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又是一首原创

评审们都认为这叶飞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冒险激进了。

拿原创参加比赛,万一不符合他们这些大众评审的口味怎么办。

毕竟制作出一手高质量的原创歌曲,不仅耗时间也非常考验功底的。

再者,也是最关键的,原创歌曲就表示这首歌曲排练的次数少,不知道演唱效果能够在现场呈现多少。

上一期叶飞带来的《海阔天空》之所以能够拿到高票,主要是评审们都没有听过,一时间局的新鲜罢了。

毕竟这种唱法是第一次出现在《音乐唱将》的节目上。

之前的节目里,不是比谁改变的歌曲更好听,就是看谁唱的最打动人心,技法更为娴熟。

都有些网友在官博下面调侃,干脆改个名字叫《音乐改编王》、《音乐高音技法大赛》。

但是现在叶飞竟然还想着拿原创出来比赛,各位大众评审又期待又忐忑。

......

不管其他人心里怎么想,站在台上的叶飞却是无所谓。

从后台拿了一把琵琶和牧笛出来,似乎是要自己给自己伴奏。

而他的这一举动再次让大众评审和歌手惊讶。

不是节目里没有出现过自带乐器的先例,但平常人带上来的不是吉他就是鼓手,再不然表演一个钢琴曲。

但是像叶飞这样带着琵琶和牧笛上场的,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毕竟现在叶飞可是有‘乐器宗师级别’的能力,操作起琵琶和牧笛还是轻轻松松。

做完一切准备工作后,叶飞自顾自的调音,没理会台下观众的反应。

随即吹起了牧笛,瞬间,一阵苍凉,悠远的山水画卷缓缓打开。

先前还在激烈讨论个不停的大众评审们纷纷停止了争吵,现场逐渐安静下来。

这悠远的牧笛大家是第一次听见,真的是太抓耳朵了。

随即,叶飞略带苍凉的声音响起。

“雨后江岸天破晓”

“老舟新客知多少”

“远山见竹林芳草”

“晨风拂绿了芭蕉”

......

几句歌词虽然短,但是寥寥数言已然在评审们心里勾勒出一副山水墨画。

而一旁坐在录制室的杨卓,脸上的兴奋却是溢于言表。

他果真是没有看错叶飞这个人才,这一期节目的收视率绝的的稳了。

他这一百五十万是真的没有白花出去,真值!

本来他的心情也是忐忑无比,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叶飞请过来的,要是他这次演砸了。

他那一百多万星币就全打了水漂,心里可得肉疼死。

在听到叶飞说要表演原创的时候,杨卓心里也是担忧。

毕竟不是有原创就是好的,就能拿到高票,还的看歌曲的质量怎么样。

但是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这首歌的水平丝毫不输与前面的《海阔天空》。

就凭他现在听到的这几句歌词,杨卓非常肯定,这首歌又将成为爆款。

马跃站在杨卓身边也是连连称奇。

“杨导,看来你找的这位小哥,是真的有实力呀!这两首歌简直堪比大师,这次咱们节目的收视率稳了。”

听到这话,杨卓颇有些得意,眉头一挑。

“那是,我的眼光怎么会差,当初第一眼看到这小子,我就知道,他一定回火的。”

“是是是,你说得对,你是导演,你说什么都对!”

马跃心里嗤笑,表面却还是说道。

没再理会杨卓的嘚瑟,将目光转向舞台上的叶飞身上。

而此时,叶飞的表演给后台休息室的歌手们,带来的震惊也不小。

“好家伙,我说他怎么坐在这里气定神闲呢!敢情是还有大招没放出来呀!”

江寒意看着屏幕失笑着说道。

先前他看叶飞一个人坐在后台,还以为他是紧张,便好言相劝他对于结果看开一点。

没想到这小丑竟是他自己。

赵圆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叶飞,这人感觉身上藏着好多秘密。

“这小哥哥真的是太厉害了,这么短时间创出来的歌曲,竟然如此好听,幸好他上次没挑我。”

周云坐在一旁心里无比失落,面上哭笑不得。

“终究是我想的太天真,本以为这次叶飞还能帮我垫个底,没想他竟然有大招,我这次又是垫底的了。”

“两次第一出场,难不成两次垫底的都是我?”

周云本来在《音乐唱将》节目里的成绩就一般般,一直担心会被挑战歌手给刷下去。

好歹叶飞来了,他想着自己不可能连个素人都比不过吧。

于是他这次付出更多的努力,就算没有拿到第一第二,他好歹不至于又是倒数第一。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叶飞在舞台上的表现,就像是重拳一样,击碎了周云心里的幻想。

这有实力的人,面上越淡定从容,心里就越有把握。

周云欲哭无泪,而舞台之上,叶飞的歌声还在继续。

“寒梅落尽把冬了”

“衔春的燕想归巢”

“沿途的景牵挂的人”

“两情迢迢”

“柳叶浆溅桃花浪”

“汀州里鹤眺远方”

叶飞的语调逐渐增大,本来有些回忆的场景里开始变动。

只见叶飞抱着琵琶,手指飞快的拨动着。

人们心里的梦境徐徐展开。

傲雪凌霜的红梅独树一帜,是不屈服寒冬的精神。

冬去春来,燕子衔着春泥归巢,那还未归乡的游子又在何方。

这些情感随着歌词的慢慢堆砌,显得格外深厚。

在场好些都是在异乡工作的年轻人,因为工作的问题,一年几年都回不了家乡一次。

听到这里时,他们的眼眶都慢慢红了起来。

家乡,那儿时的故土,承载着多少的思恋。

在外面漂泊的时间越久,对于故土就更加的眷恋。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此刻他们心里都回想着故乡的模样,那在故乡的一砖一瓦,那在故乡等待的人。

唯有止不住的泪流,才能表达他们现在的心情。

叶飞用‘百变歌喉’将人们带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使得歌曲更加的打动人心。

若说观众席上的评审是被叶飞歌曲里深深的感情所打动。

那后台休息室里的歌手们,则是被叶飞的技艺给震惊到。

当他们看到叶飞一手弹着琵琶,仍旧不慌不忙的演唱时,他们心里已经有了评判。

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已经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