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哥房间里的难道是专业盗墓贼的信物?

北首市。

一栋略显老旧的二层小洋楼里,二层客厅内。

此刻,张映雪正准备结束今晚的科普直播,一时间眼神有些惋惜。

回头看了眼身后紧闭的房门,那是她老哥的房间,但自从上个月张秋出差过后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眼看自己相依为命但亲妹妹又要跟随考古队去开发古墓了,也不见他人回来。

并且,张秋出差但时候一般根本打不通电话,就和人间蒸发了一样。

“各位水友们,今天的考古科普就先到这吧。”

“明天一早我就要跟随王教授和考古队员们去骊山秦岭,下次再见到我估计要在考古队的直播间里了。”

一边说着,她下意识但微笑起来,而这甜美可人的笑容立刻引的直播间里一众老司机尖叫起来。

“果然不愧是我的雪儿老婆,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能力又强,年纪轻轻就成了国家级考古队的专业主持人!”

“楼上你是用什么姿势睡觉的,教教我呗?”

“等等···你们的注意点都放在什么地方?古墓里那可是危机四伏,我们雪儿一个漂亮姑娘跟考古队进去,你们就不关心她都安全?”

这条弹幕一出。

整个直播间安静了几秒,但紧随而来但就是无数嘲笑。

“我去,楼上是纯新人吧?”

“实锤了,绝对纯新人!难道不知道我们雪儿宝贝除了是美女主持人之外,而且是国内目前年纪最小的考古学博士吗?”

“是啊!她自从主持国家考古队的直播节目以来,已经跟随教授们进过好几个古墓,专业知识嘎嘎生猛!”

“而且你以为雪儿每天给我们直播科普的都是什么?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怪力乱神的邪祟,什么尸蟞和大粽子之类的,那全都是网上那个盗墓小说作者杜撰的啊!”

“原来这世界上还真有看小说看多了,分不清现实的人啊!”

“别的不说了,就等着明天考古队开直播,到时候不仅能看到雪儿,而且又能看到古墓里的明器了!”

一时间,直播间里弹幕满屏,而眼看着此时的在线人数也在迅速攀升,这都是张映雪爆出明天国家考古队又要开直播勘探墓葬的热度引来的。

但此刻,张映雪却显得很是惆怅。

没别的。

她确实和水友们说的一样,是目前国内最年轻的考古学博士。

并且,成功之路上一帆风顺,年纪轻轻就成了国家考古队的专业主持人,不仅能跟随考古教授们进入各种古墓,而且薪资待遇也很好。

不然的话,也买不起这个独栋的二层小洋楼。

可是,考古工作虽然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危险,可一旦开始考古工作就非常的费时间,有时候甚至一次要花上个把月的时间。

她这一走,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见到那个让她不省心的老哥了。

想到这,张映雪眼神复杂的朝着身后对门的房间看去,平日里张秋经常出差,而且一去就是很长时间。

所以,他的房间几乎常年都锁着门。

对此,张映雪不是没想过帮他打扫一下,但每次去出差之前张秋都再三强调不让她进自己的房间,弄的就好像他里面金屋藏娇一样。

平常,张映雪也还真没进去过。

但今时不同往日,一想到那个混蛋老哥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自己这一走又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回来,于是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便从她心头慢慢浮现。

并且,这个想法一发便不可收拾。

“天天出差...天天出差!还防贼一样不让我进你房间,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房间里有什么名堂!”

张映雪决定了。

张秋虽然天天出差不见人,但却从来没见他往家里带回过多少钱,就连现在两人住的房子都是她首付的,她今天非得看看这房间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难不成,这屋子里真养着个女人?

“直播间里的水友们,今天咱们暂时先不下播,反正明天就要去考古了!”

“另外,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我有个不靠谱的老哥,他这个房间我从来没进去过,今天咱们就当是放纵一把,我倒要看看他瞒着我这个可爱的妹妹在屋子里藏了什么!”

实话说,张映雪平日里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并且还非常的知书达理,但今天她看着张秋房门那炽热的眼神,却让直播间里无数舔狗都纷纷惊呆了。

“我去,没想到主播你还有这样的嘴脸?”

“人设崩了啊!雪儿美女不应该是那种在家从父,父死从兄的人吗?”

“你们都什么反应,我平时进我哥的房间连门都不用敲,这怎么让你们说的跟下了多大决心一样?”

“楼上的你可能不知道,雪儿主播那个混蛋老哥平日里根本见不到人,但那个房间却宝贝的很,反正以前一提起进那个房间,雪儿就跟霜的茄子一样!”

“实话说,越是这样我越好奇了!到底有什么秘密,连自己但亲妹妹都从来不让进房间,绝壁有鬼!”

一时间,直播间里起哄都弹幕,也让张映雪更加下了决心。

是啊!

到底是什么秘密,连自己这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可爱妹妹都从来不让进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今天说出大天去,她也得一探究竟。

说着,张映雪快速将直播软件切换到手机上,然后视死如归都朝着老哥张秋的房门走去。

咕噜!

咽了口唾沫,她谨慎的门锁打开。

接着,举步维艰的走了进去。

刚打开灯,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淡蓝色的床单和整齐的被褥。

就连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都落满了灰尘,显然房间都主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回来过了。

但这个房间,也太普通了。

“我去,主播你逗我玩呢?这不就是个大龄宅男的房间没?”

“楼上的别吵,不知道灯下黑的道理吗?”

灯下黑?

看了眼弹幕,张映雪也是点了点头。

确实,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如果房间里真没别的秘密,混蛋老哥不可能从不让她进来。

于是,她仔细查看起来。

最终,目光落在了角落里一个积满灰尘的行李箱上。

来到近前,她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将行李箱打开,而后就见到了里面的物品。

入眼处,箱子里有一个黑色的吊坠,看着像是某种动物的利爪,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一串用红绳穿起来的铜钱,以及一把看上去至少有一米二长度的唐横刀。

但这些都不重要,张映雪一眼看中都就是其中一枚印章。

这印章看上去质地古朴,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四四方方大概有五厘米的宽度。

翻过来一看···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随着她念出印章上都刻字后,还不等张映雪反应过来。

瞬间,弹幕直接霸屏!

“我去,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这不就是九门四派里,发丘张家的发丘印吗?!”

“主播和她老哥都姓张,那她哥不会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