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种眼神看人,可不礼貌哦

青霜派,最繁华的客舍里。

“长老!我所言句句属实!我是亲眼看到她倒出来一堆天级法器!”

长老皱着眉:“你说她只有练气期,却能把你们都震出去?”

来报告的人,只是随队的一名小管事,他咬咬牙,接着道:“她必然是用了什么法器!长老,您也知道,武国一直富庶,从地里随便都能挖出灵石,指不定她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呢!”

“说得也有道理……但她手持这么多天级法器,我们想要拿下她却是不容易啊。”

管事狗腿道:“其他人想拿下不容易,可却难不倒陈长老您呀!您就差一步就能突破炼虚,这小小的武国,谁能拦住您?”

打量了一下陈长老的神色,看不出喜怒哀乐,管事揣摩着陈长老的心思,继续道:“再者说,她把这些天级法器拿出来卖,一看就是没什么头脑,想必也根本不熟悉这些法器的用法。让这些法器留在她手里,也是明珠蒙尘、暴殄天物,不如上贡给我们弥月宗,才能发挥它们最大的作用。”

陈长老终于赏了他个笑脸,脸上的褶子挤在一起,似是对管事找的理由非常满意,“说什么上贡,又不是我们的附属宗门,我们弥月宗不缺灵石,花钱买就是了。”

“是是是,毕竟来这一趟,就赚了一万上品灵石嘛……全用来买的话,都能买一百件天级法器了。这次可是赚大发了!在炎国,哪个宗门还能跟我们并列?我们就是炎国的第一大宗门!”

管事顺着陈长老的话说下去,谁知陈长老这次没给什么反应,“你退下吧。”

青山镇,某处客栈内。

“主子,云野客栈的老板,今日在客栈内卖天级法器,有不少是上品的。”

原本在修炼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买到了么?”

虽然他的势力已经遍布了玄渊大陆东部,但想要去北部找那个男人,还远远不够……

除了日常修炼外,他也一直在寻找各种办法,提升自身实力。

天级法器,他仅有两个,还是天级下品的。

如果能得到天级上品的法器,想必他的综合实力能再度增加,有了去北部一探的本钱!

“属下无能!”黑衣人满脸羞愧,又很快补充:“那老板脾性古怪,原本说要卖十件,一人只能买一件,客栈内为了购买名额争吵不休,她就直接把人都赶出来了。”

男人来参加武国大比,手下的探子遍布青山镇,甚至也渗入了青霜派一部分,自然也知道这个云野客栈。

正是因为知道,才疑惑:“十件?云野客栈老板不是练气修为?如何拿得出十件天级上品法器?”

他倒是没考虑,客栈老板如何把一群筑基、金丹修为的人赶出去,

要么就是老板天赋异禀,要么就是使用了法器。

黑衣人更羞愧了:“属下不知。”

“罢了。”男人摆摆手,“准备好灵石,明日我亲自去看看吧。”

“是!”

次日一早,云野客栈门口就聚满了人。

准确的说,这些人从昨晚开始,就聚集在了这里,且越来越多。

聚集在门口的人,互相防备,又谁都不敢轻易尝试闯入客栈。

手握那么多天级法器,万一他们先冲进去的,直接被秒杀怎么办?

没让众人等太久,随着陈长老带着爱徒到来,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好强大的气息……他是什么人?”

无人知晓,但都默默地给陈长老让出一条路。

陈长老并不意外,施施然带着自己的小徒弟直接迈进了客栈。

恰好云野刚晋级完不久,把柜台后的椅子换成了软榻,斜卧在上面,端的是一派慵懒闲适。

总觉得还缺点什么……缺什么呢?啊,好像还缺个扇扇子的!

云野自顾自想着,也没在意走进来的人。

眼神都没给一个,闲闲地道了一句:“不好意思,满房了。”

看样子这就是客栈老板了,不是说老板是练气修为吗?怎么是筑基?

陈长老的疑惑只是一瞬,罢了,筑基和练气也没什么区别。

于他而言,都是可以随手捏死的蝼蚁。

给小徒弟一个眼神,小徒弟秒懂,上前两步到了柜台边上,“掌柜的,我们不是来住店的,听说你这里卖天级法器?”

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却任谁都能听出语气里的轻慢。

云野也是一点都不给她脸,“听谁说的?不卖。”

乔思妍没想过,会这样一个小小的客栈受挫。

而且还是在,她最瞧不起的武国!

她是弥月宗大长老——陈长老最小的弟子,也是整个弥月宗上下最受宠的弟子。

他们巴结她、奉承她、讨好她,一是因为她的家世,二是因为她的师傅,三则是因为她的美貌!

乔思妍一直对自己的样貌引以为傲,她也确实没见过比自己还好看的女生,因此天然有一种隐隐的优越感。

在众人的吹捧下,这种优越感越发强烈和膨胀,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看到比自己还好看的女子,她有一种想毁掉的冲动!

心里想着,眼神里就不自觉带出点恶毒来。

云野一抬眼,正好看到了。

那眼神犹如淬了毒的刀锋,狠狠向她扎来。

云野不仅不怕,反而笑了,笑得如三月春风拂过,百花随之绽放。

“小朋友,用这种眼神看人,可不礼貌哦~”

从小到大,这样的眼神她不知道见过多少。

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怕是一万条命都不够死的吧?

可惜~眼神不能杀人,这个世界,永远是实力说话!

“小……小朋友?!”

乔思妍表情都僵了!

她是弥月宗、乃至整个炎国的天之娇女,六岁开始修炼,十二岁筑基,今年不过二十二,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有望成为整个炎国最年轻的元婴修者!

她区区一个筑基,凭什么叫她小朋友???

空有皮囊,就可以这么嚣张么?

她难道不知道,没有强大的实力做支撑,美貌也是一种罪?

如此容貌、又修为低下的女人,只会成为最卑贱的、男人的炉鼎!采光她的精气,榨干她的修为后,便会被扔到一边的玩物罢了!

甚至会被拿出来,做待客之用,被那些老男人玩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