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话:其他的魔法使

  • 守护心宫
  • 亦初影
  • 2108字
  • 2022-05-03 10:22:33

“啊!”慕容九灵从高空坠落。只记得自己明明是爬到了树上,现在却是从楼上摔了下来,一瞬间大脑被恐惧占领无法思考。

可认知中的粉身碎骨并没有到来,一双手接住她,将她拥入怀中。

藤树缠住了云焕的腰。

“你!”云焕惊讶的望着她,渐渐地声音有些嘶哑,眼中也有泪花在闪烁。

九灵有些惊魂未定,小心地抬起头对上云焕的目光:“大、大哥哥。”她的异色瞳不明的让云焕触目惊心。

二人安全的落到地上,树藤缩回。云焕将她放下:“下次别爬树上了,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面前的这个小女孩竟与自己的故友孩童时长的一模一样!

九灵稍迟疑,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带着警惕还是回了:“慕容九灵。”说完转身跑走,还回头望了下云焕。

“太像了。”云焕愣着,这张脸跟她一模一样,连身上的味道也无二,是她……不对,她不是小孩子,而且那双眼睛,不会是她。

“喂!你倒是先上来给本王松开啊!”上方,传来叶擎的喊声。

云焕望向上空,他和叶擎训练前便已开了结界,这期间结界并无异动,看来是才设下结界的时候就把这个女孩罩了进来。

男生宿舍357,九灵踮脚去拧把手,再轻轻合上门。

“去哪了?”慕容劼栎头也不回个,打游戏打的正激烈。

“不告诉你。”慕容九灵轻哼,去爬一张靠窗的床,再加把劲就上去了。本来今天就是因为生气所以大晚上的才在外面瞎转悠的。

啊冽?

突然被抱到床上。扭头一看是她哥,哼道:“不要你帮忙!”

“啊~快睡觉,马上十点了,被查寝的发现明天我可就惨了。”慕容劼栎打着哈欠靠到自己床上。

“略,胆小鬼,想打游戏还怕被爷爷打。”

“我就怂了又怎样?”眼看又要扛上了,突然有脚步声走近,劼栎立刻熄灯安静下。

九灵翻了翻白眼,侧身睡下,又想到那个救她的大哥哥,当时救她后他们好像是悬浮在半空中,好奇怪啊。

不想了,睡觉。

第2日,

叶纯弯腰系着鞋带,冰若也将作业收拾好。

“快一点,还有二十分钟,吃完早餐就去班级。”冰若提醒道。

“哦。”叶纯也忙把作业理好,匆匆同伊冰若又出去。

叶纯她们还未出宿舍楼便迎到了娵筵和南宫夜。

“三号楼天台,我们去看看。或许……会有收获!”娵筵说道。

“你是说学校里有别的学生也拥有魔法?”叶纯貌似听懂了。

“嗯。”南宫夜点头和娵筵带她们朝综合楼跑。

黑月娵筵提醒:“空中的能量流动你们或许能感觉到。”

转身走上最后一层台阶。夜以幕抱着资料从办公室出来,望了她们一眼。

天台上风有些大,叶纯和冰若抱紧作业,夜和娵筵也缩在她们肩上。

“那边。”娵筵示意她们看对面,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相对而坐,一个身着北海紫色系列校服,另一位身着洁白的莲花长裙。

“他们在于什么?”叶纯问。

娵筵叹了口气,摇着头:“这两位可能是中阶的,他们应该是在另一个空间中以灵交战,达到的损害目前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有结界,学校不会使破坏到。”南宫夜补充。

三楼天台,六月雪微皱眉,鲜血从嘴自流出,睡开双目,”时间,你放弃吧,我不会交给你的,”

被唤做时间的少女睁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事情没有解决我是不会离开的,头次有人敢在我手里夺取时间。”

“不要太高看自己了,时间。你很清楚,如果我认真起来你不会有益处的,时间公主这个称号,也着实可笑。”六月雪笑道.

“你……住嘴!”时间凝聚力量打向他,六月雪并未躲,又一口鲜血吐出。

“你,你为什么不躲!”

“公主,你身后有人啊,坏人还得由你来做。”

“他受伤了!”叶纯一惊,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

时间余光一瞥,看到了叶纯她们。

“算你狠。”消失了。

“呵。”六月雪冷笑,跌跌撞撞从天台离开。

“他好奇怪。”娵筵心中疑惑。

“你们在这做什么?”门被打开,夜以幕上来了。

“!”怎么会有人来?!

“还有五分钟就早读了,鬼鬼祟祟的上来做什么?”夜以幕继续问。

“我们……”完了。

“两位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吧。”

夜以幕是现任学生会会长。

“这个、学长……”

“我们不是有意要迟到的。”

“不管是不是有意都是不对的。”夜以幕没有要放过的意思。

“我靠,这个人想干什么?!”南宫夜不满道,光看这人的脸就超不爽了。

夜以幕似乎没有注意到叶纯肩膀上在说话的小布偶,说道:“正好今天下午新到一批资料,你们去帮忙搬回学校,就作为惩罚了。都叫什么名字?”

“我去,罚你们干事!”南宫夜大呼小叫。

“快闭嘴。”娵筵低声呵斥。

“叶纯。”

“伊冰若。”

“好,下午校门口集合。”

午间,端着午餐坐在树边的石桌边。

“emm......下牛还要下山。”叶纯咬着调羹。

“倒霉碰上学生会会长,谁知道顶层是学生会的。”冰若叹气,“快些吃吧。”

南宫夜在石桌上滚着:“上学真烦。”

“是他。”娵筵看向一边,那里站着的白色短发男生正是六月雪。

“他的头发跟雪的颜色一样,真好看。”叶纯赞叹。

六月雪转身,正好看到了叶纯她们,立刻回头离开。

“哎!”

“别喊!”

娵筵让叶纯站住。“现在还不如是敌是友,不要和他离的太近,有危险我和南宫夜目前可还不能保护你们。”

南宫夜呆望着六月雪离开的方向,那家伙能量的气息跟笛一样,很纯净。道:“我想他应该是好的。”跟他的笛一样的人,不会是反派的,一定。

“这种事可不能凭感觉。”娵筵冷望南宫夜一眼。

“好了,等会儿还要去学生会。”冰若说道。

“谢谢你们,六月雪突然出现在冰河身后。

“小心!”

“别紧张。”六月雪开口安抚。“我没有恶意。谢谢你们今天上午帮了我。”露出如雪后开春般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