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走出新手村

此时,大黄回来了。

它张着翅膀,从天而降。像个大将军!它的嘴里还叼着一只巨鸡的尸体。

胖老招了招手,大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徒弟,你把大黄带上吧!虽然你天赋异禀,可现在实力还是太弱,大黄可以保护你。平时还可以当坐骑,也能跟你做个伴,这样,我们也放心些。”

大黄得知要离开一起生活了五百年的老朋友,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可是,这是老朋友的嘱托啊!

而且,江怡做饭很好吃来着……

她一走,自己又得吃胖老头的黑暗料理了!

它妥协了!

江怡已经学会了契约灵兽的方法,一人一狗就这样成为了生死与共的伙伴。

系统提示音响起,获得宠物一只,奖励5技能点!

大黄这么值钱吗?居然有5个点!

这样一折腾,倒是冲淡了些离愁别绪。

江怡跪下冲着胖老,以及瘦老房间的方向各磕了三个头,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在修真界的第一个容身之所。

转身离去。

……

结界对于江怡,如同虚设。

她穿过结界,掐了个诀,换上了空间里的一件稍微普通一些的黑色法衣,细看之下,荧光流转,显然有阵法加持。

谁说修仙就非得穿白色了?

黑色多显瘦!多深沉!

系统说了,她空间的法衣品级太高,会引起贪心之人的觊觎,所以,统子给做了一些处理。

她把头发也用发带整洁的束了起来,别的发髻,她也不会,不过,这样还蛮低调的。

尤其是她这样年轻貌美,活泼可爱,天赋异禀,实力还不咋地的女子,出门可不能再打扮了!

她又把胖老给她的戒指里的东西收进了房子,房子里空间很大,而且存在于她的意识之中,还安全一些。

戒指里,就只留了几个灵石和几块肉。

这一切她并没有回避大黄,狗子知道个啥。

它更不可能说出去的!

江怡想到师父的交代,温柔的拍了拍大黄的脑袋。

“趴下吧!”

大黄:???

师父说了,大黄既可以陪伴她,保护她,还能当坐骑。

师父的心意不能辜负。

她现在还没筑基所以不能御剑,虽然她自己也有飞行手段,可跟灵宠比起来,扫把看着确实不太拉风。

大黄目瞪狗呆,自从来到了太虚大陆,就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真是犬落平阳被人骑!

可是……

要想吃好喝好,还是得跟着她才行!

契约已定,悔之晚矣!

于是,大黄老实的趴下,任由江怡骑在它的背上,并且大喊一声“驾!”

大黄:我忍!

等哪天狗爷恢复了真身,吓死这个臭丫头!

江怡就这样骑着背生双翼的大狗,开始了她的修仙之旅。

这太虚大陆,她也漫无目的,随遇而安,于是,她决定先前往青龙城,认认步家的门。

别看大黄速度快,可稳如老狗。

额,它本来就是老狗。

一路上,倒是与一些御剑而行或者骑着坐骑的修士擦肩而过。

这一切让江怡大为新奇。

她现在,可不就成了电视里,带特效的神仙了吗?

不过,很多城池上空,是不允许飞行的,为了避免麻烦,江怡特地绕路走。

就这样,按照胖老给的地图,飞行了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青龙城。

狗子真快!

在城外落地之后,江怡便把大黄收进了房子,因为……

进城是需要按照人头交费的。

灵兽进城的费用,竟然比她还贵!

