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动心封口费

姜燃足足在广场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有另一名弟子赶来,将他们带到了一间厢房安置,匆匆交待了一句,这是她们以后住的地方,又火急火燎的离开了,别说是解释了连话都没多跟她们说一句。

青珏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就气成了包菜脸,愤愤不平的道,“太过分了!一声不吭把我扔了半天就算了,现在连句解释都没有,这便是镇天阁的待客之道?”

姜燃到是没有生气,只是站久了脚脖子疼。

反而旁边的梓恒星君,意外的为对方说话道,“他们行事向来如此,对前来求学的修士不分身份皆一视同仁,今日这般……或许当真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发生吧?况且镇天阁向来承担镇守魔渊之责,殿下您……”

他似是想要帮忙说几句,转身却发现姜燃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地上,正她单手揉着脚踝,顿时一惊,“殿下您怎么了?”

青珏反应过来,也吓了一跳,顾不得生气了,立马紧张奔了过来,“殿下脚怎么了?您不要吓我,不会是骨折了吧?”说完直接将她摁到一边的椅子上,蹲下身拉起她的脚就要查看。

“没事,就是酸了揉一揉。”她想要阻止却没拉得过她。

“不行,医仙说过了,殿下身子可是比凡人还要柔弱,可不能出事。”说着,直接脱下她的鞋袜细细检查。

就连旁边的梓恒也是一脸的凝重,上前一步轻声说了一句,“失礼!”也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开始把起脉来。

直到青珏反反复复将她的脚丫子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都说了没事。”姜燃这才把脚收了回来,这种被人当成易碎品的事情,她还真有些不适应。

这边的梓恒也把完了脉,松了口气的同时,才注意眼前人那光着的脚丫,这才察觉失礼,顿时脸色一红,手触电一般缩了回来,慌忙转过了身,“殿……殿下没事就好,您身子虚弱当早些休息才是,在下还得赶回天宫复命,就此告辞。”

“哦,好,今日有劳星君了。”姜燃顺口道了谢,毕竟人家辛苦送他们过来,还陪着他们在广场站了几个小时,算是很够意思了。

梓恒侧身行了个礼,眼神却刻意避开地上的某处,接着转身快步朝外走去,带着点逃离的意味,眼看着就在步出这间小院。

突然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紧了紧身侧的手,涨红着一张脸又蹬蹬的走了回来,转手掏出了一物,双手递上道,“殿下初涉修行,若是遇到什么难事,或是有不便之处,请尽管吩咐在下。”

说完也不等她回应,直接将手里的物品一塞,然后用比刚刚还快的速度转身出了门,瞬间消失在了门口。

姜燃都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多了一件冰凉的东西,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块似白玉雕琢的玉牌,只是带着很浓的灵力,玉牌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只在正中间刻着一个“法”字。

“……”啥东西?

“这不是‘仙罚令’吗?”旁边的青珏的却一眼认了出来,眼神更是大睁惊讶的道,“星君的居然把这个留给殿下了!”

“啥是仙罚令?”她问。

“就是星君惩处犯错的仙人时,所用的法器令牌。”青珏解释道,“谕法星君掌天下刑罚,所以他的仙罚令也会带上些许审判杀伐之力,算得上是他的伴生法器了,世间独一无二。星君居然将这个都给了殿下,你们……”

青珏话音一停,一脸抓住了什么重磅八卦的神情,眼晴都亮了好几度,暧昧上下扫视了她一眼,一脸我懂了的表情小小声道,“殿下,看来星君定是将您放在了心上。”说起来,当日琼华仙会将晕倒的殿下抱回来的正是谕法仙君。

“瞎想什么呢!”姜燃敲了下她八卦的小脑袋,“他这么做,自然是天帝吩咐的。”

她前后跟这位星君也就见过两面,而且他堂堂一介星君,怎么会对一个见面就磕掉他门牙的人动心?就算不是天帝交待的,他送东西顶多也只可能是为了……封她的口,暗示她不要将他这么丢脸的事情传出去。

嗯,绝对是这样!

“是吗?可我觉得星君确实对殿下有意,看您的眼神都不一样呢。”青珏不死心的继续道,“而且他可是仙界最有前途的星君,殿下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行了行了,时间不早了。”哪来那么多情情爱爱的,退休老人不感兴趣,于是转移话题道,“今天还做白菜吗?”

“做!”青珏秒答,瞬间抛开了情爱,专注搞起了蔬菜事业,“殿下您等我,我马上为您准备晚饭,等我哦。”说完转身出门,一头就扎进了院中的小厨房。

“……”

————————

直到第二日清晨,姜燃才再次看到了那名,将他们扔在广场上,自己跑了的男子。他似是也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太厚道,一早就赶过来解释。

“殿下,昨日实在事出突然,魔渊上层的封印暴动,我阁弟子以镇守魔渊为已任,在下才不得不先行离开,多有怠慢还请殿下见谅。”说着,他认真的行了个礼。

姜燃是真的没有在意这事,于是直接摇头道,“没关系。”就连青珏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封印事关重大。

秋真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眼,这才转入正题道,“殿下今日将入阁修行,我阁中规矩凡入阁弟子,须放下原本的身份地位,一律视作普通修士,此事望殿下知悉。”

“我知道。”她点头,这点之前那位谕法星君也提过。

秋真这才松了口气,心下稍安,毕竟这位有些特殊,还是天帝亲自请求入阁的,他还真怕对方有什么另类的想法不好管束,却没想到对方意外的好性子,愿意守规矩那就很好。

“如此,今后你便是我阁传道堂弟子,我名唤秋真,平日负责教导弟子们剑道一课,今后你唤我一声秋夫子便可。”

“秋夫子。”姜燃从善如流的唤了一声。

秋真的眼神更加满意了,侧开一步示意她跟他走,“今日我先带你去学堂熟悉一下,你入阁时间有些晚,可能暂时跟不上大家修行的进度。待明日,我再请掌学师兄,帮你另外安排。”

“多谢秋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