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暂时修修阵

当初魔道肆虐六界的时候,北边算是相对还好的地方,因为有着神族坐镇,很多人都认为那是六界最安全的地方。

但谁知道,魔族早就渗透进来了,更是有数个魔神潜伏在里面,甚至已经掌控了整个北境。当时她和小莲花几人不小心中了计,被困在了一处秘境之中,后来在里面见到了同样被困,还在疗伤的神族老头。

为了拯救北境,那老头自祭了神格,封住秘境中的魔神,为他们争取了时机打破了秘境冲出去,老头消散之前只求她一件事,就是他的儿子,当时北方神殿的少主禹隗,他求她娶他,并佑他一世安稳。

没错,是娶,姜燃当时都不明白,老头为啥会脱口而出让她一个妹子娶他儿子的话,而且说完就消散了。

于是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段婚约,之后她才一步步清理了北境的魔族,虽说这事她没打算赖账,但当时实在是太忙了,压根没时间想这些,再之后她就回自己世界了。

可以说这算不得什么正经婚约,对禹隗的印象也不太深,甚至没见过几面。只是如今突然听到他的感情八卦,才想了起来。不过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姻缘,到是让她松了口气,也不算是违背当初的承诺了。

姜燃心下稍安,又思起了另外一位事,心思一转,看向旁边的青珏轻笑着道,“青珏,今日夫子所教的阵法,我有些没听明白。”

“啊,是那个潜龙阵吗?”青珏立马从八卦中拉回了心神,拍着胸口道,“殿下放心,这个阵法我以前就会了,我演示给你看啊。”

姜燃笑容加深,“好。”

————————

镇天阁下层。

一名男子正盘坐于阵中,他一身白衣如雪,漆黑的长发如瀑,一张绝色的脸美得不似真人,双眼紧闭但眉宇间却凝着一股终年不化的愁绪,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无边的孤寂,仿佛寒夜之中最深的幕色,沉寂如雕像一般,让人辩不清生死。

他似是坐在这里已经千万年,虽周身不染尘埃,但却找不着半丝生机之色,只有淡淡的灵力流转,缓缓朝着下方赤红法阵而去,一遍遍的修复着那阵法突然出现的裂痕。

这些灵力像是永不停歇的修补机器,无论哪里出现一点点缺失,灵力就会立马传递过去,重新梳理一遍。但即便如此,法阵也像是早已经败旧不堪的老机器,每隔一段时间那样的裂痕又会重新出现,周而复始。

特别是右侧一道裂痕更加明显,它比其它裂痕都大且频繁,长长的裂痕甚至向着上层阵法延伸,那些修补的灵力不得不分出大半,去修复这一条裂痕。

此时这裂痕再次出现,甚至比之前崩得更大更快,男子身上分离出大量的灵力朝着裂痕而去,想要封锁住那裂痕。

可是那裂痕的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突破上层阵法,突然一股不一样的灵力从上方传了过来。那灵力很是轻微且弱小很难察觉。但是却仿佛极为熟悉法阵一般,直朝着阵心而去,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那肆意蔓延的裂痕突然一停,然后像是被什么喝止了一般,明明没有得到灵力的补充却开始自动修复。

不仅如此,阵中其它破损的地方,也仿佛得到了什么自我修复的方法一般,同一时间完全消失了,而且再没有裂开的趋势。

原来雕塑一般坐在阵法中的男子,猛的睁开了眼睛,震惊的抬头看向法阵。

“这个灵力是……”

他身上的死寂瞬间破碎,一个不可能的念头猛的升起,紧握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似是急于确认一般,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阵法之中。

——————

镇天阁议事厅中。

阁主洪毅正和众弟子们讨论着阁中要事,上次阵法暴动差点出事,他们自然要做好准备以免再次发生。

直到安排好了应对之策,秋真想到了什么才上前一步道,“师父,禹隗仙尊派人传来消息,说是想送他们那位公主来阁中求道。”

洪毅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北云圣殿又来凑什么热闹?不知道我们这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吗?”

秋真也是满心的不满,但又不得不解释道,“许是我们接纳了那位奉天公主的事,等于间接下了三方圣殿的面子,所以那位才想要入阁,以彰显自己的身份吧?”

“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搞这些?!”洪毅抓了抓快秃了的头顶,满心的烦躁,“他们要是能将这些心思,花些在助我们封印魔渊上,何愁不能解决六界危机。”

“那师父的意思是……拒绝吗?”秋真问。

“当然拒绝!这种时候怎能让别人进来添乱?”洪毅愤怒的开口,“要不是当年师尊为了镇守魔渊,顺手压下了各界叛乱,让镇天阁天然就站在了天帝这一方,就连那位奉天公主,我都不想收进来!”

别以为他不知道北云那位公主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想跟这位新冒出来的奉天公主比个高下,趁机贬低一下这位还是凡人的公主,借此向众界证明她才是仙界唯一的公主吗?

也不想想,几百年前她自己也是个凡人。

他就不明白了,那位都已经成仙了,什么身份地位有这么重要吗?一天天的尽给他找事。

“可是……”秋真仍旧有些犹豫的道,“毕竟是仙尊亲自开口请求的,若是我们不允,会不会不太好?”

“有啥不好的?!”洪毅十分头铁的冷哼一声,“仙尊怎么了?他有意见,让他自己跟我师尊说去,你看看我师尊鸟不鸟他!”

“……”秋真不说了,谁会特意跑到魔渊下层去跟师祖说这种事,先不说答不答应吧,能不能进去都两说。

“你就这么回复,就说我师尊不答应。”洪毅一锤定音道,“要想往这塞人,除非有人能见到我师……”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屋内白光一闪,一道清冷无尘仿佛踏着月光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了面前。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