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穷志短

“这个是我发明的健身餐!”

郭德刚擓起一勺面糊糊给王海洋看,并得意道:“把挂面煮烂成糊状,在里面搁一点大酱,搅拌一下就着大葱吃,这样吃既补充了维生素又补充了碳水化合物,有利于健身!”

王海洋看着师父碗里的面糊,又看了眼自己碗里的面条,鼻子忽的一酸,强挤笑容点了点头,低头吃面。

吃饱了喝足了,困劲儿上来了,师徒二人挤在一张铁床上睡觉。

郭德刚走了一夜是真累了,头沾枕头上就睡着了,鼾声如雷。

王海洋是睡不着了,并不是呼噜声吵的,而是现在有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和迷茫感,躺在床上思来想去,觉得只能先这么办了。

王海洋怕给师父吵醒,缓缓从床上爬起,把身上的青大褂脱了,整整齐齐叠好了夹在腋下,随后拿起师父的皮夹克穿上了,蹑手蹑脚出了屋。

到了院墙根底下,见地上有一装着沙土的米袋子,上面满是脚印,猜出来这是师父平时翻墙的地儿。

王海洋拍了拍与自己肩膀同高的墙头,双手支撑飞身上墙,快步出了胡同。

这趟出去不是为了干别的,准备找个当铺把身上的大褂给当了,浑身上下也就它值钱了。

在这人生地不熟,是全凭一张嘴了。

王海洋这通打听啊,从早上找到了中午,腿都溜细了,看繁华程度应该都走到市区了,才终于找到了一家。

这是家老式当铺,装修很像影视剧里那种,一进门这柜台太显眼了,一人多高。

王海洋也明白,当铺的生意就是欺负人的,你当当来举着东西你得抬着头仰着脸,求人家低人一等。

老板是个戴着眼镜的小老头,一看就是个京城玩主,正坐屋里喝着茶水斗八哥玩呢,抬眼看了一下王海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放下西施壶起身走到柜台。

“小伙子,当当啊!”

老头站在柜上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推了一下小眼镜,淡淡问道。

“哎,老人家,我当件幌子!”

王海洋点点头,把大褂递到了柜上。

当铺里衣服类的,袍子称为挡风,裤子称为又开,狐狸皮称为大毛,羊皮称为小毛,长衫称为幌子。

首饰类,戒子称为圈指,手镯类称为金刚箍,金子称为硬货龙,宝石称为云根。

王海洋以前听师父说书讲过,没想到今天用上了,这么说至少给人一种不外行的印象,能多卖俩钱。

这青大褂是师娘王慧特意找老手艺人纯手工做的,王海洋虽然舍不得,但眼下也是没办法了。

老头在当铺待一辈子了,一摸大褂的面料就知道是好东西,但脸上还是一副不太满意的样子,展开大褂看了几眼,又放下了。

“你打算当多少?”

“……四千吧!”

“多少?”

老头听完鼻子都气歪了,扣了扣耳朵道:“四千?我没听错吧?你这是拿金丝做的啊?”

这纯手工大褂定制价格四个八,王海洋在拜师仪式第一次穿,秉承着二手掉一半的原则,还抹了个零呢。

王海洋试图用三寸不烂之舌,来抬抬价:“我这大褂是名家纯手工做的,用的上好的料子,德芸华服您听说过吗?”

“没听说过!”

老头压根不吃这一套,摆了摆手,准备把大褂叠起来:“您拿回去吧,我这收不了。”

王海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眼看着大褂又要给自己送回来了,是实属无奈,强挤笑容,说好话道:“别啊,老人家,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您说个价啊!”

老头又展开大褂看了眼,犹豫了一会,伸出了三根手指:“三百,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

“三百?”

王海洋瞪大了眼难以置信。

“对。”

老头点点头。

“哎,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

王海洋咬了咬牙,狠下心道:“也罢,三百就三百吧,您开票吧,我一个月后来取。”

“好,跟我来。”

开完了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海洋出了当铺,回头看了眼眉开眼笑的老头,又看了眼手里的当票,苦笑了一声,将当票扔进了路旁垃圾桶,扬长而去。

有了钱就不用腿着了,坐公交车回了黄村。

王海洋没有直接回师父那,先去了趟百货商场,花了小一百给自己置办了身衣裳,走在商场里很感慨,这是没有低头族的年代,逛街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咳咳,除了要玩具的熊孩子。

王海洋买完了衣服,又去了趟菜市场,哪能看师父天天吃面糊啊。

……

“卖腐乳臭豆腐了啊,纯天然发酵,干净又卫生啊!!!”

“嘿,您猜怎么着?黄村炒肝,那叫一个地道!!!”

菜市场可以说是最具人间烟火味的地方,湿漉漉的石板路两旁是各种叫卖的小商贩,各种水果、鲜虾活蟹、酱货熟食、汤包面点应有尽有。

这会还不是下班点,人还相对少一些,王海洋在菜市场里逛的心情大好,这热闹景象在网上购物买菜的年代可不常见。

王海洋顺着香味走到了卖炸货和熟食的地儿,看着展示柜里的美食,嘴角流下了不争气的汗水,可囊中羞涩还是没舍得买。

不过逛了一圈也买了些东西,买了两条鳎目鱼,还有点米面青菜,调味料什么的。

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作为津城人,师父爱吃海鲜,最爱吃的就是鳎目鱼,津城人做鱼很有特色,讲究用甜面酱熬鱼。

王海洋看师父吃面糊心里不落忍,准备给师父做个爱吃的菜,熬鱼手法都是跟师娘学的,很有自信。

而且作为西北人,做面食很拿手,平时可以做个油泼面什么的,比吃挂面强多了。

想起师娘,王海洋不禁笑了,两个人目前还不认识呢,师父这小黑胖子是怎么赢得京韵大鼓名角儿的芳心呢,有的学习了。

另一边。

出租屋内。

郭德刚一觉睡到了中午,睁开眼见王海洋人没了,自己的皮夹克还被穿跑了,无疑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到外屋一看,吃的东西也没多少了,眼下工资也要不回来。

心里一股火窜上来。

郭德刚突然觉得浑身无力,扶墙缓了一会,长叹一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为什么做了好事,反倒被这般对待,干这行的真没好人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