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要账

后台突然来一人,都以为是戏迷呢,有散戏后来后台送礼聊天的,也都是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除了表演时候,开场前和散戏之后一般不会拦着。

“哥!”

王海洋按计划笑盈盈地走进后台,到郭德刚身边搂着肩膀撒起了娇。

“你怎么来了?”

郭德刚一脸惊讶,语气没有一丝亲热,反倒是有些嫌弃。

王海洋嬉皮笑脸道:“嗐,这不是赶上学校放假嘛,来看看您。”

郭德刚冷哼一声,问道:“看我?又惹事了是吧?”

“没有,哪能啊!”

王海洋嘿嘿一笑,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

“哦,那行。”

郭德刚点点头,冷漠地抬手往门外一指:“看你也看完了,回去吧。”

此刻后台逐渐安静下来了,几句话大伙也都听出了大概情况,纷纷看起了热闹。

“别啊,我才刚来……”

王海洋一脸委屈,被一句话怼的有些手足无措。

郭德刚很不耐烦,见他像见煞星似的,蹙眉催促道:“你有事就说事,别耽误我下班。”

“我……”

王海洋欲言又止,拿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人,目光所及之处又恢复了正常,很难为情地挠了挠头,红着脸恳求道:“那您和我出来一下吧。”

郭德刚眉头紧蹙,沉默了一会,突然站起身,愤愤地拉着王海洋的胳膊出了后台。

前脚刚走,后台里就窃窃私语起来。

“这人谁啊?”

“刚子平日里挺和气一人,今天见了他怎么生这么大气?”

大概过了半分钟。

郭德刚在门外是破口大骂:“什么?你太不像话了,烂摊子才刚给你收拾完几天,又惹祸,我踢死你!”

王海洋带着哭腔,求饶道:“哎呦,别打了,哥,您就再帮我这次吧,您要是不帮我,我就活不了了!”

“别叫我哥,你是我哥!”郭德刚怒吼道。

“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求您了,在这我就您一个亲人!”王海洋苦苦哀求。

两个人这一唱一和演的真不错,后台里那些人还真以为是兄弟俩闹矛盾了。

又过了半分钟。

郭德刚长叹一声,跺脚道:“你给我起来!”

“您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王海洋抽泣着,倔强道。

“你……哎!”

戏做完了,郭德刚皱着眉回到了后台,径直走到胖团长的面前,强挤笑容商量道:“麻烦您出来一下呗,有点事想和您商量一下。”

胖团长多鸡贼啊,早就看明白怎么回事了,不想出去谈,要的就是张不开嘴,抿了口茶水,笑道:“刚子啊,后台都不是外人,不用拐弯抹角的,有事直说就成。”

郭德刚听完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犹豫了几秒,扭头冲门外喊道:“王海洋,你给我进来!”

“哎!”

王海洋像个犯错的孩子,低着头扣着衣角走到了郭德刚身边。

郭德刚拿眼角咧了一眼王海洋,扭头笑着向胖团长介绍道:“刚才让您见笑了,这是我表弟,在这边上大学。”

“哎呦呵!”

胖团长拍了拍王海洋的胳膊,笑着夸道:“考大学可不容易,小伙子有出息啊。”

“嗐!”

郭德刚一脸愁容,摆了摆手:“有什么出息啊,一天净给我惹祸了,地上的祸不惹惹天上的祸,我都让他给烦死了。”

胖团长听完乐了:“年轻人嘛,我年轻那会也一样!”

“哎!”

郭德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王海洋,抱怨道:“就没他这么不懂事的,一来找我我准知道没好事,真让我猜着了。”

“呦,怎么了?”

胖团长眉头一皱,假惺惺关切道。

“哎!”

郭德刚叹了口气,解释道:“因为寝室违禁品和导员闹了点矛盾,一冲动把人家给打了,这要是报上去就要挨学校处分了。”

胖团长看着低头不语的王海洋,笑着劝道:“小伙子够愣的,跟人家道个歉,该服软就服个软,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郭德刚抢过话来:“道歉了,同学也帮着说好话了,可人家说了,不能白挨打,要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

胖团长眉头微皱,问道:“多少钱啊?”

“两千。”

“嚯!”

胖团长听完很惊讶:“给人家打住院了啊?下手够狠的啊!”

“没有。”

郭德刚摇了摇头,是直嘬牙花子:“导员挨打让挺多人看见了,脸上挂不住,说心理受到了伤害。”

胖团长一拍大腿,激动道:“这不是讹人嘛!”

“谁说不是呢!”

郭德刚抖了抖手,犯愁道:“可明知道是讹人也没办法啊,违反规定在宿舍用违禁品就是错,打人更是错上加错,这事报上去受处分就麻烦了。”

胖团长撇了撇嘴:“这事闹的。”

“哎!”

郭德刚叹了口气,无奈道:“打是打骂是骂,可我这当哥的也不能不管啊,所以想和您商量一下,能不能把我前俩月的工资给我,我好给这惹事精还账。”

“这个……”

胖团长眼珠一转,蹙眉诉苦道:“嗐,这事实在是对不住,早就应该给你结了,可你也知道,我那朋友一直没把钱给我,我最近手头是真没钱,不过你放心,他说这两天就能把钱给我,他只要一还我钱,我马上给你结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