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屎到什么!什么淋头!

君墨染从黑暗中走出,“你这个笨丫头,区区一个御剑,一天了都没学会。”

他故作高傲的摇了摇头,心里想的却是,这小丫头,有这股韧劲,但凡天赋好一些,未来定非池中物。

江怡:我当然不是池中物,我是凡间人。

她没有理会男人的“冷嘲热讽”,修为高了不起吗?

不都是从小辣鸡修行上去的吗?

男人走过来,按住她的肩膀,“我来教你。”

江怡被死神按住了肩膀,也不敢反抗,就怕这家伙,突然暴起,把她的脑瓜子拧下来。

君墨染站在江怡的身后,长臂一伸,在她面前仔细演示起御剑的法诀。

随着他的一番操作,宝剑“嗖”的飞了起来!

江怡差点栽倒在地!

这家伙,是故意整她的吧?

好在,君墨染并没有让她摔下去。

长臂一捞,将她圈了回来。

此刻君墨染视角:

飞剑载着两人,自由的在天空翱翔,天空中,月半弯,好浪漫,繁星闪闪,似乎手可摘星辰。

娇小的女孩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微风拂过,他看到她的脸颊微红,他自己的耳尖也有些发热,气氛好像有些暧/昧,心情也随之旖旎了起来……

为了展现自己高超的御剑技术,他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快一会慢,操控自如,流畅不卡顿。

但是他没有飞太远,就在玄灵宗上空溜达。

此刻江怡视角:

他绝对是故意整自己的吧?

先是快速起飞,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然后拉住她,不让她脱身,飞的贼快,罡风刮过,把她的脸都吹的生疼!

在现代的时候,她就晕车晕船,到了古代又开始晕传送阵晕剑。

若是他好好飞也就罢了,偏偏还飞的忽快忽慢,忽上忽下。

晕车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司机一个劲的超车或者频繁的停车,晃来晃去左摇右摆。

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她已经晕了。

她有心想跟这位大魔头商量商量,别再飞了下去歇会。

可突然想到,他杀人不眨眼。

还是酝酿酝酿,怎么说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她艰难的转过头,君墨染感觉她好像要说什么,便凑了过来,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她这是要夸他了吗?

江怡压下难受的感觉,咽了咽已经到了喉间的酸水,艰难的开口,“那个……呕……”

糟糕!

她居然吐出来了!啊!

社死!

这个大魔头,会不会把她的脑袋拧下来?

他好心教她御剑,虽然过程不太愉快,还整了她,可他是大魔头啊,不整人就不正常了!

更何况,她命还在,至少说明大魔头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可现在,她吐了,要不是他五感过人,闪的快,就吐他身上了!

出乎意外的是,君墨染虽然嫌弃的空出一只手捏住了鼻子,却没有拧她的脑袋。

“一个筑基修士,居然还呕吐!我服你了!”

他将手贴在她的后心之上,一丝清凉的灵力缓缓渡入。

“好点了吗?”

江怡回神,只觉心旷神怡,就像是闷热的天,有人给她抹了清凉油。

“好,好多了,谢谢你,那个,实在抱歉,我没忍住……咱们还是下去吧!”

想了想她又加了句,“您精妙的御剑之术,我已经见识到了,实在是高!”

二人下剑,江怡回到住处,君墨染再次在玄灵宗内游荡。

然而,有人却倒霉了。

玄灵宗的一座山上,一群人打到了一头赤焰猪,正围坐在火怼旁烤肉吃。

突然,天降……咳咳,天降一溜粘腻之物,落在其中一男子身上。

“嗯?下雨了?”

他伸手摸了摸脑袋,“呕……”

啥玩意啊酸臭酸臭的!

“洛少,好,好像是鸟屎啊?”

另外一个男子说道。

“洛少,这味道,好像真的屎,你屎到淋头了!”

众人抬头看,只看到一道流星极速划过,并没看到有鸟飞过,不然定要将它打下来,烤着吃!

“呕……先别研究是什么了!还不快给我清理干净!”

屎到什么?什么淋头?这帮小弟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洛明煦又恶心又生气!

气的他都忘记了出尘诀怎么掐了!

怎么这么倒霉?!

往后一段时间,玄灵宗的飞鸟就都倒了霉。

只要是被洛明煦这个小团体看到的鸟,全都被打下来了!

一时间,鸟鸟自危!

……

江怡自然不知道这些,她回到宿舍,还是感觉心口闷闷的。

她都已经修仙了,体质也非从前可比,怎么还会吐啊?

这不玄学!

嗯,不过,她也不是因为坐车才吐的,这个世界的传送阵和御剑飞行,都不能以常理来论。

也就是性质一样罢了。

而且,那家伙,本领高强,他御的剑自然非同小可。

正思量间,目光瞥见宿舍中间的大厅中,有一个人影。

正坐立不安的四处张望。

似乎想敲门,却又不知道该敲哪个门。

正是柳春芽。

只见她看到了江怡,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冲着她走了过来。

她不是刚学会引气入体,正在疯狂的修炼吗?

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修炼出了什么事吧?

“阿,阿激~昂”

柳春芽拉着长声的声音,让江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了这是,有事儿说事儿哈!”

“我,我修炼出了点问题,我不知道该去问谁……”

江怡了然的同时又有些担心,这孩子是怎么了。

命运也太多舛了。

好不容易可以通过修仙改变命运,却又遇到了问题?

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你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如果我不行,还有先生嘛!”

柳春芽点点头,跟着江怡进了房间。

她关上房门,示意柳春芽脱……哦不,示意她开口。

“今天我按照先生说的方法,开始引气入体,我是土灵根,按理说应该是引棕色的土灵气入体,一开始还顺利,可是,就在刚刚,有白色的灵气不受控制的向我的身体涌来,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有灵气主动进入经脉?

还有这好事?

莫非……

想到此,江怡都有些激动了,引两种灵气入体,这不是跟自己修炼的时候一样吗?

只不过,自己的金火灵气不那么主动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