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话:苏醒

  • 守护心宫
  • 亦初影
  • 2176字
  • 2022-06-17 08:14:10

暗魔军的基地似乎并不近,大家被封了魔法,捆住了手脚,在车上度过了好几日。

不知在颠簸的车厢中过了几日,终于车再次停下时,所有人都被黑布蒙住了眼睛押下了车。

等视线再次恢复,已经被押入了牢中。

“放开我!”少年拼命的挣扎,奈何最终还是被压着他的两名暗魔军丢入了牢中,大家并没有关在同一处,而且一人一间单独的小牢房。

这里光线昏暗,空气燥热,进来没多久就已经有一些富人受不了了。

“我女儿受伤了,求你们先帮她处理伤口!”星愿国国王还在哀求这些冷血的人。“你们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的!”

值班的暗魔军听后哈哈大笑,依旧是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可恶!”少年一拳捶在铁柱上,从手骨上传来的疼痛也无法压制他的愤怒。

“你是、南宫夜?”而在他对面一排的牢房中,关着的人中正有叶纯。

“嗯,是我。”南宫夜最先也不清楚为何被他们带来这里之后就恢复了原型,不过现下想来,虽然这里的环境恶劣,但空气中布满了魔法分子。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里有极大可能性就是仙境,或者是另一个同仙境一般充满了能量的区域。

“你恢复了!”叶纯惊讶的捂住了嘴,南宫夜的真身除了初次见面时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嗯。”精灵的心中充满了烦躁,他又锤了下这坚固的牢笼,颓废的就地坐下。

这里正是暗魔军在仙境的老巢,暗影押人回来后正好跟残洛打了个照面。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捡漏了。”残洛语气不善,他和暗影一直不对头,此次这批人的来历他自然早已知晓。

“这可不是捡漏,谁带回来的就是谁的。”暗影的唇角勾起一丝玩味。

二人擦肩而过都未做停留。

被关押在这里的待遇并不好,牢笼中不见太阳,只有忽明忽暗的蜡烛光。时间的流逝也变得漫长,他们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都被收走,无法知晓时间。那些暗魔军偶尔会给他们扔几个熟烂透的不知名果子,连一粒米都见不着。

开始这些富人根本受不了,到后来只要是吃的他们就都能咽下去。

星铃公主额头上的伤也渐渐好了,现在还有不小的一块结痂,只怕以后要留疤了。

在这里他们得不到任何有关外界的消息,不知道现在星愿国无主,变得怎么样了。

“听说了吗?那异王又来找咱魔君借人了。”这天刚刚换班上来的几个暗魔君闲聊了起来。

“魔君这段时间不是不在吗?”

“是啊,所以就直接从三位大人手中拿人了。”

“灵族那异王不是消停了多少年了吗,我都快以为他们已经灭绝了,怎的又出来了?”

“可不是嘛,这三天两头的过来要人,再过几日恐怕就要挑残洛大人和暗影大人养的那批暗魔军了。”

他们聊的话关押在周围的人都能听得到,不过这些都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无法从中得到对自己有利的信息。

聊到后来,一暗魔军叹:“这雨再不停咱这都快淹了∽”

整个仙境上空笼罩的雨幕依旧没有谢场,这浩大的雨势甚至都想把炎狱峡谷淹一淹。

一时间仙境各处都在抱怨这雨下的没完没了,可即使找上门了水族依然无视,水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最终大家一致推举叶殿下和炎殿下去理论。

一路上叶宇彬始终与烈訚砜保持着距离,他可不想挨着个大火球引火烧身。

“走快点。”

那边叶宇彬还在心里抱怨着烈訚砜的各种不好,烈訚砜见他慢吞吞的落在后面面无表情的催促了一声。

烈訚砜心中也不快,雷雨天他从不出门,若非是要去给阿水讲道理,他绝不离开炎狱峡谷半步。

“哦。”叶宇彬不情愿的加快脚步。

这样不好的天气二人的座骑也不愿出来,而且念幽林外千米内不得飞行,无奈二人只得步行。

水夜灵域。

灵域内的中心湖水面正中央此刻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内的水流并不急促。

中心湖四周,大部分的水仙子都围了过来,每个仙子都神情严肃,注意力集中在漩涡上。

不知过了多久,水柱从漩涡中喷涌而出,一时间水花四起,在水底,渐渐的有一团黑影被水举了上来。

那团黑影越来越清晰,至最后露出水面,是一个裸体少年,白皙的肌肤、修长的身形、完美的容颜,因水浮起的蓝色长发长于身,他仿佛是一位艺术家完美的艺术品之一。

与此同时,冲洗了仙境多日的大雨终于开始转小,原本豆粒大的雨滴,此刻如细毛般密集刮下。

那如同小毛刷般密集的睫毛轻轻颤了几下,少年终于睁开了双目,蓝色的眼睛如同这湖泊般纯净。也在他睁开双目的那一刹,喷涌的水柱以及水漩涡瞬间停止,少年的身子也没有了依托直接向下坠去。

一道蓝色的身影瞬间冲向他,捧住了少年。

待落地后,水无痕的怀中稳稳的接住了他神圣的殿下。

霎那间所有水仙子单膝跪下,一时间恭敬的声音响破灵域又整齐:“恭迎殿下回归!”

众仙子中也包括一直露面的“水殿下”。

“殿下。”水无痕踩在水面上,轻轻的将自家殿下放下,用自己的外套裹住了殿下的圣体。

水族唯有他被赋予资格触碰殿下。

“水无痕。”少年唤了一声,声音略带沙哑,似乎在确定眼前之人的身份。

他动了动身体想起来,却发现无法控制好四肢,锋利的眉头微皱,水无痕也看出了殿下的不便,小心翼翼的将殿下扶起:“殿下刚刚苏醒,难免有些控制不好现在的身体。”

“嗯。”少年哼了一声,将全部重量都靠在了水无痕身上,虽然歪着身子却也不难发觉他要比身形高大的水无痕还要略微高些。

歪头间,又注意到了跪下的“水殿下”,那身着打扮似乎就是自己的衣服,他又唤了声:“风雨轩?”

“殿下。”水殿一下抬起头,目光正与少年对视。

“面具摘了。”少年命令道,似乎是因为才从长眠中苏醒的缘故,气息有些微弱。

刚刚抵达水夜灵域外的两位殿下发觉雨势变小有些诧异。

“雨变小了。”叶宇彬伸出手感受了下伞外的雨势。

“走,进去。”但是该教导的还是要教导,烈訚砜径直向前走,叶宇彬跟在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