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造孽啊!

想到此,他有了一个决定!

他要留在这里,寻找神器的下落!

他来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些眉目,不能错过!

看到面前的男人自顾自的在她的床上坐了下来,江怡感觉大事不妙。

“你,你干嘛?怎么还不走?莫非要住在这里不成?”

男人撩起衣袍,盘上腿,漫不经心的道,“不是你把我弄过来的吗?”

江怡撇撇嘴。

她拿出镜子,放到床上,“回去吧!”

君墨染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耳后闭上了眼睛。

尼玛?

入定了?!

那是自己的床!

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在这里,自己也不能再进入房子里去。

造孽啊!

她尝试着想把男人搬走,放到地上,自己去床上。

可是男人就像在床上扎了根似的,凭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移动他分毫。

她毫无办法,这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弄死她不费吹灰之力。

她还是不要再在他的忍耐度上反复横跳了。

江怡叹了口气,只能认命的盘坐在椅子上。

她刚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睛。

望着盘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嘴角微翘。

又可以找神器,又可以找乐子。

他觉得自己的决定太英明了。

……

翌日。

江怡睁开眼,床上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他离开了?

她松了口气。

因为还要上课,她掐着时间,没有修炼太久。

“走哇,吃饭去啊!我请客!”

果然,一出门,欧阳就蹭了过来。

柳春芽在一旁不好意思的笑笑,换上统一的弟子服,她的腰杆挺的笔直,人也自信了。

她心想,总让欧阳姐姐请客,她真的不好意思!

等以后,她有了钱,也要请欧阳姐姐吃饭!

墨欢抱着个剑,身子冲着她们,脸却冲着墙。

她想走,被欧阳强留,只能别扭的站在一旁。

她也知道自己的不足,也在尝试着融入这个团体之中。

可是这需要一个过程。

今天江怡请客,她实在不好意思一直占便宜。

也不是没钱。

墨欢冷冷的吐出一句,“明天我请客!”

江怡失笑,这是用最霸道的语气,说出温柔的话吗?

柳春芽暗下决心,要快点修炼!快点赚到钱!

因为几人不在一个班级,不在一块上课,吃过饭就分开了。

江怡和欧阳来到甲班。

文忻月和其他弟子都已经到了。

不过,是他们来的早,都没吃饭。

江怡二人也并不算迟到。

文忻月手一挥,一堆仙剑凭空出现,嗖嗖嗖,精准的插在每人的面前。

一人一把。

原来今天要学习的是御剑。

引气入体之后,体内灵气到达一定量,才可以御剑。

也就是,筑基。

这是修士的基本操作。

文忻月带领他们来到一处演武场,演练了一遍。

又教了法诀和一些要领。(原谅作者编不出来。)

接下来就是自己练习的时间。

小班授课是不可能的,就是大帮哄。

能领域多少就看自己的本事。

一些已经筑基中期的,早都已经学会了御剑,比如欧阳桑宁。

她现在就站在剑上飞来飞去。

她的修为在甲班也是顶尖的存在。

其余人,基本上都是在练习。

不一会,已经有几个人可以御剑低空飞行了。

江怡摩挲着手里的剑,这是真剑啊!

虽然只是黄阶下品,可跟凡间的剑相比,也是削铁如泥。

她站了上去,一边默念着先生教的要领,一边欻欻欻利落的结出法诀。

结果……

好嘛,一波操作猛如虎。

结果,定睛一看原地杵。

再来!

虽然她有更好的飞行手段,比如扫把大黄。

可是,不蒸馒头争口气!

她就不信,自己一个拥有系统的天才,学不会御剑!

良久,在欧阳的指导和数次示范下,她终于可以晃晃悠悠,歪歪扭扭的飞起来了。

虽然距离地面才三尺高,还不如她使劲一蹦蹦的高,可好歹有进步了不是?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嘛!

她自我安慰道。

暗中的一处人影,看到这个场景,掩嘴偷笑。

这女人怎么这么笨。

笨的,有点可爱。

此人不是君墨染还能是谁。

他一早出门,只是想观察观察环境,顺便找找神器的消息。

区区太虚大陆的修士,还发现不了他。

这玄灵宗的护山大阵,他都视若无物。

正在江怡继续练习御剑的时候,乙班的那位先生过来了。

而且走到了她的面前。

江怡:???

“江怡,练御剑呐?怎么样啊?”

“还,还行。”

这位,该不会觉得她是个天才,所以后悔把她送到甲班了?

这时,文忻月迈着六亲不认的妖娆步伐走了过来。

“秦道友,你到我们甲班来,有何贵干?”

其他班级的先生造访,她当然要过来看一看。

江怡眼看着这位刚才漫不经心的先生,听到文先生的声音,眼睛就是一亮,然后秒变脸。

他轻咳一声,正经的不得了,“啊,是文师妹啊,这不是我们乙班的江怡,到你们甲班了吗?我来看看她修炼的怎么样。”

说着他还拍了拍江怡的肩膀,“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要给我们乙班丢脸。”

江怡:……

她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她只不过就是一开始分到了乙班而已,连点名都没参加,就到了甲班。

怎么就成了乙班的人了。

说的好像她是在乙班筑基,升到甲班一样。

这里的先生这么认真负责的吗?

可是,看到秦先生貌似看着自己,实际上双目发直,用余光看着文先生的时候。

她悟了!

秦启又交代了江怡几句,就离开了。

他班级的弟子,都已经有修炼基础,不像甲班要教导御剑,符咒这些,丙班要教导引气入体,所以他基本每天都无所事事。

现在他有了个“弟子”在甲班,一定要多来看看,监督她学习。

嗯!

他可真是个大聪明!

一上午的时间,课程结束,之后的时间是自行安排的。

柳春芽刚开始引气入体,急急忙忙的回了宿舍,勤奋的修炼。

墨欢就更不用提了,不是在修炼,就是在修炼的路上。

欧阳没什么事,回去睡大觉。

至于江怡,她跟御剑杠上了!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简单的御剑都学不会,如何成大器?

怎么帮胖老找到家人?

怎么救师父们出囚山?

怎么有脸去找自己的父母?

她找了块没人的地方,勤勤恳恳的练习着。

直到月上柳梢头。

转了一圈回来的君墨染见此,都被她的精神感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