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帝早朝时孕吐,满朝野炸了

陛下,求陛下听臣一言,此事全然是污蔑,是有人泼了脏水在臣身上,臣是冤枉的——”

中书侍郎狼狈不堪的跪在地上,在爬行的过程中,乌纱帽险些掉落,他手忙脚乱的将帽子扶好,不敢直起腰杆,满脸鼻涕眼泪顾不得擦。

绰约的珠帘后,巍然坐着一名女子,银鎏金镶珠冠,垂着的银珠流苏里徐徐掩着花容月貌,玉骨冰肌,绛唇映日。

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袍角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半压,娴雅华贵。

许是未用早膳的缘故,戚未眠总觉得身子有些不适,有些泛恶心,注意力不集中。

她忍着身子不适,招手,让中书侍郎凑近些说。

中书侍郎喜上眉梢,忙不迭的到圣恩跟前,正要开口说话呢,陛下看着他的脸,忽然捂着胸口,似是看见了什么恶心的脏东西,作呕了。

中书侍郎:“!!!”

陛下,臣长得有那么丑陋吗?丑陋到陛下您看一眼就要吐了!

由于未进食的缘故,便也只是干呕,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身边的女官连忙传唤:

“传御医——”

一朝大臣被丢在了那,中书侍郎跪在地上,悔不当初,若是早知这张脸会恶心到陛下,他就该易容换面!

御医把脉,再三确认后,脸上的凝重一扫而尽,替换上喜悦的神色:

“恭贺陛下,是喜脉!”

戚未眠轻抚腹部,满脸愕然。

满朝大臣愣在原地,随后掀起了一片哗然:

“臣先前瞧着陛下这反应便像是女子怀孕时的表现,我阿娘怀妹妹时,在一月有多时便是这副表现。”

“陛下腹中这可是长女长子,最好是嫡系,皇夫之位不可总空着。”

叽叽喳喳的一片,打破了先前的寂静。

众官员很快的将视线落在负责呈牌子给陛下的内侍官身上,目光殷切。

不知按照侍寝的日子算,陛下腹中这胎儿是哪位后侍的?

内侍官差点没给吓的跪地上,他手在微微颤抖,面对诸位大人投递来的目光,他堆出一个看起来诡异而惊悚的笑。

他啥也不知道啊!陛下从未翻过后侍们的牌子,未宠幸过任何人……

大殿的气氛,在内侍官堪称诡异的笑里,也逐渐变得诡异。

“呵~”一声轻笑响起,在此刻的大殿里显得尤为突兀。

众人刷地将目光转向笑声来源处——

却见平日里不苟言笑,残暴阴狠的摄政王闻颂,此刻眸光亮得吓人,嘴角还扯出了一个摄人的弧度。

众人又齐刷刷埋下了头。传言摄政王闻颂,手握重兵,残暴阴狠。

他是先皇专为辅佐当今圣上而立的摄政王,平日里见了圣上都无需下跪。

身份地位仅次于女帝,但其威慑力却不亚于女帝,他与女帝不合,又矛盾的从未动过任何歪心思谋逆。

此刻他笑得异常反常,没人敢去触他的霉头,一个个都把头埋得低低的装鹌鹑,生怕冒尖被注意到。

闻颂的目光落在珠帘后的绰约人影上,一霎松开了握紧的拳,周身气场忽然由阴转晴,连带着语气都多了几分平和。

“退朝吧。”

他孑然站立,一身玄色官服,身姿颀长,气场强大。

摄政王的话,有时候比女帝都管用。

众人垂着头退出了大殿,只是不解,摄政王平日里看陛下看得相当紧,如今陛下骤然有孕,这位竟然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怕是气疯了?

想到这,众人撤走的步子更快了些。

——

下了早朝,内侍官生怕被逼问,偷偷摸摸的要跑,却被众人眼疾手快的在金銮殿外拦住。

内侍官挤出难看的微笑,讪笑着倒退几步:

“诸位大人,奴才还有事,劳请诸位大人让让……”

“急着走什么,聊聊啊。”

陛下未曾立皇夫,若是确认了这腹中胎儿的爹爹,便能册立皇夫了。

后侍里有官员之子,众官员自然在意这些。

内侍官没逃掉,直接被架走了。

他既委屈又无助: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寝殿内燃着香炉,青烟袅袅,碎光从雕花的窗沿落在上好檀香木的卧榻上,美人斜躺,青丝随意披散,像是一幅神仙画卷。

戚未眠伸手,将手轻轻的放在平坦的腹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御医提笔写字,边说:

“陛下是初次,许多事大概不清楚,口头的叙述也难以记住,臣都写上吧,需得仔细。”

他低头专心提笔写着,是注意事项以及忌口。

写完后递交给了一旁的侍女:

“前三个月,不得进行/房/事。”

与此同时,凌霜从殿外进来,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戚未眠将手挪开,抬眼回望:

“说。”

“摄政王,徐将军与柳大人都等在寝殿外。”

徐柯与柳青颖定然是要聊关于中书侍郎和军饷之事,中书侍郎位置也不算低了,跟在宰相柳青颖身边做事,接触的东西十分重要。徐柯逮了他,检举他贪污军饷。

至于摄政王……

凌霜低着头等候吩咐。

“让闻颂滚。”戚未眠哼了一声,她知道凌霜胆子不够大,不敢直言传这个话,便仔细叮嘱道:

“别圆朕的话,就让他滚。”

凌霜无奈应下:

“是。”

“传徐柯和柳青颖进来吧。”

凌霜领了命,含胸颔首退了出去。

闻颂如松木般直直的站着,两袖被清风穿过,遥若高山,萧疏轩举。

凌霜每每被夹在中间都头疼的很,陛下是她的君,王爷手握重兵得罪不起。

二人每次闹矛盾,苦的人却是她。

陛下的意思定然是让她在徐将军和柳大人面前不给摄政王面子,凌霜佯装淡定的走向闻颂,一狠心,咬咬牙,说:

“陛下叫您……叫您滚。”

一旁的徐柯和柳青颖吓的差点没滚。

虽害怕但忍不住八卦,偷瞄闻颂反应。

徐柯和柳青颖顿时满头雾水,他怎么没生气?

甚至看起来……有点高兴?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满是惊悚,见……见鬼了?

凌霜顶着威压,朝着二人,兢兢业业传话:

“徐将军和柳大人进去吧。”

两人如释重负般,加快了步子,仿佛后面有鬼在追一样,忙不迭的进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