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九十年代的苗疆蛊
  • 重返1990
  • 小丑鱼
  • 2057字
  • 2022-04-29 10:22:16

否则,失败的那天,都是他所承受不起的。

只见孙鑫的意识猛的缩动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提前下手,否则sk集团一旦改变足意,就为时已晚了。”

孙鑫的眸子中带着些许的害怕和不安,他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扬生犹豫再三,沉声说道:”老板,我们这么做,万一要遭到那些股东的抵制……

扬生话音未落,孙鑫咬牙切齿,冷哼一声公司的这些股东无时无刻都在追名逐利,勾心斗角。

有他们在,公司想要长远发展,也绝不是一件易事。

孙鑫眉峰一蹙:”你尽管放心吧,我自由分寸。”

就在这个时候,孙鑫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妻子林沐然打来的电话,孙鑫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接通了电话。

谁能想到妻子的一句话,竟然传来了惊天噩耗,原来孙鑫的女儿旧情复发,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般让孙鑫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他催促着扬生用最快的时间把自己送到医院。

扬生见状,也是猛挂六挡,一脚油门下去,汽车顺势窜了出去。

良久之后,孙鑫来到了女儿治病的医院,在医院走廊的尽头,孙鑫看到几名医生围在自己女儿的床旁,仿佛在向死者告别一般,其妻子林沐然抱着自己女儿,痛哭流涕。

见到这一幕的孙鑫险些瘫倒在地,他踉跄几步跑到了女儿的身旁,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原本悬着的心暂且落了地。

只是一眼,孙鑫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并没有死,只是暂时性的昏了过去,而这些医生却判定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亡。

“我女儿怎么了?你们为什么不救她?”看着面前这些无所事事的医生,孙鑫一声怒吼道。

“这位先生,你的女儿已经被判定为死亡了,还请您节哀顺变啊!”从众多医生队列中走出来一人,沉声说道。

“你们在胡说什么?我的女儿只是暂时性的昏迷,你们竟然说她死亡了,你们这些医生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听到自己的话令这些医生无动于衷,孙鑫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对着这些医生释放着自己的怒气。

孙鑫的话让在场的医生义愤填膺,还是那位医生说道:“这位先生说的话有些过了吧,我们毕竟是医师,救死扶伤的是我们分内之事,尤其是判定患者死亡,我们岂能马虎?”

此刻的王泽也是没有好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孙鑫这么诋毁他们,换做是谁,恐怕都不无法咽下这口气。

“既然这样,敢和我赌吗?如果我要救不活我女儿的话,那我我背着女儿的尸体跪着离开这家医院,如果我救的活的话,那么你当着全体医护人员的面,给我磕头,说你们这些医生都是无能之辈。”

孙鑫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威胁,王泽如若不接受的话,那么自己就在大家面前丢进了脸面。

不过王泽似乎却是很有自信,自己的团队都是专家医师,难道连一个患者是否死亡还判断不出来吗?

“好,我答应你!”王泽回过神来,一口答应了下来。

一旁的主任医生想要出手阻止,可是看到王泽自信的样子,刚伸出去的手也是立刻缩了回来,毕竟刚刚孙鑫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让王泽好好教训一下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见王泽答应下来之后,孙鑫上前摸了女儿的额头,汗水直流,可是孙鑫却感觉到一股股冷气袭来。

寒冷和炎热,怎么能够同时并存?

孙鑫神情晦暗难变,犹豫的摇了摇头,刚刚还是云蛊,可是现在女儿的身体忽冷忽热,仿佛中了六色蛊,并且……

想到这,孙鑫的心情有些沉重,双眼充满了担忧。

自己女儿的身体内部有一种暗煞虫,此虫毒气逼人,一旦发作,晦让人痛苦难忍,到底是六色蛊?还是暗煞虫?孙鑫现在难以断定。

此刻的孙鑫抖着唇瓣,神色凝重,冥想片刻之后,断定是暗煞虫,女儿本就患有风寒,前几日气血攻心,让蛊毒提前了。

蛊毒是以神秘方式配制的巫化了的毒物,蛊毒不仅种类多,而且善变化以至无穷,让人防不胜防,如若不及时医治,后果不堪设想。

孙鑫脸色近乎透明眸子不禁一沉。

片刻之后,孙鑫给自己的女儿把脉,看着孙鑫的动作,那些西医就不禁想起自己中医师治病的过程。

那就是在把脉的过程中,先暗暗的深吸一口气,然后稳定下自己的情绪。

不过从细微的表情中,还能看出有些许的激动之意,紧接着,孙鑫坐在张板凳上,并且将女儿的左手平放在桌子上,手掌朝上,然后伸出右手中的食指和中指,搭住她的手腕。

孙鑫屏气凝神,感觉着女儿微微调动的脉搏,他神色肃严,用心感受着两指下微微跳动的脉搏。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孙鑫的两指还依旧搭在自己女儿的手腕上,迟迟不见离去。

一旁的林沐然有些慌了,她那急切的眼神想从孙鑫那里得到一些什么,时间慢慢的过去,林沐然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

然而孙鑫还是面不改色,波澜不惊。

又用了五分钟,孙鑫的手指才慢慢的从女儿的手腕上抬了起来。

孙鑫一阵风似的走到了药箱旁,取出里面的一盒长针,然后点燃酒精,手拿几根银针,然后在上面小心翼翼的进行消毒。

消好毒的银针,被孙鑫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只见孙鑫拿起其中的一根,定了定心神,接着在女儿的胳膊上找到了相应的穴位,捏住了针头,随后轻轻入针。

其他人看到那么长的银针一点点的进入到皮肤之内,都是不敢看去,只有患者才知道,那就是银针进入体内的一刻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是入口处有些许麻麻的感觉。

“孙鑫!这就好了吗?”林沐然诧异不已,以前自己也是看过针灸过的,别的中医师入针都是很慢,而孙鑫却是跟他们相反,入针很迅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