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负责的教导主任

秋真上下扫了姜燃一眼,神情反复变换,像是犹豫不知从何说起似的,半会才开了口。

“殿下……”他先是对着她抱拳行了个礼,一本正经的道,“请恕在下失礼了!”

“啥?”姜燃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般,脸色一肃一脸痛心疾首的开口。

“您的功课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咦?!

“我已经去其他夫子那问过了,所有夫子皆言你的课业是所有弟子中最差的。”秋教导主任真,一脸严肃且眼含宛惜的道,“虽说你暂时未入道,但阵形、功法、剑诀这些只要课堂上认真听讲,不可能答不出来。但你无论丹符阵器哪一项,居然没有一项功课是完全答对的。”

“呃……”

秋真继续一脸痛心的道,“特别伱这一个月来,每日交上来的功课,剑法这块我就不说了,丹方全只默写了一半,功法也时常漏写半截,法符更是经常连功课都不做,夫子我教过六界这么多前来求学的弟子,从未见过如此偷功减料的课业。这样不端正的修行态度,又如何修为大成?”

“……”姜燃老脸一红,直接埋下了头,不是,你们镇天阁的夫子,都这么认真负责的吗?连她每天的作业答了几道题,甚至是别科的作业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唉!”秋真见她不敢回话,叹了一声,缓和话语改为语重心长的道,“我也知你是认为自己还没有引气入体,未曾真正入道,所以才如此散漫。但殿下您与其他弟子不一样,您是为了改善体虚之症才来修行的。这些功法、丹方、阵图之类的,于您今后修为都是有益的,千万不可轻易懈怠的啊。”

“是,夫子!”姜燃用力点头,虽然她这么做确实有故意的成份,毕竟她一个凡人刚开始修仙,做得太好不免惹人怀疑,当然另外一部分是确实懒得做,一不小心就懒过头了,“弟子知错了。”

秋真眼神这才和缓了一些,“知错便好,今日下学后记得将之前的功课都补回来,若有不懂之处,也可随时来找夫子解惑。”

“是。”她连连点头,却听得对方又加了一句。

“再罚抄五十遍!”

“啊?!”

“怎么,不够?”秋真眼神再次一沉。

“够够够!”姜燃立马低头,果然每个教导主任都是魔鬼!

秋真这才满意,话风一转道,“你也不必太过着急入道,这几日掌学师兄事务繁忙,所以你入道之事才耽搁了些时日,你若是着急,不如便由我来教你引气入体之法。”

“引气入体?”现在?

“先别急着高兴,引气入体不是这么简单的事。”秋真神情更加严肃,一脸认真负责的道,“我能告诉你的只是灵气运行之法而已,能不能成功要看你自己,且先伸手过来。”

说着他捏了个诀,调动灵气探向她的经脉,先查看起她的灵根资质来,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体内的经脉既细又脆弱,灵根更是微小不可察,而且还开着数个分叉。

她这灵根简直是……太差了!差到无法形容的那种!他修行这么多年,都是第一次见。

秋真自己都愣了愣,脸色变换了好几次,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确实没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奉天公主,居然完全没有修行的天赋,就连灵根都弱得一塌糊涂。

“怎么了,夫子?”姜燃看着他突然抽搐起来的脸色,忍不住问了一句。

“无……无妨!”他险险压下告诉她灵根太差的冲动,不就是灵根差点嘛,修行之事靠毅力靠悟性,灵根的好坏只是起点不同而已,没关系没关系,不能以灵根来评判未来,更不能打击弟子的向道之心。

秋真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宽慰了一句道,“凡人入道确实比较麻烦一些,不过问题不大。”

他用力的咳了一声,做为一个合格的夫子,心下开始思索起各种能让她引气入体,正式修行的方法。可是每一种对于她脆弱的灵根来说都不太保险,一旦灵气引导不顺,稍有失误都极有可能毁了灵根。

未免她从此对修行失去信心,秋真一咬牙,决定亲自动手,虽然这可能会让自己也损失一些修为,但顶多就是休养个几年,不会有什么大碍。

“我先用灵力助你打通经筋,你细心记住灵气运行的方法。”说着再次捏诀,就要帮她引气入体。

“住手!”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下一刻两道身影科出现在两人面前。

“师父……”秋真一惊,看向两人,尤其是右边白衣出尘的身影,似是顾忌姜燃还在旁边,并没有唤出声,只是态度更加恭敬。

来人正是洪毅和樊晨。

樊晨眼里闪过一丝急切,第一时间转头看向旁边的姜燃,见她身上仍旧未有灵气环绕,还抽空回了她一个苦笑,才放了心,应该是还没引气入体,还好来得快。

到是洪毅急忙开口道,“小真啊,这位殿下体质与他人不同,引气入体之事需得慎重而为,我自有安排,你无需为其操心了。”

“啊?”秋真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姜燃,又瞅了瞅两人,虽然对方的灵根确实弱的不是一般般,但也没到阁主亲自出手的地步吧。而且阁主什么时候对传道堂的事,这么关心了?他不是最看不惯这些外门关系户的吗?

难道是因为这位殿下的身份?

秋真满脑子问号,却还是没有多言,听话的拱手回了句,“弟子遵命!”

“时日不早,切莫耽误弟子们的修行,去吧!”洪毅也没有多说,直接挥手就让秋真回去课堂了。

秋真这才怀着满腔的疑问,领着姜燃朝着传道堂的方向而去。

待两人走远,洪毅这才出声询问正目送两人的樊晨,“师尊你突然做下此番安排,可是因为顾忌九重天那位天帝?”不止是秋真不明白,洪毅自己都想不清楚。

自家师尊为何突然跑来跟自己说,让他先别急着让那位天宫送来的殿下引气入体,需等对方调整好了体质,治好旧疾再说。

他也是才知道那天师尊要找的那些药材,居然是给那位公主的。

难道六界盛传,自家师尊与四方圣殿不合,更偏向九重天那位天帝的传闻,是真的?!

所以才会对那位公主这么上心?那他们镇天阁是不是也应该表态表态,彻底站队了?

“嗯。”樊晨随口应了一声,明显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问起另一事,“教学之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洪毅这才拉回神,“此事好安排,只是不知师尊想要教授哪一门修行?”自家师尊全能,但总不能啥都教吧,留点时间让他这种弟子,请教请教也好啊。

樊晨思索了半会,才决定道,“那便丹道吧!”这样更方便为她调养身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