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选中了
  • 首辅小福包
  • 一粒小米粥
  • 2359字
  • 2022-05-01 13:07:24

枝枝被人围着,房间大,人也多,乌泱泱的,同龄的女孩有的哭有的闹,但很少有人像她一样,面无惧色,只是睁着一双无畏的眼四处张望。

前几日教养她们的嬷嬷被烦的紧,听见屋外传来的说话与脚步声,拧眉掐了个最近的女孩,斥道:“都给我闭嘴。”

一群小丫头顿时怵到噤声,害怕地围成一团,嬷嬷吊着眼扫视了她们一圈,又拉长了嗓子叮嘱:“待会有贵人过来,若是命好被看中,往后就吃香喝辣,衣食无忧。若是没被相中,或者是冲撞了贵人,别说我嬷嬷我不念情,到时候下场如何,你们自己仔细。”

枝枝低着头没说话,动作隐晦地蹭了蹭挂在腰侧的一个福袋,里面有她今天早上偷藏起来的两个馒头,嬷嬷总是脾气坏,不许她们饭吃,要是晚上饿了,还能留点面食垫垫肚子。

旁边已经有胆小的姑娘被吓哭了,抽抽噎噎,又不敢发出声。

枝枝年纪小,虽然没哭,但心里也是怕的。不知道一群人聚在这里是为什么,一个月前她摔伤了脑子,听嬷嬷请来的大夫说,从前的记忆全忘了,只是随身携带的福袋上绣了个“枝”字,嬷嬷就叫她枝枝。

有和她相熟一点的姑娘偷偷告诉她,她们都是被人贩子拐来卖给红绣楼的人,说着又哭,说想家,想爹也想娘。

枝枝也想,可是她想不起来自己的爹娘是谁,除了系在腰侧的那个福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她回忆。

听别人说,今天来的人,好像是一家大户人家的主母,要来挑几个小丫鬟回去,枝枝生的好,粉雕玉琢一团,看着就招人喜欢,因此也被选来一并让那位贵人挑选。

一直站着腿酸,枝枝想伸手锤锤,又怕被嬷嬷发现,说没规矩,要揪耳朵,枝枝被揪过一次,疼了足足有三天。

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听见嬷嬷严肃的声音,叮嘱她们一个个都别说话,又立马堆了笑迎上去,语气里的殷勤掩都掩不住:“贺夫人来了。”

枝枝偷偷用余光去看,看见一个好贵气的妇人,穿着锦绣绫罗的衣裳,挽了个髻,饰以简单的配饰,裙角逶迤过她身侧时,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栀子香气。

“这就是新挑来的姑娘了,”她听见嬷嬷说,一种前所未有的和缓语气,不像对着她们时的尖酸刻薄,“都挑的模样最好的,年龄也相仿,都仔细教了规矩,想来也不会冲撞了少爷。”

枝枝耳尖听见“少爷”这个词,想这人是谁,难道挑来挑去,是为了他吗?

“安儿最近脾气愈发不好,前不久挑去给他作伴的丫鬟小侍都被打了出去,事到如今,我也不知到底该不该给他安排玩伴,又怕这次选的又不和心意,罢了。”

枝枝听见那夫人说,声音轻言细语,如环佩叮咚,悦耳极了。

贺夫人走动,又仔细去看房里的丫头们,只是看来看去,不是觉得这个生的呆愣了点,那个看起来愚钝了些,一圈下来,竟然没有找到一个称心的。

贵人叹一口气,似是随意,突然又“咦”一声,正好停在枝枝面前。

来之前嬷嬷特意交代过,不能冲撞了贵人,贵人叫到自己的名字才能抬头,可是面前这位夫人带着好闻的香气,像是枝枝从前常闻到的一种味道,按耐不住好奇,偷偷抬头,没想到正好撞进贵人打量她的眸里。

“这小丫头模样倒是生的标志,”贺夫人愣了下,枝枝生的可爱,这是每一个看见她的人都会浮现出的想法。

嬷嬷转了一圈眼珠,她看出来了,这贺夫人相了一圈都没看中一个,唯一满意的恐怕就是这个叫枝枝的丫头,这贺夫人可是一条大鱼,她可不能放着上好的生意不做,立马附和道:“贺夫人好眼光,这丫头是这一批里长的最好的一个,细皮嫩肉的,倒不像个丫鬟,像个什么贵家小姐。”

贺夫人有些可惜,摇了摇头:“安儿脾气不好,这样一个丫头,恐怕伺候不来他。”

原本想着夸赞一下枝枝,哪承想适得其反,好在她脑子转的快,立马又接上话:“夫人这就不懂了,这丫头生的可爱,放在身侧也是讨喜,况且您挑人是为了给贺少爷作伴,说不定贺少爷就满意这样的呢。”

贺夫人听了这话也迟疑了,确实,枝枝生的太招人喜欢了,若是安儿看见她,说不定真会愿意留下。

眼见着贺夫人有改变主意的迹象,嬷嬷又趁热打铁:“夫人不用担心,若是这次贺少爷不满意,您直接遣送这丫头回来我这就是。”

话已说到这份上,一时又挑不中更满意的人,贺夫人犹豫片刻:“那就这丫头吧。”

枝枝还不懂自己的命运三言两语就被决定下来了,等上了贺夫人的马车,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贺夫人马车很宽敞,枝枝就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马车晃晃悠悠,贺夫人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枝枝。”

贺夫人生了副和善面容,不像满红楼里的嬷嬷一样尖酸刻薄,马车里燃着不知道什么香,伴随着贺夫人身上好闻的味道,让枝枝忍不住亲近。

她坐的端正,生的又乖,贺夫人看了也喜欢,只是再一想到自家儿子,又低了情绪:“你知道我买你回去是做什么吗?”

枝枝不太理解,摇了摇头。

“罢了。”贺夫人摆摆手,眉目间带了点难得的疲倦,依靠在软垫上闭目养神,“你也好好休息,待会下车,会有人领你交代。”

贺夫人不说话,枝枝也不好再多问什么,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乖巧地坐在凳子上,只是车里暖洋洋的,又晃荡的紧,没一会枝枝眼皮就愈发沉重,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等醒过来,还是被人推醒的。

又是个陌生的嬷嬷,不过生的也是和蔼可亲,等枝枝清醒过来,才领着她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交代:“待会见着了少爷,千万不要害怕。”

已经好几次听见人说“少爷”的脾气不好,枝枝想不通,到底是多不好的脾气才会让人害怕呢?在满红院待的这一个月,虽然嬷嬷对她们严厉了些,但别的姐姐还会拿糖给她吃,也会捏她的脸夸赞她听话。

贺家宅院深,七拐八拐的,枝枝都要走到迷糊了,才看见嬷嬷停在一个小门前:“到了。”

此时夕阳西沉,天际有几只鸟飞过,树影婆娑,风刮过,又增添几份凄凉,枝枝看着嬷嬷严肃的面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手不自觉摸到系着的福袋上,有些紧张。

大概看她实在可怜的紧,在推门之前,嬷嬷又叮嘱了一句:“记得,想留下来,一定不能惹少爷生气。”

枝枝还没想明白,门已经被推开了,房里没点灯,漆黑一片,她心里有些打鼓,还没踏进去,里面就飞出来一个杯子,在她脚边砸的滚碎。

还有一道明显的怒喝。

“滚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