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一天上学

几人出了院子,姜燃却思索起秋真所说封印暴动之事,听他的语气好似这种现象经常出现。那也就是证明,封印可能确实不太稳定了。她不得不开始细想,天帝将她送到这里修行的打算。

或许为了她的体弱之症只是其中之一,更多的可能还是想让她亲眼所见,亲身了解魔渊的危机,好让她配合他们尽快让救世主降生?还是说还有别的目的?

不管有什么打算,恐怕这位天帝都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单纯和善。说到底毕竟掌管六界的人,没有些心机和手段自然没法坐稳那个位子。

算了,一不小心又开始习惯性的多想了,收回思绪,她现在只想做条退休咸鱼,这么费脑子的事就懒得去想了。

秋真带着两人直接穿过了一个传送法阵,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偏殿。相比于岛上其它地方的荒凉,这里难得出现些郁郁葱葱的绿意,隐隐里面还传来了喧闹之声。

姜燃抬头看了一下门前的匾额,只见上面写着传道堂几个字,这里应该就是镇天阁教导弟子的地方了。

果然下一刻,他们就进入了一间学堂一样的房间,里面十几个年轻的男女凑在一起嘻闹着。见秋真带人进来瞬间静了一下,立马像是受惊的兔子似的,纷纷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秋夫子好。”齐声行礼问好。

“嗯。”秋真脸上多了几分严肃,这才走了进去,指着跟进来的姜燃两人简单介绍道,“这两位从今天开始会跟大家一起修行,她叫……”

他话到一半又卡住了,才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问这位奉天殿下叫什么?只能疑问的看向对方。

“姜燃。”姜燃适时的开口。

旁边的青珏也跟着道,“我叫青珏。”

“嗯,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秋真这才继续看向众人,又指了指左侧那边空着的位置道,“你们俩暂时就坐在那边吧。”

两人没有迟疑在指定的位置坐下,紧接着就听见秋真直接开始了讲学。他教的是剑道,所以讲的是一套心法用来辅助剑招的,很明显这套心法之前已经讲过一部分了,在场的修士们都听得很认真。

秋真也讲得很细,从如何运行心法,到如何精进修练,再到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和瓶颈都说得非常详细。之后还听了好几人在修行中遇到的问题,一一进行解答。

姜燃细细听了会,明白过来这是一套入门级的剑术心法,顿时就没了什么兴趣,思绪飘远开起了小差。刚好她这个位置靠窗,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风景。

比起美轮美奂的天宫,这座浮岛显得格外的贫瘠,灵气也不太浓郁,整个岛上也只有学堂这边布着聚灵阵,灵气才相对浓了那么一些。其它地方跟凡间也没什么区别,也不知为何六界人人都想过来这修行。唯一特别的,好似只有空中那个阵法。

她抬头看向空中那层龟壳一样笼罩着整个岛的法阵,回想起这个阵法,好像是当初她离开时,顺手布下的。阵分为双层,里面那一层封住她穿回去的通道,外面这一层护住外面这个浮岛。

当年她布这个阵,虽然花费了一丝心思,但是能撑千年,定是有人时时维护着。外面这层还好说,但里面那层以她心血为灌,应该不受他人的灵气才是,又是谁修改了法阵守在里面?

还有岛下那个通道,千年的时间过去早该消失才是,为何现在还存在着,而且还变成了所谓的魔渊,她离开后,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姜燃怎么想都有些想不明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双层封印确实撑不了太久,昨天那阵地动山摇,就是阵法崩溃的前兆,虽然被强行压了下来,但这就像一件完美的瓷器出现了一条小裂痕,虽然不影响使用。但是这样的裂痕越来越多,总有一天瓷器会直接碎裂再无法修补,到时还不定出什么乱子。

唉,看来她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

“你真的是仙界那位奉天公主?”正想着解决方法,旁边却突然凑过来一个脑袋,一双发亮的眼里满满都是好奇。

她愣了一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课了,秋真也已经离开了,四周围着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男女。

“我叫娄烁,是乾凌山来的。”见她没回答,娄烁继续好奇的道,“姜师妹,听说你是天外之人,天外到底在哪里啊?有多远?你们那长什么样?也跟我们乾凌山一样有很多兽修吗?他们都修习什么功法?你给我们讲讲呗!”

“呃……”姜燃懵了一下,一时不知从何回答起。

“臭娄子!”好在旁边一名女修转手敲了他一下,瞪他一眼道,“你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让姜小师妹从哪回答起啊?”

“我这不是好奇嘛?”娄烁摸了摸被拍痛的头,不满的嘀咕一句,“你们刚不是也很好奇吗?”

顿时所有围着的人,齐齐瞪了他一眼,好奇也不带这么问的。

“咳!”敲人的女修咳了一声,这才道,“姜师妹别理他,他就是个傻的,我叫霖铃也是乾凌山出身。我们只是听说你来的地方,不属于六界乃是天外之人,所以有些好奇,你别介意,”

“没关系。”见几人期待的眼神,她也忍不住笑了笑,这才回答道,“我们那确实跟这边不一样,至于有多远我也不清楚,估计是永远也走不到的距离吧。我们那也没有兽修,甚至无修行一说。”

几人顿时一惊,一脸的不可思议,纷纷叽叽喳喳的问了起来。

“没有修士?那怎么成仙?”

“对啊,不修行那万物生灵岂不是不能开智?”

“你们那边的仙人都不传道的吗?天帝也不管吗?”

“我们那没有仙人,也没有天帝!”姜燃继续道,“那里有灵智的生灵,都是跟我一样只是普通的凡人而已,大家人人平等。”

“只有凡人,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地方。不对!那不是世上,那是天外!”

几人更加惊讶了,眼睛都瞪圆了,纷纷啧啧称奇,却又不免想知道得更多。

正打算继续问时,一道不屑的冷哼突兀的传来了过来。

“哼!原来只是个凡界之人,居然也敢称公主之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