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和昨天连着说就好了

笑声过后。

郭德刚不以为然道:“老宅子嘛!”

“老宅子叫这名?”王海洋气愤道。

郭德刚笑道:“早先那八条胡同都是你们家的,你知道吗?”

“哈哈哈~”观众笑。

“我们家不干别的了是吗?”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笑着点头:“后来不让干了嘛!”

“废话,压根就没干!”王海洋瞪眼道。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他爸爸干别的,干嘛去呢,天天上天桥这看,说书的唱戏的也能吃饭。”

“干这个也成啊,这就叫下海。”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点点头:“你爸爸找一个唱大书的,弦子书什么的,跟人家学,但这玩意报蹿的不行啊。”

“得练。”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继续道:“学这个非得下功夫,打小儿学,你爸爸虽然学的晚点,反正也学会两套书,可是在京城挣不出饭来。”

“为什么?”王海洋不解道。

郭德刚解释道:“人都是从小干这个的,名家辈出,哪轮着你挣钱呢。”

“那倒是。”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话锋一转,道:“不过也有办法,走外穴。”

“哦,上边边角角,外乡外县。”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道:“走到这个良乡,现在的房山,来人了,爱听。”

“哦,有人爱听了。”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道:“上家来吧,这人你也认识,就是你姥爷。”

“我姥爷?”王海洋惊讶道。

郭德刚点点头:“你姥爷良乡县首富,这个事你父亲不会跟你说的。”

“我还真没听说过。”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继续道:“这都是老人们念叨咱们才知道的,卖艺卖到良乡那了,你姥爷跟那有钱有势,姓周,周大财主,很瘦,瘦高瘦高的,家里雇着好些个长工,为了让长工干活啊,你姥爷早起,上鸡窝那学鸡叫唤。”

王海洋反应很快,气愤道:“周扒皮啊?”

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纷纷鼓掌。

郭德刚笑着补充道:“有一个叫高玉宝的,这孩子坏。”

“哈哈哈~”

王海洋气的一摆手:“没听说过,哪有高玉宝啊!”

郭德刚笑了笑,敷衍道:“反正就是他们家吧,你姥爷痩,你姥姥胖。”

王海洋点点头:“是,看过动画片都知道。”

“哈哈哈~”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老两口子就一个姑娘,就是你母亲金莲姑娘一个人。”

观众噗嗤一笑。

“我妈叫金莲?”王海洋鼻子都气歪了。

郭德刚一本正经道:“我没说你姥爷姓潘啊?”

舞台风格太坏了,观众们看着王海洋吃亏还说不过的模样,笑得是合不拢嘴。

“叫金莲就不像话!”王海洋吐槽道。

郭德刚笑着解释道:“这名字好听啊,金莲花当宝贝啊。”

“哦。”

郭德刚眯缝着眼睛,形容道:“你姥爷就这么一个姑娘呀,你母亲长得也壮,大个,大脸蛋子跟个馕似的,青嘘嘘的胡子茬。”

“呵!”

王海洋不自觉脑补出了岳哥的模样,笑出来了,观众也跟着乐。

“脾气也大,娇生惯养啊!”

“哦。”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把你父亲叫进来啊,人家一家三口往那一座,唱吧,你父亲定定弦儿,学的都是风花雪月的东西。”

郭德刚右手一抬起了个范儿,清唱道:“有大鼓么了么打了脸的三弦的么了么了嘣,有小段,我就不说嘣了嗒了吧的凤娇明空。”

“好!”王海洋叫好道。

“昨天咱们唱的是吧的嘣儿的彭公案,紧接着连坐一天咱们巴拉嘣的往下听,我有心接连着昨天吧啦嘣的往下表,由恐怕什么时候唱到这热闹当中,我有心从当中就往这个两天表,又恐怕表着表着自己就说不清。”

三弦书比较怪,观众们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很捧,纷纷鼓掌。

王海洋听不下去了,打断道:“这不是废话嘛,有打中间往两头唱的吗?”

郭德刚笑道:“哎呦,把你妈乐的啊,太好听了这个。”

“没什么见识。”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模仿当时情形道:“你妈当时站起身来,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裤子来!”

“哈哈哈~”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啊?扒裤子啊?”王海洋是直嘬牙花子。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抢你父亲做压寨夫人。”

观众噗嗤一笑。

“呵,怎么叫压寨夫人?”王海洋不解道。

郭德刚解释道:“就是想和你父亲成亲啊,这叫一见钟情,你姥爷乐坏了,太好了,找了多少家没人要我这姑娘,今天看上说书的了,一问他也没结婚,就今天吧!”

“这就办了?”王海洋不可思议道。

郭德刚点点头:“得了,就这结婚吧,丁巳丁卯是卯,今天日子特别的好,定下来之后,整个良乡一带人全嚷嚷动了,老周家大小姐要成亲了,你想,光厨子就来了一千多人。”

“一千多厨子那不得把老周家否空了啊!”

昨天来这听过《造厨》的老头,听到这忍不住笑着搭茬。

郭德刚和王海洋听完都乐了,这要两个节目是连起来的,这接茬可接的太棒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可惜其他观众昨天没来,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这会也没法和其他观众解释,铺垫太多,解释完今天相声节奏就乱了。

郭德刚眼珠一转,也有办法,笑着回了一句:“大爷,明天你再来,还能接上!”

“好嘞,我一定来!”

老头笑着点点头。

王海洋心里暗挑大拇哥,应对观众搭茬非常考验相声演员经验和脑子,要是换作自己可能就不理人继续往下说了,师父这还拉了一主顾。

“干嘛请那么些厨子啊?”王海洋不解道。

郭德刚解释道:“大排宴宴啊,好几万人吃饭呢,锅碗瓢盆都不够,都从外边借那么些个,盘子碗哪都是啊,炒菜,厨子们亮手艺的时候到了,来这么些人吃,得盯得上啊。”

王海洋点点头:“炒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