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神奇的逻辑

禹海脸色一沉,似是早知道她会这么问,直接道,“此事自然是陛下有令,但是究其源头,皆因殿下而起。殿下虽还是凡人,但却已享公主之尊,天界仙君尚且各有其职责,殿下身为公主,理应更为表率才是,而不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她在给他们添乱。

“因为源头是我,所以是我的责任,仙君这逻辑到是有些意思,听着也好似有几分道理。”姜燃直接笑出了声,眼神却冷了下来,不复之前的随意,透出点点峰芒。

禹海却以为她已经认同,脸色缓和了些,接着就要开口要求,“既如此……”

“既如此,我也有一事想请求仙君!”她却先一步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

禹海一愣,但也示意她说,“何事?”

姜燃轻笑着上前一步,直视对方坚毅的眼神,一字一句的道,“我想请仙君,自废修为,重新做回凡人,可否?”

“什么?!”他一惊,猛的睁大了眼睛,看怪物一样的看向他。

“怎么?这要求很过份吗?”姜燃却笑得更深,学着他刚刚的样子,一脸刚正严肃的道,“可我也是个凡人,修行资质还不怎么样?本来也不想修成仙身的。可就是因为仙君你们的存在不得不为,因为你们是仙,所以我才被迫要修仙。究其源头,皆因你们这些仙君而起。伱心怀天下苍生,而我又是未来拯救苍生的希望。为了六界的未来,仙君这般称职的仙,理应要做个表率才是。”

她一句接一句,把他刚刚的话调转了一个方向,又原封不动的扔了回去。

“你……”禹海气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再也找不回刚刚那刚正不阿的样子,偏偏又找不着话来反驳,因为那都是他自己说出来的话。

“怎么?”姜燃却继续道,“只是为了六界废去修为而已,这很为难吗?”

“你你……”他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半会才重重哼了一声,一改刚刚那装模作样的神情,恼羞成怒的道,“殿下不必顾左右而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见过我师父,若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我今日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师父?”姜燃一愣,突然又听不懂他的话了,“你师父是谁!”

“别装了,我师父是仙界医仙。”他冷哼了一声,眼里的指责更重,看她的眼神似是看着什么不懂事的人一般,继续沉声道,“殿下,您身份尊贵,未来对六界更是至关重要,但是在下却不得不提醒殿下一句,所谓契结道侣,该顺应本心,只有心有所属符合天道,才能缔结良缘走得长久,而不是诱之以利,压之以权。”

什么意思?

这是觉得姜燃叫他过来,是想仗着公主的身份,意欲要强行与他结道侣?

他哪来的脸?!

“谁要跟你结道侣了?”青珏一下就炸了,要不是姜燃挡着,她都要拔剑冲出去的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不必狡辩!”他却一脸早看穿了她心思的表情,越加愤愤的道,“你刚来仙界之时,我师父就曾经帮你看过病,你敢说不认识?谁知道你做了什么?才会让师父他老人家,明知我心有所属的情况下,还起了让我与你结成道侣的心思,逼我来这里与你相见!”

他越说越气愤,眼神都带着恨意,仿佛她就是拆散有情人的罪魁祸首一般。

“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纵使你是公主,也只是一个凡人,我是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你放什么狗屁?”青珏拔剑就要冲过去。

“青珏!”姜燃再次拉住了冲动的青珏,也被眼前逻辑清奇的人激出了些火气,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一来,就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还说出这么一堆废话,“这位仙君,你的意思是觉得我不仅早就看上了你,而且还利用身份之便串通了你师父,试图让你抛弃旧爱与我结成道侣?”

“哼!”对方重重冷哼了一声,一副你还有脸说的表情。

“那么敢问仙君。”姜燃却继续问道,“本公主何时、何地、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看上了仙君,而且还对你倾心,非君不嫁的?”在此之前,她分明没见过他。

“这……”对方一愣,半会才冷哼,“我怎么知道?”

“所以仙君连这一点都不确定,就跑来质问我了?”姜燃觉得可笑,也的确笑出了声。

“这……”禹海眼里闪过一丝心虚,却仍旧固执的道,“若不是因为你,我师父怎么会这么逼我?”

“这么说,是你师父亲口跟你说,我心悦你?”

“……”他话语一塞,师父怎么可能跟他说这种话,只是提了提这位公主才来仙界,心思单纯而已,“师父虽未明说,但是他要不逼我去向天帝请求,我也不会来这里?”

“那你可跟天帝直言,你不愿意来此?”

“怎么可能!”他睁大了眼睛,“那可是天帝之命,我怎敢违抗?”

“天帝不可以,那你可有与你师父陈情,此生只爱心中所属,绝不顾二色?”

他语塞,结巴着道,“师……师命不可违。”

“哦……”姜燃长长的应了一声,眼神微眯,“师命不可违,君命更是不敢抗。所以……相比于这两人,我这个凡人当然更好拿捏,就算是没有确认的猜疑,都能理直气壮的质问?”

“不,不是……”他脸色一白,急忙否认。

“不是吗?”姜燃直视他的眼神,一字一句的道,“那么请问,我到这镇天阁已经几月有余,来此送东西的仙君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既不是第一个前来的,也不是最后一个。是什么原因让你认为天帝让你前此,便是我心悦于你。又是什么原因,让你明明如此普通,却又如此自信的认为自己是特殊的那个?”

“我……我没有!”他下意识的争辩。

“你确实没有。”姜燃眼神冷冷看向对方,整个人气质一变,浑身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峰芒,“你没有质问自己的师父,没有反抗天帝的能力,只跑来我这里逞威风。明明如此无能,却试图强行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来买单,仙君还真是喜欢挑软柿子捏!”

“……”禹海莫名一阵心颤,在对方那凌利的眼神之下,他突然有种自己所有脏污的心思,都被扒了个一干二净,而且还放在太阳下暴晒的感觉,冷汗止不住的冒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