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一定会成功

兜里没钱。

工资被拖欠。

房东天天骂街要房租。

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天天吃不饱。

收留一说相声的过夜,请他吃了一顿饭,没想到恩将仇报,把自己唯一体面些的衣服给穿跑了。

做生意失败,媳妇瞧不起自己,没有人认为自己说相声会成事。

种种压力积累下来,郭德刚瘫在床上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神空洞的看着墙皮脱落的棚顶,脑子里胡思乱想:“昨天晚上桥上那么多车,要是有一车祸该多好,撞死就完了,那多幸福啊!”

躺了不知多久。

郭德刚咬着牙从床上爬了起来,心里琢磨着评剧团我还得去,要是不去之前两个月就白干了。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从行李箱里掏出来一件外套穿上,刚要出门,就听见门外有人咣咣砸门,听声音正是房东大姐。

“开门开门!”

“你在屋里呢,别以为我不知道,房租都拖了一个月了,你住的心安吗?晚上会做噩梦吗?”

“住不起别来京城啊,这是乡巴佬该来的地儿吗?赶紧哪来回哪去吧,别整天窝里面做白日梦了!”

“……”

房东大姐越骂越来劲,像在别的地儿受气到这发泄来了,骂的那叫一个难听。

“哎!”

郭德刚在屋里是直嘬牙花子,论骂人自己是祖宗,可现在确实是理亏,也没办法,只能是在屋里憋着,等房东骂够了走人。

……

另一边。

王海洋提着大包小裹往回走,想着师父惊讶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走在城中村里,邻居们非常热情,小姐姐们站在门口和路人热情地打着招呼。

“帅哥,进来坐坐啊!”

“不了不了,这伤身体!”

王海洋拒绝了邻居们的热情邀约,可等快到出租屋的时候,听见了不和谐的声音。

“缺德的,挨刀的,四十里地没人家你个狼掏的……”

满嘴的片汤话滔滔不绝,非常的不堪入耳。

“谁骂街啊……”

王海洋到了近前傻眼了,只见骂街的大姐怒火全集中在了脚尖上,对着出租屋的大铁门就是一顿猛踢,威力足以让整个城中村发抖。

房东大姐五十岁上下的年纪,身材臃肿,满脸横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大姐,您有话好说,这是干嘛?”王海洋急忙上前拦道。

房东大姐瞪了他一眼,叉着腰没好气道:“你谁啊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关你什么事啊?还有话好说,在屋里跟个缩头王八似的,怎么好说?”

在剧场里什么样的观众没见过。

王海洋没和她一般见识,笑盈盈劝道:“您别拿门撒气啊,把您脚踢伤了也犯不上不是。”

俗话说得好,举拳难打笑脸人。

人家跟你客气,一般也就发不出来火了。

房东大姐这会也耍累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抱怨道:“我是这房子的房主,把房子租出去了,租客房租都拖了一个月了,这段时间锁头就没有摘下来的时候,天天跳墙进出,太缺德了。”

王海洋轻叹口气,道:“可能是遇上难处了呗。”

房东大姐冷哼一声,道:“我还难呢,我这也不是收容所,这回算是长记性了,下回打死也不能租给北漂追白日梦的。”

王海洋这话不爱听了,怎么就一棒子打死,说是追白日梦,蹙眉反问道:“您怎么还歧视北漂的呢?北漂成功的人不少啊。”

房东大姐窜了,大嗓门提高了好几个调:“我是一个成功的都没看见,算他我都碰上仨了,都哪来回哪去了,连挣个房租的本事都没有,还在这混什么,真是可笑。”

两个人的对话,郭德刚在屋里听得真真的。

此刻心情很复杂,是既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王海洋回来了,自己没看错人。

难过的是,人家大姐说得对啊,自己连挣个房租的本事都没有,难道来这真是个错误,不适合干这行?

王海洋心里憋着一股火,不想再多废话了,直接了当问道:“他欠你多钱房租?”

“一百!”

“好,这钱我替他给了。”

王海洋说完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

房东大姐接过钱,诧异问道:“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是他什么人您就别管了。”

王海洋目光坚定,指着屋子,大喊道:“我告诉您,他与你之前见过的不一样,他一定会成功的!您记住了,他叫郭德刚,他一定会成功的!”

人在迷茫时很需要肯定的话。

屋里的郭德刚眼眶湿润了,话像阳光一般驱散了内心阴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给自己打气:“郭德刚你记住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今天的一切是你永远的资本,你必须成功!”

“他叫郭德刚,他一定会成功的!”

王海洋也曾被轻视看不起过,这种感受深有体会,不禁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大喊逐渐变成了嘶吼。

“吃错药了吧你!”

房东大姐见他情绪突然激动,以为精神不好呢,反正钱也到手了,也没再争辩,留下个白眼离开了。

王海洋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胡同拐角,情绪也逐渐平复了,拎着东西准备翻墙进院,不确定师父这会在没在,反正知道钥匙在瓦片底下藏着,没在更好,饭菜做好了给个惊喜。

正准备翻墙呢,门开了。

“海洋,别走那了,从这边进。”

郭德刚小跑着出来,掏出钥匙去开院门。

“您在呢啊。”

王海洋嘿嘿一笑,拎着东西走了回去。

“屋里说,屋里说!”

郭德刚抢着接过王海洋手里东西,把他让进了屋。

“你不是没钱了吗?怎么买这些东西?”郭德刚不禁好奇的问。

王海洋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把我身上的大褂给当了。”

“哎!”

郭德刚蹙眉叹气道:“我也有大褂,但跟你那件比我那件就得扔,当了有点太可惜了。”

王海洋摆了摆手,不在乎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古有秦琼当锏卖马,我这一件大褂算不了什么,回来日子好了买更好的。”

郭德刚听完点点头,自己的bb机就是在发烧时候卖的,特殊情况这么做是对的,人总得吃饭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