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话:和灵族的契约

  • 守护心宫
  • 亦初影
  • 2164字
  • 2022-05-25 08:10:48

砄梦迷峡

脸肿的跟猪头似的的忧灵优爬到慕容九灵面前:“大、大王,我错了,我们缔结契约吧!”

他脸肿的实在是厉害,这会儿恳切的求着慕容九灵。果然不能低估任何一个人,对方虽然外表是个小孩子,但灵魂起码一千岁以上了,而能力他刚才也见识到了。

慕容九灵还有些未从刚才的场面中缓过神来,有些懵懂的看着忧灵优:“契约?”她记起自己似乎和令庭沐也有个契约,一想到令庭沐,她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这会儿她才想明白,自己是令庭沐带过来的,那仙子只不过是令庭沐的下属,是要听令庭沐的话的,怎么敢动手伤害她。所以,是令庭沐让她过来害自己的。

想通这一切,慕容九灵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她真的很信任这个凭空出现的大哥哥,可对方却不是个好人。

“怎么又哭了?”忧灵优不明白的看着她,此时他脸肿的厉害,声音也有些变样。

这一问不要紧,慕容九灵放声哭得更厉害,忧灵优一时没了辙,他还没哄过小孩子,没办法,只得不停的说些好东西,告诉慕容九灵只要她不哭他就都给她。

这不小的哭声很快也将被震晕的黑月娵筵吵醒了,他揉着发痛的后脑勺看向哭声的来源处。

目前看来慕容九灵暂时应该也没危险,只是为什么她也会来到仙境?虽然在学校里只见过这个小女孩几次,但娵筵记住了她的样子。

想到自己目前还用不了魔法,这块是开阔地带不易隐藏,他忙俯下了身子。目前还不知对方的实力,但绝不是自己这个被封印力量的精灵能对付的。

慕容九灵哭够后,坚定的看着忧灵优:“我要和你缔结契约。”

“我们灵族只能缔结生命契约,将灵魂绑在一起,永远不得分离,你确定吗?”

他说完后有些后悔,对方应该还算是个小孩子,自己说的这些她不一定能懂。

“生命契约是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对吗?”慕容九灵问,她急于求证:“永远都和我在一起,不分开,对不对?”

“呃……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忧灵优点头,生命契约只有生命逝去后才能自动解除,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二人也因此可以感应到对方灵魂的存在。

“那我要和你用生命契约!”慕容九灵郑重道,她似乎是在赌气,因为令庭沐对她的抛弃,但小脸上又十分认真。

她问的这些问题,一定是怕再次被抛弃吧。

“那以灵魂起誓,我灵族第一美男忧灵优勉强愿意同和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缔结契约!”忧灵优抬着猪头脸傲娇道,此刻他肿脸的样子实在是要比先前奸笑时要顺眼多了。

“你只要和我一起念就可以了。”忧灵优握住慕容九灵的手,将人拉到怀中,手心放在自己的心口上,认真道:“你叫什么?”

“慕容九灵。”

“以灵魂起誓,我,忧灵优,愿意与慕容九灵缔结契约。”

“以灵魂起誓,我,慕容九灵,愿意与忧灵优缔结契约。”

在一瞬间两人身上的所有伤痛和不适被一扫而空,前所未有的舒适感袭卷全身。

二人体内两颗光球飞出融合到了一起,发出耀眼的光芒,最终凝聚成一颗水晶般的圆球落下。

“这……”忧灵优惊讶的望着契约物,又看着自己刚有的主人。

这是最纯净的能量!

突然间慕容九灵的瞳孔猛然间缩了起来,她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头。

“慕容九灵?怎么了?”

周围的一切在渐渐的淡化,连忧灵优的声音也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慢慢的尘封的记忆同潮水般淹没了她。

她因痛苦而抽搐着身子,勉强扯住忧灵优的领口,她抬起的脸色惨白,全是冷汗:“帮帮我!杀了她!”

……

忧灵优在这儿临时建了个屏障照顾已经昏迷的慕容九灵。

黑夜降临,慕容九灵在忧灵优的披风下度到了这几日第一个不冷的夜晚。

“喂,我说、你打算在旁边看到什么时候?”忧灵优出声问道,火光映亮了他的脸庞。

黑月娵筵闻言这才现出身。

他也是有些急了才从峡谷中离开的,也算是在砄梦迷峡外围的那一层白雾中迷了路。后面再发生的事,也就是看到慕容九灵了。

“你是想离开仙境?”忧灵优挑眉问他。

“嗯。”砄梦迷峡内居住区的生活虽好,但终究不是他想要的。

“哎呀呀∽”忧灵优手指把玩着慕容九灵的细发,悠悠叹着:“住在梦殿下那,也算是能安逸一辈子,仙境还比不得地球吗?”

还不待黑月娵筵回话,忧灵优就自己回答了自己:“哦,地球那地方灯红酒绿的,爷也呆过,确实很诱人。”

“你到底能不能带我离开仙境?”娵筵有些不耐烦了,但面上不显,若这精灵能带自己回去自然是不能闹翻。

忧灵优看向了昏迷中的人,娵筵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我刚和她结了契约,以后去哪全看我这个小主人的意愿,她要是想去地球那到时候我自然可以捎上你,不过她现在还没醒。”忧灵优语调一转,笑眯眯地表示自己目前不能。

黑月娵筵沉默不语,不过好在目前有了一丝回去的机会。

只是到了半夜慕容九灵发起了高烧,二人有些手忙脚乱,因为都不会治疗魔法。

“如果不及时退烧会脱水中毒的。”娵筵提醒他。

“哎呀,我哪懂这些!”忧灵优也急,先不说他被困在砄梦迷峡有万年以上,就在那之前自己似乎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还是娵筵想起来一些方法,让忧灵优把慕容九灵湿掉的衣服脱掉抱在怀里暖身。

只是第一步就让精灵犯了难,九灵是个小女孩,而他们两个都是男的。

忧灵优迟迟下不去手,再怎么说都不能扒小姑娘衣服吧。

“又不是全脱!”娵筵微微红了脸催促他,自觉的撇过脸:“起码你还是她的精灵,先把她裙子换下来,用披风裹好抱着,只要捂出了汗退烧了就好了。”

终于还是以慕容九灵的健康为先,脱掉又湿又凉的裙子草草用自己的披风一裹,搂进了怀中,忧灵优还特地将胸前的几颗扣子解开,让九灵贴的更暖和些。

娵筵将目光转回,面前的忧灵优已经卸掉了那一身金红的铠甲,全然不见先前的魔王样,干净的像个人类少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