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成了女配

昏暗的密道里,油灯忽闪扑朔,不知从哪里漏进风来,冷得姜晚晚抱起双臂摩挲。

法术在这里似乎失去了作用,她猜测这里存在着某种禁制。

【宿主,要是冷的话,可以在商城购买,今天双十二活动价只要100金币!】她脑袋里响起系统欢快又热情的声音。

【……】姜晚晚沉默,她不知倒了什么霉,被吸进了一本早古仙侠虐恋文,而她分配的这个狗系统,从穿进来开始就迫不及待忽悠她把仅存的新手金币花光。

【你闭嘴吧,那什么新手大礼包一共就100金币,都花光了后面我喝西北风?】

和系统的对话声旁人自然听不到,只是她咬牙切齿的表情惹得身旁两人频频看过来。

“小师妹,可是有哪里不舒服?”离她最近的白意欢压低声音。

身为这本仙侠虐恋文的原书女主,白意欢的美貌自然不必多说,肤白身纤、秀色怡人,处在这样黑暗的密道里,尤可见容光熠熠,有种灯下看美人的惊艳感。

相比之下,姜晚晚被绑定的这具身体,原书炮灰恶毒女二“姜厌”,就显得幼态寡淡了许多。

姜晚晚默默叹一口气,想起系统给自己发的任务,十分头疼。

穿书人主线任务一——抢夺原书女主气运,达到新大女主成就。

穿书人主线任务二——攻略书中终极反派男二,与其结成仙侣。

【能换任务吗,一条送三观一条送命,我还没活腻呢。】

【穿书机制暂时不支持换任务哦,只有完成主线任务,您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加油吧宿主!】

系统吆喝完就开启了哑巴模式,她无语凝噎。

此时白意欢担忧地看她,而原书的男主容九霄皱着眉说:“小师妹,先忍忍,此地蹊跷。”

容九霄沿着密道小心行走,越往前越是昏暗,为确保视线只得从百宝袋里拿出东海明珠,好在明珠经他触碰散出莹白光亮,看来普通物件并不受此处禁制限制。

系统给姜晚晚看过的原书里写到:碧宁神山神君无华闭关修炼,入关前令白意欢等一众弟子下山历练,追查凡界迷踪城数名男婴失踪一事。弟子们分开行动,姜厌自然厚着脸皮要跟容九霄一组,白意欢和容九霄也难舍难分,于是三人成队,追着一抹异样灵息误入城中祈神楼,掉落密道之中。

此刻他们就在这座祈神楼的密道里。她对接下来的剧情心中有数,待会儿白意欢就会误触机关,让大家掉进幻阵,而幻境里的东西……

姜晚晚下意识暗道不好,正要阻止白意欢触碰墙上一面浮雕画的动作,但没来得及。

随着空间裂变,三人身影转瞬间消失在了密道里。

身体像被什么力量猛地腾空又猛地掼下,姜晚晚龇牙咧嘴地爬起来,朝四周一望,果不其然,三人已在幻境中。

“这里……”白意欢惊讶地睁大眼,他们正在一处宅院里,看天色已是夜里,穹顶黑得发稠,纷纷扬扬落着雪。

“意欢、小师妹,小心些,我们恐怕是进了幻境。”容九霄不愧是原书男主,立刻便猜到了三人处境,他伸手捏诀试了试,依旧无效,法术禁制仍然存在。

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容九霄立刻拉着两师妹躲进一间屋子藏了起来。

透过半楼空的窗,依稀可见几个仆妇打扮的中年女子正簇着一白须老者,匆匆地往前赶。

“马大夫,走快点,我们少夫人可等不及了!”

似乎是应了这句话,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主屋里发出一声女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几人不敢耽搁,脚步更加快了。

“跟过去看看。”容九霄道。

离主屋越近,女子的叫喊越发清晰,丫鬟端着带血的水盆从屋里进进出出,人人脸色凝重。

容九霄和白意欢对视一眼,犹豫着要不要悄悄上房顶弄掉几片瓦,看看屋里情形。

姜晚晚叹气:“直接进去吧,幻境里的人看不见我们。”

两人将信将疑,她却已经直接大喇喇地从正门进去了。

进进出出的仆人视姜晚晚为无物,两人这才松一口气跟进去。

屋子里乱做一锅粥,卧床上围着产婆和丫鬟,正辅助那女子艰难生产,马大夫一边指挥一边交代下人备药,忙得连擦汗的功夫也没有。

“这可如何是好啊……”厅子里,一老妇人站着不住张望,“怎么会生产艰难呢?刘道长不是说求子药没有坏作用,难道他骗了老身……”

老妇人身旁的仆妇搀着她:“老太太别急,女人生孩子都是鬼门关走一遭,少夫人身体娇弱,是受些罪。”

容九霄和白意欢看得糊涂,这幻境里为何是女人生产的情形?姜晚晚倒是知道剧情,又不能剧透露出马脚,只好也装作懵懂。

好在没过多久,里头就传出了婴儿啼哭声,生产的女子累得脱力,只看了一眼孩子就昏死过去。

“生了生了!”产婆喜滋滋地抱着裹了襁褓的婴儿出来,献宝似地捧给老妇人,“恭喜老太太,贵府添了千金!”

“千金?”老妇人如遭雷劈,急忙掀开襁褓探查,见婴儿那处果然无根,怒从心起,竟是当场奔向床榻,扯起昏死的女子捶打。

“你个没用的东西,又生一个丫头,你要让我王家绝后啊!”

仆人们劝阻,屋外那女子的丈夫叹气跺脚,屋子里闹得人仰马翻。

白意欢看得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人怎么回事,生男生女有那么重要吗,难道不都是血脉?”

“愚昧啊。”姜晚晚双手抱臂,连连摇头。重男轻女这种恶臭思想,真是哪里都有。

说话间,空间波动起来,幻境竟是发生了改变。四周再度清晰时,三人已站在一处高台前,周围梵音阵阵,像在进行着什么仪式。

“天神保佑,王家祭献童女,愿童女侍奉天神跟前,沾运沾福,替我王家求得男丁。”跪在人群最前面的正是那老妇人,她念念有词,神情无比虔诚。

偌大的祝祷台上,跪着的都是王家人,女婴被包裹在写满经文的明黄襁褓里,啼哭不止,由仆妇颤巍巍地捧给了小沙弥,再由小沙弥交给祝祷台上的僧者。

僧者一面念着祝词,一面双手捧起女婴走到半人高的瓦缸前,瓦缸里灌注满水,缸壁密密麻麻地贴着符纸。

“送童女入天门!”随着僧者高喝一声,王家人全数叩首贴地。

僧者高举女婴,将幼小的生命缓缓没入瓦缸,任由水将其覆盖淹没。

可怜那女婴口鼻都灌进水,连哭也不能了,微弱地挣扎着,很快就没了生息。

饶是姜晚晚早就知道原书里的情节,此刻身临其境,也忍不住气得浑身发颤。该有多丧心病狂,才会拿活婴去做祝祷,献给天神,只为求天神保佑他们家生个男丁?

白意欢更忍不住骂起来:“这些无知的凡人,哪个天神会接纳这种献祭,僧者又怎么能杀生!”

幻境里的人看不见他们,他们也触碰不到幻境里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荒唐。

“这里……是祈神楼的祝祷台。”容九霄语气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