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画中意思

  • 重返1990
  • 小丑鱼
  • 2015字
  • 2022-04-29 10:22:16

孙鑫没有把注意放开,而是又跟着走廊走了过去。

一排的画作,沿着墙面排放。

如果是外行人看的话,会觉得每一副画的风格都不一样。

可是,这在内行人来看的话,能看到一排下去将近十六副的画作,都是连在一起的画风。

一共十六副孙鑫每一副第没有放过。

“还在看?”杨魁站在孙鑫傍边看着对方。

他只是大概的扫一圈就大概知道了画风的意思。

在看到孙鑫还装模作样的研究画风时,自己也不是嘲笑他而是怀疑对方可能真的是错了。

想着这里,绅士风格的杨魁还要放下心里的不满,询问对方。

“嗯……”孙鑫没有调头看向对方,而是礼貌性的看着画作,答应了对方一下。

孙鑫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想法,看着面前的画作时,孙鑫看到第八副画时,孙鑫犹豫了一下。

“这副画?”孙鑫自言自语的看着面前的画作。

上面是一个打碎的钟,还有一把带血的刀片。

这画是孙鑫在前世陪同甲方看画的时候看到的,那时自己很清楚,因为那是自己真正意义上最大的一次参观画廊。

曾经的孙鑫是个机制的俗人,他不懂那些东西,也未曾想过去研究的。

只是在生意上备受打压,孙鑫也研究了一下。

所以,就在孙鑫当天晚上准备大量的资料,进行研究那次的画展。

所以对孙鑫来说自己是真正的熟悉。

面前的这副画就是当年的画廊最大的后手。

也是全展的最有风向的画作。

这样闻名于世的画作,竟然出现在这里,这让孙鑫感到好奇。

因为在自己的记忆里,该画作的主人,貌似在两千零二年的时候去世。

只是,死因在孙鑫的记忆里好像是自杀。

艺术这东西,也是个神器的玩意,看着面前的画作,孙鑫只有感叹:“只有人死了才会火。”

看着面前的话,孙鑫实在是想找到画作的主人。

扭头询问起傍边的解说员。

和一傍的服务员。

孙鑫进行询问,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走了过来。

还对着孙鑫微笑,嘴角在孙鑫开始画画时,嘴角就没有放下来过。

“咳咳咳……”赵萧曳假装咳嗽。

咳的撕心裂肺,傍边的人也没有注意到自己。

因为在孙鑫眼里,能画出这样画的人是做不到赵萧曳这样开朗,放松的。

因为画是能体现主人的心情的,画对很多主人来说就是另一个自己。

就刚刚孙鑫在画作里的情绪,孙鑫是想不到,这样的画就是面前的老头子画的。

“小伙子,找谁啊?”赵萧曳,敲了一下孙鑫的肩膀。

“嗯,我找这副画的主人。”孙鑫是真的想见一下对方,竟然知道了结局,自己能帮一下就帮一下。

毕竟,自己也是重生回来惋惜别人的,看到能够帮忙惋惜的人,孙鑫也想帮忙一下。

“找他做什么?”

赵萧曳看着对方,安耐住自己嘴角难以下降的嘴角。

“找他有事!”孙鑫实在是想找到对方,有点不耐烦面前人的啰嗦。

“我……”赵萧曳指着自己。

孙鑫只是在对方面前停了一下,看着对方就像是看个疯子一样。

“你干什么?”

杨魁走了进来,看着孙鑫,实在是搞不懂孙鑫是发什么疯。

赵萧曳就在自己面前,还要装作自己看不见。

孙鑫没有回答对方,只是扭头自己找人。

“小小?”孙鑫看到了自己孩子在自己身后,才发现自己又站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爸爸!”小小走了过来拉着孙鑫的手,问起对方。“爸爸,你在干什么?”

小小也看到了孙鑫的模样,这是对孙鑫的关心。

“小小,你知道赵萧曳,在哪吗?”

孙鑫看着面前的小小询问到,刚刚自己在图书馆的时候小小还特意的指着画的主人问。

只是,孙鑫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在从小小哪里知道小小队自己所说的,那人是学校的校长。

“就是他啊。”小小指着身后的人说道,还向对方鞠躬。

“校长好。”

这时,孙鑫就懵逼了,看着面前的人,自己也未曾想到自己库苦苦寻找的人,就在自己身后,孙鑫抱有怀疑的看着身后的老头。

“赵萧曳?”

对方,只是笑着对自己点头,看着对方。

“就是我!”

老头,自己指着自己,看着孙鑫,对方脸上的微笑,掩盖不住对孙鑫的喜欢。

赵萧曳,在图书馆的时候,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站在自己画作面前研究三十分钟之久。

他看到对方脸上对自己画作的欣赏,自己实在是喜欢的紧。

“你好。”孙鑫客气的向对方打招呼。

孙鑫其实自己还是没有反应回来,就是还在没有想到这样开朗的人竟然会自杀解决自己的性命。

看着孙鑫对自己身上展现的疑问,赵萧曳知道,对方真的察觉到了自己内心里的那抹黑暗。

赵萧曳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

看着面前的画,赵萧曳知道,自己曾是非常快乐的。

可是却在现在变成这样,自己有自己清楚自己心情。

出生在世家官场里赵萧曳,没有选者从政,就是单单这样的规定自己就丧失了许多的机会。

没有一次如愿的实现过自己的理想,就连曾经一直对自己非常好的亲哥哥竟然都开始远离自己。

就是因为有了兄弟的出现,自己现在手里财产就会变少。

看到每天哥哥对自己防备,再加上明明一直喜欢自己的女生,因为钱,权选者了自己的哥哥。

就这样,自己亲眼见证了自己曾经喜欢的女人,在自己哥哥的怀里。

每天,自己还只能机械的喊着嫂子。

黑暗是一点一点的累计的,即使是现在自己还没有完全的展现出来。

可是只有赵萧曳知道自己现在情绪。

他曾今爱的女孩消失了,就只留下了他。

现在加之自己母亲的去世,又一次打击了自己,患上抑郁症的赵萧曳,也一次一次的麻木自己,每天装作一副快乐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