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婚后趣事

“都炒些什么菜啊?”王海洋问道。

郭德刚道:“拌豆腐!”

“拌豆腐?”王海洋很诧异。

郭德刚解释道:“凉菜嘛,凉丝丝的,喝酒吃多好啊。”

“哦。”

王海洋点点头,接着问:“还有呢?”

郭德刚摇了摇头,道:“这就不少了。”

王海洋惊讶道:“一千多厨子就做一豆腐!”

观众噗嗤一笑。

“节俭,凑合吃吧。”

郭德刚笑着往下说道:“吃完了入洞房,成两口子了,俩人特别的恩爱,你父亲喜欢你母亲,你母亲也喜欢你父亲,你母亲很在意自己形象,我太胖了,我得减肥啊,我得跟你般配啊。”

“哦。”

郭德刚模仿道:“你父亲也说了,行啊,减肥慢慢来吧,早上起来你母亲上称称,呵,又瘦了三斤!”

“好啊!”

郭德刚乐了:“你爸爸看看她,你还没化妆呢!”

“好嘛,还得抹三斤粉。”王海洋无语。

“哈哈哈~”

郭德刚笑着形容道:“你母亲捯饬利索,画完妆,脸抹的跟元宵似的。”

“嚯!”

观众脑补着画面,笑得合不拢嘴。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两口子吃早点,早点简单,菜不能上太多,弄个肘子,四喜丸子,炖一猪头搁这,早点嘛,简简单单的。”

“好家伙,这还简单啊?”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道:“倒半斤白酒,你妈最爱喝酒。”

“早晨起来就喝?”王海洋问道。

郭德刚点点头:“早晨起来一睁眼先得喝酒,不喝不行,一会就喝完了,没喝过瘾,酒哪?”

“你父亲就劝,别喝酒了,大早上喝那么多干嘛,我告诉你啊,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准备了一礼物,抱出来一箱子搁在这。”

“两口子还挺有情调。”王海洋笑着捧道。

郭德刚模仿道:“你妈乐坏了,一瞧,纸箱子里什么东西这是?酒吧?纸箱子都湿了,手蘸着尝了尝,剑南春?五粮液?茅台?”

“嚯,越来越好了。”王海洋笑道。

郭德刚眉毛一挑,道:“你爸爸摇了摇头,里边装的小狗尿了。”

“哈哈哈~”

包袱响了,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纷纷鼓掌叫好。

“啊?狗尿啊!”王海洋抖了抖手,很无语。

郭德刚笑道:“生日礼物嘛!”

“什么味觉器官啊!”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接着说道:“你妈不爱小狗,这有什么用啊,弄酒去,我爸那库里边有酒!你爸来到这库里一瞧,大瓶子小瓶子很多,拿了一瓶写着酒的,搬回来倒着一喝,里面装的汽油。”

“汽油啊?”王海洋不理解道。

“你姥爷怕人偷喝嘛,就写了一酒字。”

郭德刚解释完,继续道:“两口子当酒喝的,你爸爸喝一肚子汽油肚子不舒服,得去厕所啊,叼着烟头就去了。”

观众噗嗤一笑。

“啊?这多危险啊这个!”王海洋抖了抖手。

郭德刚模仿动作道:“到厕所烟头还灭了,拿火柴一划,砰,眼前一黑!”

“哈哈哈~”

“好嘛!”王海洋无语。

郭德刚揉了揉眼,道:“你爸爸再一睁眼,这墙上挂着横幅。”

“写的什么啊?”王海洋好奇道。

郭德刚笑道:“贵城人民欢迎您!”

“好嘛,到那了。”王海洋偷笑。

郭德刚叹气道:“你父亲这一走三年没回来。”

“怎么那么长时间呢?”王海洋不解道。

郭德刚解释道:“那个年头交通也不方便啊。”

王海洋笑道:“怎么嘣出去,怎么嘣回来不就完了嘛!”

“哈哈哈~”

郭德刚摆了摆手,解释道:“走时候也没带着钱啊,汽油都没法买。”

“哦。”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你母亲在家里着急啊,一走三年,到你姥爷和姥姥去世时候他都没赶回来,后来二老死了半年了,他才回来。”

“哦。”

郭德刚拧眉瞪眼,捋胡子,模仿道:“小丫鬟见你父亲回来,跑过去送信,你母亲坐那正生气呢,一走三年,家里就撇下我一个人。”

“咱别捋这胡子了行不行?”王海洋看他那模样,鼻子都气歪了。

观众大笑。

郭德刚不以为然道:“不能光坐着,这不得有个动作嘛!”

“有动作就得捋胡子啊?”王海洋没好气道。

郭德刚抓了抓胸口,试探问道:“那捋这护心毛!”

“哈哈哈~”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王海洋一捂脸:“得了,还是捋胡子吧。”

郭德刚捋着胡子,模仿道:“这三年了,他到哪里去了,哇呀呀!正发怒呢,小丫鬟进来了,夫人,大喜啦,老爷回来啦!”

“呸,我才不信呢,让我高兴才这么说吧,老今天回来明天回来的骗我,上个月你说回来了,接回来住了三天,才知道是大兴一卖西瓜的。”

观众都笑疯了,茶馆里欢乐气氛直接推向了高潮,后台孙悦和李青一人搬了把椅子,坐上场门那听,听到这也都笑出了声。

“啊,这反应也太慢点了吧?”王海洋十分无语。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您等着,这回是真的!一会工夫把你父亲请来了,两口子是抱头痛哭啊,三年才见面啊,赶紧吧,剃剃头,刮刮胡子,后花园大排筵宴,房山厨子都请来了。”

“嚯,他们又来了。”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笑道:“拌豆腐什么的也都上来了。”

观众噗嗤一笑。

王海洋蹙眉道:“咱能不能换一样?老吃豆腐啊?”

郭德刚解释道:“得意这口嘛,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你母亲说了,咱们来个小游戏吧,你父亲点点头,来吧,你妈看桌子上有一馒头,在你爸眼前一比划,往这看,说完你妈把馒头就扔出去了。”

“这是要干嘛?”王海洋很不理解。

郭德刚模仿道:“你爸爸噔噔噔,嘡,用嘴给馒头叼上了,等你爸爸回来,你母亲一看表,一分三十秒,再接再厉!”

“好嘛,把我爸当狗了是怎么着?”王海洋鼻子都气歪了。

观众脑补着画面,笑得合不拢嘴。

郭德刚抬手笑道:“来,咱们喝一杯。”

“还喝酒。”王海洋撇了撇嘴。

“喝完你妈又拿起一烧饼来,走你,你爸爸叼着回来了,一分二十秒。”

“时间短了。”

郭德刚继续道:“来,咱们再喝一个来,喝完你妈又拿起一包子,走你,这回你爸爸三天都没回来。”

“怎么这么长时间?”王海洋不解道。

郭德刚笑着解释道:“肉包子!肉包子打你爸爸,一去不复还!”

“哈哈哈~”

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纷纷鼓掌叫好。

“还是狗啊!”王海洋气的推了他一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