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那些年干的混事

“放心,没事!”姜燃顺口解释了一句。

樊晨却仍旧拉着她的手不肯放。

“我只是想激发上辈子我原本留在这阵法中的灵力,不会对我现在造成影响的。”这个阵法是当初为了离开,天道引导她布下的,虽说现在换了个具身体,但是神识和灵识却没有变,自然也能激活。

“……”他仍旧不肯放手。

“相信我!”她的信用这么低了吗?

樊晨犹豫的看了她一眼,半会才缓缓放开了手。

随着血滴的入,几乎瞬间整个法阵灵光大盛,庞大的灵力冲天而起,而原本赤色的阵法,一瞬间变换成了耀眼的金色,金光将下方正蠢蠢欲动的黑暗生生往下压制了十几丈,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刹时安静了下来。

光芒却还没有停止,反而朝着上方的法阵蔓延,直到将上层的阵法也完全变成了金色,笼罩了整个镇天阁,一时间灵气大盛,被阵法覆盖的浮岛,宛如春回大地一般,原本光秃秃的岛上,大片大片的绿意钻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肆意生长。

樊晨也感觉到这些年来,自己一点点注入阵法中的力量,正在极速的回流,大量的灵力涌入自己几近枯竭的经脉,连着刚刚回归的本体,也舒展开白色的莲瓣。

他却完全没心思去梳理这些灵力,反而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人,直到确认她真的只是滴了一滴血,身体没有任何异常时才放下了心,只是又浮起另一种隐痛。光只是以血激发了以往的残留灵力,就能造成这样的效果。那她当时布下这个阵时,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又付出了什么?

他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终是将心底涌上的痛楚压了下去,上前拉起她的手,帮她抹去指尖细小的伤口,才沉声道,“可以了,我们回去吧。”

姜燃再次抬头看了眼阵法,确认已经彻底完整了才点头随他离开,“嗯。”

其实那天来到镇天阁,看到阵法破损时,第一个想要用的修复方法就是这个,只不过这样的方法动静太大,必会引起他人的猜测,为了捂紧马甲,才以学法阵的名义,忽悠着青珏在不知不觉间修复了一部分。

但谁知道,小莲花竟会将真身放在阵心处,就算是这么隐秘的方式,也被他感应到了,还因此扒了她的马甲。

此时整个镇天阁都已经发现了阵法的异动,四周已经开始骚动起来,甚至还能看到天上急匆匆飞过的守阵弟子,她不由得有些担心。

“没事的。”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忧,樊晨轻声道,“他们轻易不会靠近这里。”

他特意选在这片竹林,就是因为这是他住的地方,平时即便他一直镇守在法阵内,也不会有人敢闯入这里。

“嗯。”姜燃点了点头,再次抬头看了眼空中已经彻底完整的金色阵法,又看向旁边始终陪着她,却未发一言的小莲花,忍不住开口道,“不问问我,这阵法里面到底封的是什么吗?”毕竟当年她承诺,等回来就告诉他一切。

樊晨一愣,紧接又笑开,神情一如既往的温柔得似是山间和缓的清泉,却摇了摇头道,“不重要,你想让我知道的时候,我自然就会知道了。”没有什么比她此时就在他眼前更重要,至于其它的,真相也好,因果也罢,他都不想去探究了。

“……”姜燃默了默,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我先送你回去。”他却先一步提议,虽说没人会闯进来,但现在阵法这么大的动静,洪毅应该过不多久就会过来寻他了。

再次捏了个诀,顿时刚刚的传送阵再次出现在了地上。

“……好。”姜燃点头,走入了阵中。

下一瞬,两人就已经到了她住的那间小屋前,远远的还能听到里面青珏在厨房里忙活的声音。兴许是小莲花之前对她用了术法原因,她并没有察觉到外面的动静。

姜燃正打算回屋,想到什么又回头交待道,“对了,小莲花,你的真身离体太久,现在法阵之事已经解决,最好是闭关一段时间好好稳固才是,切莫再乱来了。”

“我知道的。”他点头心下却没有闭关的念头,见她转身进屋,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唤道,“阿燃……”

“嗯?”

“你回来之事是否……打算告诉其他人?”

姜燃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用。”小莲花这边是没办法,但是其他人……并不是所有人都期待她的回来的。

自己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燃筝了,这一次她只想过得平淡低调一点。

“那……炎岐呢?”

姜然脚下一顿,眼神暗淡了一瞬,半会才闭了闭眼道,“不必!”

说完才转身进入了屋内。

樊晨暗暗松了口气,只要她不对那人心软便好,毕竟他清楚的知道,当年那么多跟随着她,从魔道之中生生闯出生路的人里,只有炎岐是特殊的那位。

因为那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亲手从蛋壳里抱出,细心养了上千年,唯一护心坎上,连着他忍不住嫉妒的人。

可也是这么一个人,在当年那件事后,却也不惜对她拔剑相向,给了她穿心一剑。

所以,无论如何他绝不会再让那人再靠近她一步。

他定了定心神,在门口站了半会,才转身稳步离开。

————————

阁中的骚动直到后半夜才安静了下来。

姜燃靠在屋中的躺椅上,兴许是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又或许是听到了故人的名字,心绪没由来的有些杂乱。

不由想起那个亲手带大的孩子……

当年她为了离开这个世界,确实做了很多混账事,其中最轰动也最让其他人无法接受的,便是突然斩杀了曾在魔道之中庇护了一方的神尊,且不止是一位,而是六位。

她将当时世间所有的神族,屠戮了个干净。

当时所有人不是认为她入了魔,就是以为她疯了。

自己也明白继续留下下来,将面临什么,所以果断的诈死跑路穿了回去。

而六界自此再无人成神,而那些被她所杀的神尊之中,其中一个便是她当年捡的那只小朱雀炎岐的亲爷爷。

炎岐是她从战场之上,捡到的一只鸟蛋,她当年修为初成,习惯到处苟命,捡到蛋的时候,本来是想煮了吃的。结果从蛋里蹦出了一只雀鸟,也不知是不是雏鸟情结,这小笨蛋跌跌撞撞的死活要跟着她。

她没有办法只好带在身边,自己苟的同时,还要时时刻刻注意它别被人抓去吃了,小祖宗一样养了整整几百年才化了人形,于是为它取了炎岐这个名字。

后来见到的羽族多了,她才知道原来炎歧是一只朱雀,而且生有神族血脉,不是一般的雀鸟。实际上,他修行也确实比其他人更快。

小莲花曾经告诉过他,拥有神族血脉的人天生便有传承,一般都会被血脉牵引,极度渴望靠近自己的亲族,并对血脉至亲有着强烈的归属感。

她本不在意,直到遇到了东方神殿的那位神尊,对方一眼就认出炎岐是他的血脉后代,从此炎歧成了神殿少主,终于找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亲人。

可人家团聚还没几年,她却直接将所有神族一锅端了,甚至亲手杀了炎岐好不容易找到的爷爷,也难怪炎岐当时会那么恨她。

她现在都记得,那一日炎岐赤红着双眼,满脸恨意执剑刺过来的样子。

如今或许最不希望见到她归来的,便是炎歧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