据说是因为灵兽体型巨大,还随地大小便,修士是不屑于管灵兽是否拉尿的,所以,还得雇佣普通人去收拾。

自然就要多收钱,还好修真界有特殊的药剂处理,所以倒也没什么怪味儿。

如果不想花钱,就得把灵兽收起来,大家都省心。

还好修士在普通人中占比不大,城里也没有多少灵兽。

江怡进了城,就像某姥姥进了大观园。

城里热闹非凡,叫卖声不绝于耳。

……

血炎谷,暗影教。

这里常年迷雾笼罩,不见天日。

可在迷雾深处,却有一座大殿。

通体暗色,沉重肃穆。

大殿之中,一玄衣男子盘膝而坐。

忽然,一道黑烟飞至大殿之中。化成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蒙着面的高大男子。

“启禀主上,教中千里镜被盗,贼人化神期一人,元婴期二人,金丹期五人,筑基期二人,化神期自爆,跑了一个金丹两个筑基,其余人尽数斩杀。”

暗影教教主君墨染嘴角邪魅一笑,“这些鼠辈,潜入我教,竟然只为偷走这千里镜?”

“启禀主上,他们应该是想偷我教镇派之宝乾坤镜,拿走千里镜……可能是偷错了……”毕竟那些镜子,看着都差不多。

“呵……白痴。”

“主上,要属下前往,追回千里镜吗?”

“不是什么要紧玩意……”君墨染勾了勾唇,露出一个妖冶的笑。

“罢了,你镇守教中,在这里待着太闷了。本尊亲自出去一趟,跟这些小老鼠玩一玩……”

这些正道人士,自视甚高,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样,却私底下做些腌臜事情,居然跑到他们口中的“魔教”来偷宝物。

他在此处待了半月,手下还没有打探到神器的消息。

都快闲的长毛了。

希望,这几只小老鼠,能多陪他玩会……

……

江怡逛了会街,准备先找个人多的地方打探一番,不能漫无目的的找,她会跑断腿的。

古往今来,饭店酒馆都是打探消息的绝佳之地。

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气派的饭庄门前围了一群人,热闹非凡。

生意不错的样子。

江怡挤上前去,却见是饭庄的小二在拳打脚踢的驱赶一个老人。

那老人衣衫褴褛,草鞋破破烂烂,大脚趾出来放风,胡子一大把,嘴角一颗媒婆痣。

“赶人就赶人,打人干嘛啊?”

“就是啊,这么大年纪了,打出个好歹怎么办啊?”

周围人议论纷纷,却不敢上前。

这实力为尊的大陆,普通人都怕得罪修真者,这饭庄的老板,就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

突然,人群中四个修士排众而出,他们穿着纯白暗纹的法衣,开口指责小二。

“行了别打了!”

江怡停住想上前的脚步,暗叹还是好人多。

“我们还想进去吃饭呢!别扫了我们的兴!”

那小二看人下菜碟,立马恭敬的引那几个人进去。

江怡:……

她摇了摇头,去旁边馒头摊子上买了几个馒头和包子。

刚好此刻人群也被驱散,老人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

江怡把包子馒头还有一颗练手的时候练的初级伤药交给了老人。

她有自知之明,她现在修为低下,无力伸张正义,强行装币很可能嗝屁。

可这点小忙她还是能帮的。

老人没有说话,拿了东西点了点头就身姿矫健的离开了。

江怡也没有在意,准备换个地方,这家黑店,小二尚且如此,她可不想把钱给他们赚去。

这街上饭庄茶馆多的是。

她随意进了一家茶馆,坐了下来,要了一壶灵茶。

开始听起茶馆客人聊的八卦。

“哎我跟你说,听说城主的小叔子和他的小姨子跑啦!”

“听说了吗?隔壁李家的猪下崽啦!”

“哎听说了吗?魔教变了天了!大概半个月前,有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打败了魔教所有的教徒,一统魔教,教徒们都被派了出去,说是要寻找什么东西!!”

在众多冗杂的消息中,江怡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半个月前,不就是自己来到太虚大陆的时候吗?

同一时间,魔教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应该不会吧!可能是想多了。

她索性抛在脑后,还是要先打听一下步家的位置。

邻桌有两个老大爷正在喝茶嗑瓜子,江怡想,岁数大的人肯定知道的多。

便上前询问,“请问二位老先生,可知道去往步家路在何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