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刺球”
  • 劫月生花
  • 豆腐豆干豆花饭
  • 2074字
  • 2022-04-28 12:39:40

结束了半个时辰的宗门例行课程,蓝云随着人潮缓步离开耀星峰。

春困夏乏秋盹冬眠,巳时的阳光透过宗门大阵,晒得人心中痒嗖嗖的。

考虑到接下来两天左右无事,不如试试能否一举凝脉。蓝云略一犹豫后,便拒绝了几位熟识好友午后出去晃荡的提议。

人潮已向各处散开,这一段路已经并无几个同行者。

想到自己在宗门中十余年的见闻,刚结束的讲师所讲到的凝脉经验,以及自己已经能感觉到的即将突破的契机。

他心中也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静室内,蓝云盘坐于一只半旧的蒲团上。

神色宁静。

他已经能感受到躯体内部对于沟通外界的渴望。

可惜,卡在这里已三月有余,可望而不可即。

灵气冲刷力度渐已不足,精神也有些疲惫了起来,他有些惋惜。

想来这次心血来潮般的契机,只是他长久以来,勤修不辍下,自身的不甘罢了。

姑且一试,这次不成功,总能让下一次多一分希望。

...

吕修看了看天,颇有些担心地对身边几人道:“要不回去了吧,这天色,看着怪渗人的。”

一人撇嘴:“下个雷雨能吓到你?总不至于有什么传说中的大佬来给你一巴掌。再说这里可是本门驻地,宗门大阵不禁自然现象,但真有人动手,不可能没反应吧?”

吕修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得在众人的哄笑中自嘲一笑。

虽说没见过这等现象,心中有些不安,但想来天塌了也是高个的顶着,自己在这里吓唬自己作甚?

...

耀星峰一处殿宇中。

一位老者睁开双目,抬头紧盯着天上,似乎能透过大殿,看到外面的景象。

随后抬手在空中虚抓了一把。

眉头紧皱着喃喃自语道:“灵气竟浓郁了如此之多?”

随手招来一面铜镜,一边在上面写写画画,一边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一边苦思冥想。

铜镜上隐约闪过几个字:无法确定...隐藏...解释...

...

雷雨已经袭来,黑压压的云层甚至已经吞没了耀星峰峰顶。

分明是正午时分,却仿佛已经入夜。

一眼望去,无边无际。

云层间雷光翻涌,时而贯通天地的闪电束链,如同上天震怒的天罚,狠狠地鞭打在下界生灵的躯体和神魂上。

蓝云尚不知情,他兴奋地感受到了比一个时辰前猛烈百倍的突破渴望。

机不可失。

他顾不得精神的疲惫,努力控制身体,接应天地间活跃的灵气,冲击着似乎已被撼动的关隘。

不知过了多久,完全沉浸修炼的他猛地一震。

一阵从未有过的通透之感传来。

仿佛在充满浓烟的逼仄楼道中走了出来,走入了布满新鲜空气的崭新环境,忍不住要大口呼吸。

美中不足的是,走是走出来了,可是,为什么会把“门板”也带了出来?

蓝云有些傻眼,他能感受到丹田气海通往外界的经脉已经彻底打通,灵气不断畅快地经由经脉进入丹田,快速转化成为一股股灵力。

但是同时,他也能感受到之前一直阻挡在经脉中,不让自己突破凝脉的那个罪魁祸首,如今竟然就在丹田中,似乎是一个“刺球”,随着灵力运转,小腹还传来阵阵疼痛。

他自问从小也算得上勤勉,对于宗门前辈说讲述的经验,都一一仔细理解过。

可从未听说,凝脉后会在丹田中形成什么奇怪地东西。

不管它是什么,不可留!

当下沉下心神,向那“刺球”缠了上去。

蓝云只觉得心神如遭雷击,一下子脱离了躯体,仿佛来到了高空。

雷雨交加,黑云压顶下,如同末世的耀星峰区域,全展现在他的眼前。

更远的地带,正有道道强大的气息快速接近这边。

这种状态并未维持多久,不过几个呼吸,他的心神就重新掉落回到了身躯中。

甚至没来得及有所体悟。

只在最后阶段,又感受到了遥远处的数道气息,不过相较于更近范围的那些气息,远处的存在就要弱了很多,或许是距离过于遥远了。

蓝云缓缓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如同蚍蜉撼树,几乎完全奈何不了这个“刺球”。

精神也疲惫到了极致,只得慢慢退出修炼状态。

要不报告宗门?

还是算了吧。他打了个冷战。

以自己刚才心神附着在那“刺球”上的所见,这东西跟今日的天象脱不了关系。

这等重宝,不可能由自己掌握。

自己又拿不出来,难不成把自己剖开吗?

一旦上报,哪怕是处于保密,自己多半就是个死。

把自己捡回来的那位长老在当年就已经坐化,在宗门中可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大腿。

现在他连起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得先勉强回到床上,一头栽倒,就睡了过去。

一直到申时时分,他才被身份铭牌传来的悸动所惊醒。

体内仍传来阵阵空虚感,但精神疲惫倒是好了许多。

原来是一道宗门安抚弟子心绪的通知罢了,另外又通知所有人,检修宗门大阵,所有人不得随意跨范围走动。

蓝云心内一紧,上一次大规模检修似乎是在十来年前,宗门大阵哪有这么频繁大规模检修的,多半是要暗中核查昨日之事。

心事重重下,蓝云准备先到耀星峰去翻翻典籍。

...

典籍室并未关闭,但没什么人,或许是变故的原因。

那名看守的老者似乎也很惊讶,这个时间居然还有人跑到这里来。

蓝云打过招呼后,便在这一片殿宇中随意翻看各种典籍。

可惜,并无收获。

“我看小友似乎对奇闻异事颇有兴趣?”老者的声音冷不丁在蓝云身后响起。

他心中吓了一跳,脸色却不露:“今天中午有些吓到了。”

老者摇头晃脑:“我看小友凝脉未成,还是看些于修行有益的典籍为妙,待你修为有成,亲自去修炼界走一遭,方为正理。”

蓝云刚要反驳,又愣了一下,恭敬答道:“前辈教训的是。”

随即放下书籍,向老者行了个礼便走。

老者望着蓝云远去的背影,似乎为自己劝返了一个“迷途”青年而颇为满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