噩噩中慢慢冷静下来。

自己被卖的事情已成定局,她现在要想的是以后的处境。

林六娘放软了语气,对着前面的吴阿婆道,“阿婆,我不跑了,你给我摘下眼罩好不好?这样我也能走得快些……”

吴阿婆扭过头来,心里本来还带着气。

但是看到林六娘稚嫩的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纤弱的身子虽然还未长成,却足以窥见日后的美貌。

又听见她哀求的声音。

吴阿婆有些心软了,但她没忘记刚才林六娘逃跑的事,她冷声道,“不跑了?”

“不跑了。”林六娘使劲摇摇头,说得情真意切,“方才舅母有一句话说得也对,我迟早是要嫁人的,我在舅母家里也是受打受骂,去了新家总比受打骂的日子好过了……”

吴阿婆想到刚才林舅母的态度,又听林六娘这么说,也能想到她平日里过的日子,叹了口气,给她解下了眼罩。

说起来,她也不是个心黑的人婆子,只是做这行当,心不得不狠,可是也没有彻底昧了良心。

吴阿婆见林六娘想开了,一边走一边劝她,“如今世道艰难,你一个女人家,还是得靠着男人日子才能过下去啊!”

一路上,无论吴阿婆说什么,林六娘都是一脸温顺听话的样子,似是真的认命了。

渐渐的,路途漫长,吴阿婆跟林六娘慢慢交代起林六娘要去的这户人家。

“你未来婆家姓周,要嫁的是周家二儿子,比你大三岁,模样也俊,听说也是个读书人,就是腿有点毛病,要不然这样的好事哪里轮得到你诶?”

“……你要去的这户人家虽说只有一个寡妇和两个儿子,但是吃饭的人也少,而且寡妇也是个会操持的人,攒了不少家底。平日里也最疼这个小儿子,你嫁过去呀,绝对不会吃苦……”

周家所在的永丰村和林六娘舅舅家在的小港村在县城的两个方向,中间隔着好几座山。

在离永丰村还有一段距离时,吴阿婆见林六娘一路上都听话省事,加上这周边荒山野岭的,逃了也没地方去,便解开了林六娘手上的绳子。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吴阿婆和林六娘走到了永丰村。

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穿着素色袄裙的女人站在村门口。

“诶呦,周寡妇,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等哩?”

吴阿婆看清楚村门口的人,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这不是等你把我家儿媳妇送过来嘛?”周寡妇回应着吴阿婆,视线却落在林六娘身上。

“哟,这姑娘长得真标志,一脸福气相,我一看就欢喜!”

林六娘站在吴阿婆身后,微垂着脸,从余光里偷偷观察周寡妇。

面前的女人约莫四十来岁,面容和善,不似苛刻薄待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