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师尊你不对劲

刚刚办完庆功宴阵法却再次暴动,吓坏了镇天阁一干众人,洪毅都有一种是不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所以阵法又玩了把大的感觉。

而且这次暴动还不同以往,他甚至觉得封印即将被破,魔渊中的东西就要冲出来的感觉。可当他慌乱吩咐弟子们赶紧赶往各处阵眼,打算拼死一博时,那暴动又突停了下来,比出现的还要突兀。

仿佛有什么能量,瞬间把暴动压了下去,而且还压得死死的那种。就连空中原本透着红光的法阵,也像是变异了一般,居然变成了诡异的金色。

弟子们虽不明所以,却纷纷松了口气,只有洪毅越想就越担心,兴许是这么多年被这阵法折腾得没脾气了,越看那变色的法阵就越觉得诡异,就怕它不是稳定下来了,而是完全崩溃的前兆。

于是思来想去的,实在忍不住想找自家师尊探探底,谁知道细心一感应,竟发现对方居然没有回到下层阵法,而是正在后山的竹林之中。

心下微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多想,飞身朝着竹林的方向而去。他快步穿过竹林,终于到了那一方莲池之前,远远的就看到了那纯白的身影正站立于池边,正看着空荡荡的莲池发呆,唇边久违的带着丝暖意,整个人仿佛沾染了清晨露珠的青莲带着勃勃生机,与以往那全然冷冰不似真人的模样天差地别。

洪毅当下就愣住了,甚至怀疑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这是……师尊?

“来了?”像是早知道他会过来,樊晨的视线从空荡荡的池中收回,看向来人的方向。

“师尊。”洪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行了个礼。

“何事?”他沉声问了一句。

“师尊可曾发觉刚刚阵法的异动?”想起正事,他立马拉回心神道,“刚阵法明明有崩溃之势,却又突然平和,此现象不知是福是祸,弟子不敢独断,特前来请教师尊。”

“嗯。”樊晨抬头看了上方金色的法阵一眼,眼神瞬间又柔软了三分,沉声道,“你们不必惊慌,只是此阵已经彻底修复了而已,阵法完整后也再无需外力镇压,今后你们也不必每隔一断时间便往阵眼注入灵力了。”

“阵法修复!”洪毅猛的睁大了眼里,一脸的不敢置信,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就这么修复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难道……师尊已经参透了此阵法的玄奥,所以才会突然动手修复了这阵法?!”

樊晨顿了顿,嘴角张合似是想要解释,但想到阿燃并不想暴露身份,只能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算是吧。”

“太好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洪毅喜出望外,看向自家师尊的神情都冒起了小星星,一千年啊,他们都守着这个破阵法一千年了,总算可以放松放松了,不愧是他师尊,“恭喜师尊,总算解决了这魔渊之患。”

他一副高兴得都想原地蹦哒几圈的样子,连着樊晨都不免受到了感染,思及另一个身影,心下暖流涌动,确实是天大的好事呢!

“对了。”洪毅想到了什么,紧张看向眼前的人道,“阵法修复那师尊是不是……不用再守在下层法阵了,您的真身也……”

“嗯。”樊晨见他担忧,点了点头,指尖微微一动,眼前原本空荡荡的池子,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瞬间铺上了满满一池的莲花,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师尊……”洪毅眼眶一热,一副老泪纵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时隔这么多年,终于……

当年师尊为了镇压封印祭出自己真身之事,是他亲眼所见的,取出真身时,也曾短暂的放入过这方莲池之中,当时莲花开了满池都是,而且自此这池就沾染了师尊的气息,再不容外物生长。如今他总算再次见到了这满池的莲花,那证明师尊的真身已经回归了。

这些年来阵法暴动得越来越厉害,师尊甚至都不能离开半步。

他还以为……以为师尊要终其一身镇守下层法阵,直到以身殉道由他接替镇守之责为止。

还好还好……

洪毅用力吸了吸鼻子,压下心底的翻涌的神绪,“师尊这些年这般辛苦,今后……”他还想再感慨几句。

“拿着。”樊晨却突然打断他的话,转手朝他递过来一张单子,“这上面所列之物,你帮为师去寻一寻,要越快越好。”

“咦?”洪毅一愣,顺手接了过来,却发现上面写的全是一些草药的名字,“这是……师尊要疗伤的方子吗?”这里面大多都是些无灵气草药,只插穿着一两株不太起眼的低阶灵草。

他对药草之类的一向不太熟悉,但也看得出来这些东西对师尊来说不起作用的啊,师尊没事找些凡间的草药干什么?

“去寻便是。”樊晨没有多解释的意思。

洪毅只好把单子收了起来,也没有细问,一些草药而已到不是什么难事,“是,那弟子明日便将这些送过来。”

“嗯。”对方点头,再次转过身去。

洪毅见他没继续跟他谈天的意思,于是也没多说什么,再次行了个礼,正打算告退。

“对了。”樊晨却突然出声,状似不经意的道,“我记得阁中,好像有许多外门的弟子在此修道?”

师尊是指西院那些关系户吗?

他点了点头,“的确是有一些,都是其它圣殿或是天宫那边送过来的。暂时在此修道,也不会太长久。”

“嗯。”樊晨点头,掩在长袖下的指间用力捏了捏,仍旧语气平淡的道,“既然是诚心来学道,那我们也需尽力教导才是。”

洪毅皱了皱眉,想解释说其实那些人也不是来正经学习的,更别说是将来镇守魔渊了,充其量只是来渡金而已,但想了想还是回道,“是,弟子明白。”

樊晨却继续道,“如今阵法已固,为师今后也不必回下层镇守,也算是清闲,不如便去教教这些弟子,伱且去安排一下。”

“啊?啊!”洪毅下巴都快惊掉了,“师……师尊亲自教吗?”

“嗯,虽说是外门,但也是弟子,自当尽力教导。”

“可是……”师尊我也是您弟子啊,您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怎么就不教教我啊喂?!

“就这么定了,去吧!”樊晨直接一锤定音,扬手一挥消失在了眼前。

只留下了满池的莲花,和一脸懵逼的洪毅。

“……”

师尊,我觉得你不对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