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扒掉马甲的方法

大家也好像对阁主这不爱废话的态度习惯了,殿内再次热闹了起来,虽然对突然出现的男子有些好奇,但很快就放开了。再加上这么多美味佳肴在前,心思自然被引到了桌上。

就连着旁边的霖铃几人,也开始胡吃海塞了起来,毕竟这食物中的灵气,对修为高的人没什么作用,但对他们却大有益处。

“殿下,这个汤好好喝,你快尝尝!”正想着自己马甲的姜燃,转头却看到青珏塞过来一碗汤,又指了指旁边的两人,疯狂示意她赶紧喝,不然一会就没了。

她这才发现旁边两人吃得有多夸张,都快把头埋进碗里了,看来是真的美味。她不由得也有些心动,接过青珏递过来的汤,下一刻却看着上面飘着几片脆绿的青叶,不由得眉头一皱,拿汤匙的手一转,又拿起了旁边的筷子,习惯性的夹起上面的香菜,正要挑出去。

突然心思一转猛的僵住,低头扫向桌上所有的菜,果然每道菜上都点缀着几片熟悉的青脆叶子,瞬间高高提起的心,倾刻间沉了下去。

槽!

抬头看向上位那熟悉的白色身影,果然,对方正目光如炷的盯着她,眼里迸发的情绪海啸一般奔涌而出,一双清亮的凤眼,更是瞬间泛起了红,薄雾朦胧了起来,紧握的双手上青筋突起,仿佛拼命克制着才没有不管不顾的奔过来一样。

哎……

得,彻底完了!

姜燃长长的叹了口气,那股心累感又袭了上来,突然就不想挣扎了。她怎么忘了,对方可是那个智多近妖的樊晨,如果说在对抗魔神的那些年里,她被煅练得习惯性的多了几个心眼的话,那么他便是浑身都是心眼,凭着一片小小的香菜,就让她掉了马。

看来她忽悠青珏修补封印的事,还是被他发现了。

算了,掉马就掉马吧,摆烂了随便了。

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单手撑着头,顺手将手里的汤放回了桌上。

“咦,怎么了殿下?这汤不合口味吗?”青珏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霖铃和娄烁口下抢下来的汤。

“嗯。”姜燃皱眉道,“我讨厌香菜。”

“啊!是一点都不能吃吗?”青珏一愣,扫了满桌的菜肴一眼,“可……可这些全都加了香菜啊!要不我帮你挑出来,好歹是灵兽肉忍一忍吃吃看?”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又将碗推远了一些,沉声道,“以前没得选只能吃,现在我只想随自己的心意,不喜欢就不吃。”

话落,上方欲起身过来的人一滞,神情纠结变换,半会终还是缓缓坐了回去。

到是青珏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原来殿下以前过得那么辛苦吗?”以为姜燃以前连饭都吃不上,根本不能挑选喜欢吃的菜,顿时心疼坏了,连忙把那碗加了香菜的汤,转手塞给了旁边的娄烁,坚定的道,“好,殿下不喜欢那就不吃,我也不喜欢香菜了,这种古怪的蔬菜配不上殿下。”

娄烁:“……”感觉被内涵了。

“要不一会宴席后我去问问夫子,看阁中还有没有剩下的灵兽肉。”青珏继续提议道,“我给殿下再做一次不放香菜的。”

姜燃心中一暖,摸了摸她的白菜绑子,笑了笑道,“不用了,我觉得普通白菜就很好吃了。”

青珏瞬间一脸狂喜,也不劝她多吃菜了,一脸赞同的道,“殿下说得对,这些灵兽肉再好吃,哪能跟我们白菜相比,果然殿下就是殿下!”太有眼光了。

她笑得更深,刚刚掉马的丧气与心累感,瞬间一扫而光,果然年轻就是好啊,自带阳光。

——————

镇天阁做事向来简单粗暴,说是吃饭还就真的只吃饭,所以这场宴席并没有持续多久,基本吃完饭大家就各自散了,也没有什么客套的交流试探之类。

所以姜燃和青珏回来得很早,青珏惦记着她因为香菜,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回来后就一头扎进了厨房给她做起了晚饭,也不知是不是之前夸白菜的那几句,让她大有一展身手的架式。

姜燃坐在院中望着天上的明月发起了呆,直到一只灵蝶挥着透明的翅膀飞了进来,绕着她转了三圈。她这才叹了一声起身,趁着青珏沉迷做菜,起身跟着灵蝶出了门。

她转入右侧的一条小路,没走多久便看路边布着一个临时的传送阵法,而那只引路的灵蝶直接飞入阵法就消散了。

姜燃犹豫了下,终还是上前走入了阵法中。下一刻眼前白光一闪,四周的场景一换,眼前出现了一片竹林,林间只有一条蜿蜒的石子路也不知通向哪里。

她顺着小路转过了两道弯,果然路尽头就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他仍旧一席白衣,即便是月夜也掩不住满身的风华,手里还提着什么,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这边,身形更是笔直,整个人都如一张绷紧的弓弦般,带着难以言愈的紧张。

姜燃脚步停顿了会,接着叹了一声,缓步走了过去停在他三步开外的位置,看着眼前曾与自己踏过数千年时光的人,终浮起些怀念的笑意,“好久不见,小莲花。”

樊晨一瞬间就红了眼眶,视野直接朦胧了起来,克制了整晚的情绪再也压不住,随着泪水奔涌而出,终于唤出了那句等待了千年的称呼,“……阿燃。”

“你……你别哭啊!”到是姜燃吓了一跳,连忙上前一步,卷起袖口就朝着他脸上抹去,“我就回来一趟,有这么吓人吗?”

“回来一趟?”他愣了一下,突然猛的抓住她的手,睁大眼更加紧张的问,“你还要走?!”

“那到不是……”她看向自己被抓疼的手道,“这次回来,兴许是再走不了了。”天道好似没有再送她回去的意思。

樊晨这才慢慢松开了,那些奔涌暴发的情绪一点点回流,仿佛他体内那重新鲜活起来的生机,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确认,她回来了,所以他也活过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