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要有蝼蚁的自觉

就在众人都以为,来者是刘家的靠山时,他出手了……

没人看清他的动作,只知道他停下来时,右手上血淋淋的,握着刘家家主仍在跳动的心脏。

刘家家主的后背,多出一个偌大的窟窿。

一切发生的太快,许是还没有死透,刘家家主嗬嗬着努力发声:“为……为……”

没能说完,就断了气。

这位“大人”毫不犹豫,捏碎了手心的东西,化为一滩碎肉从指缝间流下。

武国的修仙世界相对和平,就算杀人也不会如此血腥,当场就有不少人吐了出来。

有些人急于赶路,胃里没东西的,也是不住的干呕。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有这等宝物不第一时间告诉我,处理不了了才献宝?让你死真是便宜你了。”

他眼神阴鸷,心里是极为不满。

若第一时间便告知于他,他能节约不少时间,抢了便走。

如今要处理这么多人……

他转头面向康家,面皮抽动一下,就当作是在笑了,“这位就是康家主吧?你看,你是主动交出来,还是……?”

康文鸿不可抑制地一阵恶寒。

正面感受到他的威压、直接秒杀刘家家主的精神打击、犹如被毒蛇盯上一般的眼神……

康文鸿汗如雨下,“宝物本就该跟着更有实力的人!”他把宝物拿出来,正准备献上去,人群中有人激动地大喊一声:“您是……您是苍月国的高桐大师?!”

“哦?没想到小小的武国,竟也有人能认出我?”

那人还想继续拍个马屁,谁知道他怪笑了两声,道:“那今天在场的人,一个都别想走了……”

这么多人,他还能全部拦住不成?

立刻就有反应快的人,准备离开这里。

谁知没飞出多远,就撞到一个屏障,根本冲不出去。

无形的屏障隐藏在黑沉的夜空中,只有人撞上去的时候,会在被撞的位置浮现一丝血色,呈水波纹状散开,随后又消失无踪。

有人瞬间明白了,声嘶力竭朝着高桐大吼:“你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放我们走?”

“呵呵,那又如何?”高桐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蝼蚁,就要有蝼蚁的自觉!你若是不服气……”

抖了抖衣袖:“可以来杀我试试。”

“我和你拼了!!”年轻人冲过去的同时,还不忘蛊惑在场的人:“大家一起上!不上也是死,杀了他还有一条生路!”

“我们要不要也上去?”小胖子喃喃,有些懊悔,“把天级法器买了好了!”

“你也想上去送死?”

盛黎川皱着眉,没有动,也没有接小胖子后半句话的话茬。

他心里清楚,以他们的修为,纵然手里有着天级法器,也根本没办法战胜眼前的强者……不过是给敌人送弹药罢了。

同时,他内心也有些沉重。

来之前确实没想过,会遇到炼虚期的高手。

这些年来在大陆东部,发展得顺风顺水,让他有些过于自信了……加上有租来的坐骑,本以为万无一失……

很明显,来的这位炼虚强者,虽然狂妄自大,也有其细心之处……来时没有直接露面,而是在外布置了这样一个阵法,把他们困在其中。

这下真是,危险了啊……

……

云野心底,也泛起隐隐的不安。

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也知道这已经是速度的极限,只能耐着性子等。

同时她心里又有一个想法:她对于盛黎川……也是看上他的皮囊吧?一直以来,她都在漫长又无聊的修真岁月里找乐子,去调戏长得好看的男修……

可从来没有过,真正打从心底,担心谁安危……吧?

是啊……她似乎有几千年没有去调戏谁了,只不过江湖上还流传着她的传说,有不少想走捷径的男修凑上来,她也兴致缺缺。

这都是为什么呢……

系统坐骑的速度确实快,云野还没想明白,就已经到了目的地。

秋风镇看起来很正常,像一个普通的小镇子那样,除了几处亮着烛火,整个小镇安静静谧,像是居民都早已安心入睡。

然而从离小镇十公里外,她的直觉就开始给她报警。

待看到小镇的景象,都不需要直觉,用逻辑去推也能知道不对。

是秋风镇发生了什么大事,盛黎川他们才赶来,这里怎么可能如此平静。

尽管她已经绷紧了神经,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还是被人一脚踹进了,阵法生成的结界之中。

“嘿嘿,这里又来个小女娃……”

云野:……你妈。

真是想想就生气!她云野仙子登顶那么多年,嚣张了那么多年,居然在这个破玄渊大陆被人踹了一脚!

云野自然是不会怪盛黎川,更不会怪自己,这份怒火全撒在了系统身上:“狗系统,复制体复制体,不复制修为?不复制与各法宝的联系?吔屎啦雷!”

被踹进结界,才看清了结界内的场景。

虽然画面有些……一言难尽,但云野知道,盛黎川他们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云野目前所在的位置,是结界边缘,也是秋风镇外围。

原本站着严阵以待的人们,大多都三三两两坐在地上,每个人身上都连着数条血线,不知通向地面的何方。

修为低的,脸颊、皮肤,都已经凹陷下去。

地面上坑坑洼洼,有不少大坑,看样子在有力气的时候,他们也尝试过找出到底连接项哪里。

而现在,这坑里只是用来放死人的。

他们对云野的到来,既没有表现出意外,也没有表现出敌意,只是偏过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来这里被封闭后,又有不少人赶来,并进入了结界。

他们要等死,云野也不拦着,随手拉起一个人,问道:“康家怎么走?”

那人见她修为不高,顿时把所有的恐慌、害怕、绝望,都化为了愤怒,一拳就向云野身上打去,一边打还一边哭:“我都要死了,你也要来欺负我?我只是来见个世面,都没进镇子,怎么知道康家在哪?这么多人在这,怎么就选中我了?都看我好欺负吗!!!”

云野:“……”

哈……怎么随便问个路,就把孩子惹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