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街头乞丐
  • 最后一个萨满
  • 战歌
  • 2039字
  • 2022-05-01 13:14:19

又是一年深秋。

萧瑟的秋风比起往年还要寒凉些,人们裹紧了勉强覆体的衣衫,可还是挡不住阵阵的邪风往衣领里面钻。

嫩江县城街面上的人,冻的脚步都不由快了几分。

只有街边小铺里面的闲汉和力巴们,就着滚烫的茶水和便宜的炒黄豆,慢悠悠的打发着麻木又无趣的时光。

“听说没,北平的袁大统领当上了临时总统,说是要改革呢,以后银子可能都不让用了,要统一印新钱!”

“戚,那跟咱有啥关系,好像你兜里能揣多少银子似的,让你掏钱买碟黄豆都费劲!”

“看你这话说得,那还不让人说说了。”

“人家大人们的事儿,跟咱挨不着,还是好好想想咋挣点钱把这个冬天过去吧。

唉……最近土匪闹的越来越厉害,钱不好挣喽。”

“可不是,街面上要饭的也多了,再挣不着钱,我也得像那娘俩一样街上要饭。”

“瞅着真可怜啊。”

“可不是,真是造孽……”

……

他们口中的乞丐娘俩,正坐在街角盯着过往的行人。

中年妇人脸上满是脏污,看不出相貌。

她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童,一双眼睛却很有精神。

那孩童样子极惨,双臂和双腿都空荡荡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瘦弱的小猫,瘦的只剩下个脑袋。

而且小脑袋还一顿一顿的晃荡,仿佛下一秒就会虚弱的死去。

妇人时不时的干嚎两声,在冷风中飘荡。

这时,一行人出现在街口,瞬间吸引了满街人的注意。

为首的是一个妙龄少女,相貌秀丽雅致,气质端庄娴雅,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更惹人注目的,是她身上穿着的一袭孝衣。

要想俏,一身孝。

配上她微红的眼眶,略显憔悴的容颜,更加衬的她清纯可人。

力巴和闲汉们顿时呼吸急促,一个个张头瞩目。

“这小娘们儿谁啊,咋跟仙女儿似的。”

“还能是谁,张家三小姐呗,咱嫩江第一美人儿。”

“看这样子,她家里出事儿了?”

“听说是张二少爷死了。”

“这么年轻就死了,咋说没就没了?”

“哎,谁知道呢……”

……

张三小姐低头赶路,心中满是悲凉。

二哥的死让她根本无心想其他的事情,整个脑子混混沌沌。

家里的环境压抑的让她完全无法待下去,只能借着买东西的名头,带人来街上转转,缓解一下心中的憋闷。

感受着脸上刀子一样的冷风,她眼角的泪珠也在不停的打着转。

一阵悲凉的哭声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呜呜……求求好心人施舍点吧……”

她抬头一看,正好看见了那对乞丐。

小乞丐凄凉的样子让她的心跟着抽搐起来,眼泪也跟着滑落。

中年妇人哀哀哭泣:

“我们娘俩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求求各位了,好人有好报……”

张三小姐轻轻擦去泪珠,声音柔软:

“秀儿,拿上十块银元,去给她们两个送过去吧。”

秀儿眼睛瞪圆,惊呼出声:“十块……小姐,是不是太多了点。”

“不妨事,就当是……当是给二哥积福了。”

秀儿无奈,只能从随身的荷包里面点出了钱,交给了自家小姐。

那中年妇人看着银元泛起的微弱光芒,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连抱着孩子的手,都紧紧的跟着颤抖。

“谢谢,多谢好心人,你们一定长命百岁,大吉大利……”

祝福话一连串的从她的嘴里面喷涌而出,她双膝跪地往前挪动。

张三小姐刚刚伸出手,她的手掌已经迫不及待的扑过来,像是要抢一般。

张三小姐像是受到了惊吓,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中年妇人眼里只剩下了那十个银元,就像是马上要抓到猎物的野兽,眼睛都泛起了红血丝。

就在她要拿到银元的一瞬间,她的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黑影。

再看张三小姐的手掌,已然是空空荡荡。

中年妇人傻了。

张三小姐只感觉手里一凉,银元便没了踪影,她下意识回过头,突然怔住……

她看见了一双眸子。

这双眼睛,初看好像宝石般璀璨,可细细看去,又像大海般深邃,直让人想要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呀……”

她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轻呼,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他相貌俊秀,脸上带着一丝慵懒洒脱的笑意。

虽然是深秋,可是看见那笑容,就像是回到了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暖春。

张三小姐羞涩低头,可那中年妇人却没有被相貌迷惑,她紧紧盯着年轻人手中的银元,恨的怒火中烧!

“那是我的钱,还给我!”

年轻人轻巧的避过中年妇人的手掌,笑容玩味。

“还没到你手里,怎么就成你的了?”

“这是人家小姐可怜我,给我的!”

“可怜你?你有什么好可怜的?”

年轻人轻飘飘的问题却让中年妇人僵住,她也不知该从何说起,难道施舍乞丐也需要理由。

“我看,你比这街上大部分人过的好的多!”

年轻人面容一整,笑容也渐渐变冷。

“你的衣衫虽破旧,可却是上等的好料子,里面更是缝上了一层薄棉絮——谁家的乞丐能穿的起你这么好的衣服!

还有你的手,皮肤光滑,连个茧子都没有,就算是大户人家的下人也赶不上你这样养尊处优。

人家都在靠劳作换钱,你呢?

至于你的孩子,就更过分了……”

年轻人的目光更加锋锐,里面慢慢生出了丝丝杀意:

“你穿着棉衣,可孩子却衣衫单薄,连风都挡不住!还有这里……”

他出手如电,将孩子的衣袖掀开。

“他的四肢,明显是被人砍断的!

哪个母亲舍得自己孩子受这样的苦!

你分明就是个拐子,将孩子拐来又祸害成如此模样,再带出来沿街骗钱,你说……你这样的祸害,该不该死!”

中年妇人愣住了,她没想到竟然有人将她的底细和盘托出。

“你是谁!”她下意识的问。

年轻人一声冷笑,蓬勃杀意冲天而起!

“在下高惊雷,黄泉路上,别报错了我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