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路还很长

夜。

黄村出租屋内。

“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炮兵怕把标兵碰,标兵怕碰炮兵炮。”王海洋在案板上边揉着面团,边练习着绕口令。

郭德刚则在里屋坐在小马扎上,趴在铁床上写着相声段子,有了说相声的地方了,创作热情也上来了。

总说传统段子观众也会听腻,想受欢迎创新是必然,但创作一段相声并不容易,很多包袱都是在舞台上打磨了千次万次才成熟的。

一会工夫,裤带面煮得了,热油一泼,香气顿时就出来了。

郭德刚和王海洋一人一大碗,拿筷子一拌,裤带面红亮红亮的,香气扑鼻。

“嚯,这油泼面做的真香!”

郭德刚一大口下去,嘴上油亮油亮的,是赞不绝口。

“好吃您就多吃点。”

王海洋憧憬道:“师父,我觉得那茶馆地理位置其实挺不错,要是按照观众今天的反响,迟早茶馆都得不够坐,赚的肯定比之前唱戏多的多。”

“希望如此吧!”

郭德刚点点头,随后把自己写的相声段子拿给了王海洋看:“你觉得我写的这段子怎么样?”

王海洋接过稿纸,借着昏暗灯光仔细看去,字迹有些潦草,但不难辨认,作品名字叫做《我这一辈子》。

这是师父早期经典段子之一了,但这初稿还有些不完善的地方,王海洋非常熟悉这个段子,在几处地方给出了一些建议。

郭德刚听完建议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吃惊问道:“你以前真没学过相声吗?”

王海洋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暗道:“我太学过了,我师父你也很熟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他叫郭德刚!”

……

次日下午。

京味茶馆的水牌子上节目由三个改为了四个,票价也从两块涨到了三块,孙悦和李青负责开场和倒二,王月波中间说段评书,郭德刚和王海洋则负责攒底。

剧场后台。

王海洋之前大褂当了,没大褂穿,在上午的时候去订做了,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能做好,穿了一身便装。

一个不穿大褂另一个穿也不合适,郭德刚也穿便装陪着,这会俩人正对着词呢。

等台上倒二的孙悦和李青快表演完了,郭德刚和王海洋起身走到上场门候着,透过门帘的缝隙往外看,俩人心都是一凉。

艳阳高照的天,台下才坐了七八个观众,看来离场场爆满的梦想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王海洋觉得几千观众鼓掌叫好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突然台下才坐了几位观众,心里落差感很大,也很感慨,之前真的只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罢了。

“紧张了?”

郭德刚见王海洋发愣,关切问道。

王海洋回过神,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捋段子呢。”

“那不还是紧张了。”

郭德刚拍了拍王海洋的胳膊,宽慰道:“没事,有我呢,哪怕你失误了我自己也能量,不用紧张。”

“好。”

王海洋笑着点点头。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卖五器》,表演者郭德刚,王海洋!”

王海洋在掀开上场门帘子的一瞬间,心思就立刻回到了正常状态,满脸笑容地出了场。

郭德刚跟在身后,也是笑容满面。

前排有一昨天来听相声的老头,见是他们俩很开心,带头鼓掌叫好,在他的带动下,其余观众也跟着鼓起了掌。

两人对着观众鞠躬表示感谢。

站在桌外的郭德刚调整好话筒后,笑着开了口:“今天来了不少人。”

“这还不少人?”王海洋指着台下,难以置信道。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对,台下有位观众叫不少人。”

“哦,敢情是这么个不少人。”王海洋乐了。

观众也跟着笑。

郭德刚笑盈盈地自我介绍道:“感谢各位的光临,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郭德刚,相声届的小学生,干了这些年很惭愧,刨去我们家的亲戚,没人认识我。”

“哦,都不认识。”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手往旁边一指,道:“我身边这位叫王海洋,这人可了不得,相声届的中流砥柱。”

“呦,您别这么说。”王海洋笑着摆了摆手。

郭德刚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无论是台上的能耐,还是台下的人性都是这份的!”

“不敢当。”王海洋笑道。

郭德刚感慨道:“说实话,您说相声都委屈您了,老王家辈辈都是当官的。”

“对对对,祖上确实是。”王海洋得意道。

郭德刚强调道:“宦官之后。”

“哈哈哈~”观众大笑。

王海洋鼻子都气歪了,瞪眼道:“宦官之后?那就没了我,那叫官宦之后!”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开个小玩笑,官宦之后,老王家明清两代都是官。”

“对,全做官。”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话锋一转:“当然有这么一句话啊,富贵无三辈,清官不到头,没有说祖祖辈辈都是做官的。”

“对。”

郭德刚解释道:“解放初期,刚一解放,王海洋父亲工作就没有了。”

“失业了。”王海洋捧道。

“这不是说同着大伙败奉您啊,这是实话实说。”

“真事。”

郭德刚笑道:“一解放,京城封闭妓院,他爸爸失业了。”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一位观众被这突如其来的包袱,逗的一口茶水都要喷出去了。

王海洋鼻子都气歪了,气愤道:“我爸爸在妓院干活啊?”

郭德刚笑着摆了摆手:“不是不是。”

王海洋瞪眼问道:“不是怎么我爸爸封闭妓院失业了?”

郭德刚嘿嘿一笑,解释道:“就是时间是那会。”

“哦。”

王海洋勉强点了点头,抖手碎碎念道:“这怎么这么别扭啊这个!”

郭德刚笑道:“这日子好记啊!”

“您全凭这个记日子是吗?”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笑着往下说道:“老爷子没工作了,那会家里还没什么人,还没结婚呢。”

“光棍。”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道:“不让干干点别的去吧,干什么不吃饭啊,非得死守着这嘛!”

“对啊。”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笑道:“把怡红院的房子一锁。”

“还是妓院啊!”王海洋笑着一推。

“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