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话:被封印的精灵

  • 守护心宫
  • 亦初影
  • 2475字
  • 2022-05-24 08:10:29

周边的雾气越来越大,越往前走视线也就越模糊。

慕容九灵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脚下松软的泥土印下了一串小脚印。

她刚进入这片领域,就已被不远处的一个仙子发现。

本该待在圣光殿的她此刻在仙境中逃亡,事情大概是从两周前开始,她又开始一整天一整天的见不着令庭沐一面。

反正她也习惯了令庭沐对自己的敷衍,没有像原先那样总是吵闹着要见他。

但,一天夜里应月进到了她的房间,虽然无任何声响,她依旧是惊醒了。她深知这个仙子不喜欢自己,果然,这夜她来这里是要除掉自己!

或许是因为和令庭沐有契约的缘故,她在误打误撞中使出了魔法,也靠着这个逃出了光影谷。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只知道自己一定不可以停下来,那个仙子一定还在找自己。

天慢慢暗了下来,刮起了风。慕容九灵紧了紧身上的公主裙,她抬头望向天,心中思索着今夜自己该在哪里休息。

她已经逃出来几天了,这儿的夜晚总是格外的冷,就算一时找到个舒适的地方,她也不敢久留。

一个才5岁的小孩子面对这一切早该被吓哭了,而她却还能够冷静的拼命为自己寻活下去的机会。

黄豆粒大的雨滴一颗颗的打落在大地上,接着似乎被一盆泼出,越下越急。

慕容九灵连忙寻避雨地,最终缩到一片巨叶下,是一朵花根上弯下的叶子,这叶子足足有两个她大。不过单薄的叶身依旧随着落在它身上的雨水而一点一点,依旧随着肆虐又调皮的风而一摆一摆。

她缩身在这叶下,抱住了双臂,脸上挂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珠,刘海也因雨水而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在远处的那个仙子单手一挥,一个屏障自他头顶支起,他依旧只是漠漠的看着慕容九灵这边。

雨不知下了多久渐渐转小转停,但这儿的雾气依旧没有散去。

“啊嚏!”她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手臂,淋湿的衣服让她有些不舒服,再加上时不时吹来的风,实在是有些冷。

“喂,小妹妹,这边。”白雾中,一个声音响起,慕容九灵抬头寻声望去。

“往前来,往前走几步。”声音诱导着慕容九灵向它那儿过去。

慕容九灵走了一小段路才发现声音来自一个绿色的花苞。

“对,我就在这里,帮我打开好吗?我会报答你的。”声音继续说着。“我是个好精灵,你把手伸过来好吗?这样就可以把我救出来了。”

慕容九灵克制着寒战,哆嗦的问道:“是好的怎会被封在这?”

“这里是梦殿下的砄梦迷峡,我当时并不知道,误入了这里。”声音渐渐染上了忧伤。“我已经被关几万年了,你救我出去好吗?这里很乱,你也需要个人来保护。”

“你很厉害?”慕容九灵伸头试探的问。“那怎么被关在了这里呀?”

“我是少有的灵之精灵,你就救我出去吧,我可以当你的精灵!没有任何怨言的。救我出去!”几近是哀求的语气了。“这里很乱,之前当然也有很多仙子和精灵经过,但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他们,他们完全可以在外面杀了我的。我能看到你的灵魂很纯洁,我、我愿意相信你!”

慕容九灵对他说的完全不懂,毕竟她也才只有五岁而已。

“那要怎么样才可以放你出来?”九灵问他。

一见小丫头愿意帮忙,他瞬间精神了起来,忙指导:“也不难,你只要握住这朵花苞就可以了!”

“那好吧。”慕容九灵靠近踮起了脚尖,将小手伸过去:“那你出来后也要帮我的忙哦!”

“没问题没问题!”这个时候被困在里面的人自然满口答应,总之先出来要紧。

慕容九天的小手刚刚握上花苞,一丝魔法刃瞬间切破她的手指,她吃痛的立刻缩回:“呀!”

“谢谢了小朋友。”声音中透露着掩饰不住的喜悦,鲜血被吸进了花苞中,花苞渐渐裂开,从内发出红光。

破碎的一瞬间:“我自由了!”一个貌似魔王装扮的少年从中跃出。

空气是那么的清新!阳光是那么的明媚!虫叫也变得十分悦耳!他忧灵优终于自由了!

落地后目光四下扫了扫,才将视线落在面前的慕容九灵身上,少年略带点迷茫,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这么小!”

“原来是个小屁孩啊。”忧灵优突然间发出大笑,他夸张的捂着腹部狠狠的笑了一番,接着拎小鸡似的将九灵拎起,奸笑道:“你救了我呀?”

慕容九灵着实被他这副模样吓到了,一时没敢吱声,有些害怕的看着他。

忧灵优打量着手上脏兮兮的小孩,摸着下巴道:“脏是脏了点,不过灵魂挺干净的,味道应该不错。”说罢,一只手插在腰间,跟提背包似的将慕容九灵拎在背后,哼着小调向前走,心情好极了。

但忧灵优不知道,身后还有一个精灵跟踪着自己。

她这下也反应过来才从虎穴逃走又入狼口,眼泪一颗颗的从眼眶中落下。

若不是令庭沐把她带到这个地方,她又哪里会被那个仙子讨厌。又怎么会逃跑好几天,又冷又饿的,跑的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现在又被这个奇怪的人抓住,还要把自己吃掉……

她越想越委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似乎都是令庭沐。

忧灵优带她走出了砄梦迷峡的边界,白雾也止于此。又走了一会儿总算停在了一个他目前感觉还算安全的地方。

将慕容九灵放了下来,也不嫌脏的手上粗暴的给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哭什么哭,哭起来可丑了。”他说。

慕容九灵哽咽的问:“你是不是要吃了我?”她哭的一直在打嗝,身子一颤一颤的。

忧灵优摸摸头安慰道:“等我把你的灵魂吃了你就解脱了,就不会害怕了。”忧灵优也算是个长相清秀的精灵,这会儿的他很有亲和力,只要不做夸张的表情就不会那么渗人。

他又有些好奇的看着慕容九灵,说来也奇特,这小丫头的身上有两个灵魂,但灵魂的年龄可没有一个是小朋友。

不过这又没有什么关系,他不挑食的,况且对方其中的一条灵魂极其的纯洁,这可是难得的美味!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尝到这么可口的食物,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他迫不及待的就要动手:“现在就来帮你赶走恐惧吧!”

“不要!”慕容九灵忙伸手去挡。

躲在暗处观察的黑月娵筵也冲了出来。

这时一道白光乍现,慕容九灵额头间闪烁着一个印记,以她为中心,将周围一切冲上来的物体震飞。

……

“糖葫芦儿~”“豆浆!”

一个繁华的小镇,刃、呇、南宫叶正咬着糖葫芦儿逛街在。

南宫叶突然停下,糖葫芦落在地上。

“宫叶,怎么了?”呇拍了拍好友关切的问道。

“慕容九灵……”南宫叶有些失神。

是他给慕容九灵下的保护咒触发了。

“呣?”呇歪头看着好友不解,还想再问些什么南宫叶却摇了摇头。

“没什么,继续逛吧。”

“好。”

罢了,他又何必去执着一个已遭遇不测的人,保护咒也只能触发一次,他现在所处之地离北海学院相差甚远,赶回去了也救不了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