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再加一点

  • 花农徐长贵
  • 菠萝仙人
  • 2337字
  • 2022-05-24 16:23:37

但想起女儿想要回家当花农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他可不想被村里人笑话,堂堂名牌大学的研究生竟然还要回来跟他一样当花农,那读了十几年的书岂不是白读的。

推开村长家的大门,里面已经被烟雾笼罩,不过这些烟雾并不呛人,反而有些甜甜的味道,好几个中年男人一边抽着水烟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边聊着今年的八卦新闻。

徐长贵点了点头朝着他们打了招呼,找了个空位坐下,加入到他们的话题里,然后从裤兜里一个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盒子,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女儿买的上等烟丝按在烟嘴上,一边对着烟丝点火,一边将嘴巴贴着水烟筒上端筒口猛吸一口,缓缓吐出。

坐在一旁的李老根嗅到空气中的味道,便知道徐长贵的烟丝是个上等货,于是开口道:“长贵老哥,今天你用的烟丝好像很不错,给我整点尝尝呗!”

徐长贵将盒子挡住,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放进兜里,连忙拒绝道。“滚蛋,这是我女儿买的,就那么一点,我得省着点抽,你要抽找你儿子买去。”

“小气得很..”李老根撇了撇嘴,然后好奇问道:“长贵,你女儿是不是赚大钱了啊,给你买这么好的烟丝。”

徐长贵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说道:“她还在读研,这都是她用奖学金给我买的,烟丝也不是很好,能对付对付就行了。”

说完,徐长贵的眼睛乐得都快眯成一条缝。

“还是你家妮子有出息,不想我家那猴孩子,高中都没毕业,回来当花农,早知道早点把他送出去打工,还能赚点钱,现在当个花农有啥子出息,不仅累,还赚不到钱,今天花贩子来就是过来压价的。”李老根长叹了一下,然后说起花贩子来的目的。

听到李老根前面的那一段话,徐长贵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让女儿回来当花农。

可当听到他最后说起的两个字,徐长贵愣了一下:“压价?怎么回事,上次不是才压过了,怎么还要压。”

李老根叹了口气说道:“还不都是因为最近经济不景气的问题,斗南花市那边听说都快关门了,这些花再不卖根本没人买了,趁现在还有人收,村长打算早点把这一批花卖了,不然烂在地里就要亏惨。”

就在两人讨论的时候,大门进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村长,另外一个就是经常来黑石岩村收花的花贩子小王。

村长见叫的人都已经到了,扭头朝着花贩子小王说道:“小王,人已经全部叫来了,那你就说吧。”

说完,村长便来到了徐长贵旁边坐下。

花贩子小王清了清喉咙,然后说道:“我跟大家也是老相识了,那我就长话短说,这一次来提前过来,就是想告诉各位,下一批收花的价格会降2成,这不是我定的,这次的情况大家应该也知道,上面经销商因为这个情况准备暂时停业不收花,我和几个朋友找了另外的渠道,准备将下一批花送到隔壁省去,他们有人会负责分销,因为是第一次合作,各方面都需要打点一下,所以这次的价格会低一点,希望各位理解。”

还没说完,李老根立马开口道:“降两成,这也太多了吧,我们一年收入都才那么点,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李老根的话瞬间引起了屋内人的共鸣,纷纷吵着这个价格不合理,需要重新评估。

村长咳嗽了两声,喝声道:“吵什么吵,一个一个说,你们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

房屋内立马安静了下来。

见没人回应,村长猛吸了一口,吐出一道烟雾道:“你们这群人也就这点出息,让你们一个一个说,你们就不开腔了,你们刚刚的气势哪儿去了啊!!”

“小王,你继续说吧。”

花贩子小王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各位大哥们也知道,今年的行情就是这样,我们收花也是要承担风险的,你们手里面每家可能也就几亩地,但我们这些花贩子可是要承担好几个村的鲜花,要是卖不出去,我们也得承担高风险,说不定就会倾家荡产。”

“如果你们能联系到其他的花贩子来收花,而且是以往常的价格进行收购,那自然最好。”

“村长,你们几个先讨论一下吧,我出去抽口烟,待会儿你们给我个结果。”

说完,花贩子小王便转身走了出去,将门关好。

“你们有什么意见,现在可以提出来了。”村长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环视坐在凳子上的几位。

“村长,这降低2成的价格,也太多了吧,我们一年打理下来,才刚回本,能不能稍微再提高一点。”李老根皱着眉头率先说道。

“是啊,村长,我家还有2个高中生,一年花销可大了,就指望这几亩花地给孩子们改善一下生活水平,这价格降低2成,这也太多了。”

“我儿子今年都29了,都还没娶媳妇,本想着这两年给他攒攒媳妇本,可这价格,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儿子娶上媳妇。”

村长脸上也露出一丝困扰:“大家的情况,我都了解,我也联系了几个花贩子,可没想到那几个花贩子都转行去工地搬砖去了,剩下的几个嫌我们这地方偏,花太少,路不好走,不肯来。”

“你说我这个村长,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小王跟我们也是老相识了,秉性还不错,从没有克扣过大家的钱。”

“要我说,我们先咬咬牙把这段危机顶过去,要是没有花贩子,这些花可要烂在地里。”

房屋内的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徐长贵则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默默抽着水烟。

花贩子没过一会儿就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了几张纸,上面写着承诺书几个大字。

经过解释,这个承诺书就是双方互相签订的条约,花贩子小王以什么价格收购鲜花,双方不得反悔,本次由村长见证。

李老根几人在各自的承诺书上签下了名字,然后走了出去。

房间内只留下徐长贵一个人看着承诺书发呆。

“长贵老哥,怎么不签字,这个承诺书有问题?”小王询问道。

他跟这个徐长贵打过几次交道,整个黑石岩村就他家的花品质要高不少。

徐长贵想了想,试探性的说道:“这个价格实在太低了,要不,再加一点。”

小王见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想着他家的鲜花质量确实不错,而且量也不错,能拿下他的话,这次的收益起码翻倍。

于是他低声开口道:“我跟您也是老交情了,您别让其他人知道,这次的行情价是0.16元一朵,您在纸上写个价,我考虑一下。”

徐长贵拿过笔在纸上写了个1.6,然后递给了他。

小王拿过纸一看,顿时震惊了,这个徐长贵果然加了一点,上面写着偌大的1.6。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