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班
  • 生人禁地:诡仓
  • 我会烧肥肠
  • 2202字
  • 2022-04-29 09:52:19

我叫姜午阳,是个孤儿,是我爸从垃圾箱里把我捡回去。

虽然他不是我生父,但他从来都把最好的留给我。

自记事以来,我吃的是白米饭,爸吃的是隔夜剩饭;我穿的是新衣服,爸却只有那件已经打满补丁的环卫工工作服。

都说血浓于水,但就是这么一个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从乡里出来的普通男人,一手撑起了我的生活,让我的人生有了希望。

我也很争气,从小学习就好,读上了好大学,还能拿奖学金。

毕业那天,我拿着毕业证激动的拨通了爸的电话,我要第一时间告诉他以后我们的生活要好起来了!

电话虽然接通了,但接听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说他叫刘厚生,是我爸的朋友。

他告诉我,我爸病了,很严重的病,需要一大笔钱来治病。

“如果钱到位,你爸这病很大几率能康复。但是你爸拿不出那么多钱,也不想拖累你。”这是刘厚生的原话,如钉子一样扎在我的心口。

我颤抖着问刘厚生,治病需要多少钱?

刘厚生的回答让我沉默,那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刘叔,我不想我爸死,可是我没钱……”

“唉……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这样,你现在有工作没?”

“没有。”

“那你到我这里来上班,看仓库,只要上夜班就行。”

此时的刘厚生在我心里那就是上天派来的救星,虽然我从来没有听我爸说过有这么一个朋友,但他要真能出钱给我爸治病,那我就是当牛做马也没有怨言。

当天我就去了刘厚生那里。

地点在渡口耗儿山,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山。按照地址找过去发现这里已经算得上是郊外了。

“十三号仓库”,陈旧的大铁门上用红油漆写着五个大字,看起来也是年代久远。

刘厚生就在门口等我。

“来啦?”

“嗯。”

刘厚生带着后边框的眼镜,沉稳干练的样子,光是面相他可要比我爸看起来年轻许多。

“别的就不多说了,在我这里好好干,就当是给你爸赚医药费。”

“我爸呢?”比起别的我更关心现在我爸的情况。

刘厚生告诉我已经安排我爸去了外地的医院,那里的条件更好有助于稳定病情,暂时也不需要我去操心什么一切有他安排。

“刘叔,你说我能干些什么,不管什么我都愿意干!”

刘厚生笑了笑说道:“午阳你也别太拘谨,就是个看仓库的活计。”

“这样能挣够钱吗?”我有点担忧的问道。

刘厚生对此不置可否,让我跟着他进了仓库,这里面比我想象的要大,有三个铁皮大仓,大门上也同样是用红油漆分别写着,甲乙丙。

刘厚生说道:“这里拢共就这三个仓库,而你夜班主要就只负责丙仓。”

说着,刘厚生打开锁将大门缓缓拉开。

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就涌了出来,说不上难闻,但是这味道一钻进鼻腔就让人觉得胸口发闷。

进了仓库我就看到,一列列不锈钢货架上一个个青灰色的箱子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上面,每个箱子都是黄色胶带封口,但这种黄色胶带好像不是市面上买到的那种。货架上下四层,这粗一看至少也有上千个这样的箱子。

仓库里只有墙角灯惨白的光线,使得仓库里大部分都是阴影,再加上箱子如此整齐划一的排列,整个仓库透着一种阴沉诡异。

“你的工作就是每天检查好箱子的数量,确保一个都不缺失。这个仓库里的东西,绝对不可以流失出去!”

看他说得这么严肃,我好奇的问道:“要是出差错了怎么办?”

刘厚生眼睛一瞪语气怪怪的说道:“呵,那可就只有拿命赔了!”

他刚才那个眼神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但转瞬即逝很快他就露出一张笑脸对我说道:“丙仓的货都在白天进出,夜班就是对好数量,你只要能做好这件事,别说什么工资了,年薪给你开到二三十个W都没问题!但你要是这点事都做不好,那你活着还干什么?”

我总觉得刘厚生这话里有话,但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只要能挣钱给我爸治病就行。

临走的时候刘厚生最后特意嘱咐我:“平时我不在这里,但你一定记住了,夜班不进货!不出货!仓库里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这事儿,天王老子来了也改不了,明白不?”

我狠狠的点头,对于这份工作,我不想让刘厚生失望。

到点上班,没多一会就有送晚饭的人来了。

“哟,这夜班又换人了。”

送饭的是一个老头,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前任是啥样,就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吃完了饭别乱丢,放在窗台那个木盒子里,我会来收。”说完老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打开饭盒,面上是一层满满当当的米饭,要不是被盖子压实了,得是个小山包。下一层菜,什么红烧肉,炸排骨,西蓝花……

万万没想到,这伙食开的这么好,光是看我就不住咽口水了。

赶紧就扒拉了两口,然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好吃!就是没什么味儿!

夜班就我一个人,我把饭盒放进木盒子里然后就拿着单子去了丙仓一一对货。等我兑好出来,已经都快凌晨了。

回到值班室,我打开手机在峡谷里开始了混与躺的轮回,玩着玩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醒的时候,我是被拍窗户的声音吵醒的。窗户上,一张苍老惨白的脸吓得我腾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大伯,你干什么?”我摸着胸口说道。

“来货了,你收货吧。”说着他就掏出了单据。

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凌晨四点。

“大伯,夜班不收货,你在等白班来收吧。”

那大伯面露难色,踌躇了一阵然后才又说道:“小哥,你看能不能帮帮忙,我赶着这趟货送到了还有下一车货要装。”

我看他这样子似乎真的很着急,但是就算这样我也不能放他进,刘厚生的交代的规矩我不能第一天上班就破例吧。

看我还是不准备放他进仓库,这大伯就眉眼一挤带着哭腔说道:“小哥,我看你是个好人,我,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我儿子就比你小几岁,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钱救命,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当时脑子里就嗡的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恍惚间我觉得眼前这个大伯就好像我的老爸。为了自己孩子,整天没日没夜的在外面奔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