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提身高破防了

台下观众笑的合不拢嘴。

王海洋一脸疑惑,伸手打断道:“你先等会吧,这半扇猪怎么否啊?”

郭德刚张开双臂形容道:“我那会才十六啊,这半扇猪和我一边高啊!”

王海洋点点头:“对啊,否它太有难度了。”

郭德刚解释道:“我当天穿了一大衣,先把大衣脱了,你爸爸拿一绳子把半扇猪给我捆到后背上了,捆好了我都站不住!”

观众脑补着画面大笑。

“可不,后边太沉了这个。”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道:“你爸爸抱着我,先跟墙那站着。”

“哦,靠着墙。”

郭德刚继续道:“你爸爸看桌上还有牛肉和羊肉呢,你爸爸琢磨羊肉膻气客人一定不爱吃,牛肉丝粗,容易塞牙,否!”

王海洋抖了抖手:“怎么的都不忘了否!”

观众又被逗乐了。

郭德刚比划道:“羊肉和牛肉都扎一眼儿,串上绳子在我脖子上一挂。”

“重量匀过来了。”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挺直了腰,道:“这回我都不用靠墙了,站的可稳当了。”

“那是啊。”王海洋偷笑。

郭德刚继续道:“再一回头,这有一津城小站稻米。”

“那是好米啊。”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解释道:“小站稻米蒸得了清亮,黄河水浇灌的,很少见,产量非常低,你爸爸看着流口水,否!”

“这怎么否?”王海洋疑惑道。

郭德刚摸了摸裤腰带,比划道:“你爸爸让我把裤子解开,米往我这条裤腿里一倒,再把裤腿系上,这回站的可瓷实了,这腿能活动,这腿动不了!”

观众脑补着画面,笑得合不拢嘴。

“那肯定的啊。”王海洋笑着点点头。

郭德刚继续道:“你爸爸再一回头,木耳,黄花,小虾米,你爸爸乐了,否!”

“哈哈哈~”

“撒了狠了这是。”王海洋撇了撇嘴。

郭德刚一拍另一条腿:“装这裤腿里边。”

“这回两边匀称了。”王海洋笑道。

郭德刚继续道:“一瞧这边有刚炼得的猪油,还没凝上呢,那还有一盆猪肠子,你爸爸乐了,否!”

“这怎么否?”王海洋好奇道。

观众听得十分投入,也很好奇怎么拿。

郭德刚边比划边解释道:“拿个漏斗搁肠子这,拿猪油往里倒,两边一系扣,你爸爸把这肠子给我系到腰里边!”

王海洋听完乐了:“挺有创意,还组合上了。”

观众也跟着笑。

郭德刚眼前一亮,继续道:“哎,这盆里还有一盆粉丝,都泡得了,否!”

“准知道得否。”王海洋笑着点头。

郭德刚细致解释道:“你爸爸想的有道理,如果不否这个粉丝,猪肉就白否了。”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纷纷鼓掌。

王海洋竖起了大拇指:“好家伙,一个菜一个菜的否啊!”

郭德刚模仿道:“这不好弄啊,先把盆里水倒掉,粉丝拿出来给我围脖子上了。”

王海洋不理解道:“粉丝绕脖子上就看见了啊。”

郭德刚微微一笑道:“外边搭上围脖啊。”

“哈哈哈~”

“嘿,有办法。”王海洋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郭德刚继续道:“再一回头,这边有团粉,团粉就是水淀粉,你爸爸乐了,否!把水倒出去,把水淀粉搁手里拍,拍扁了跟小帽子似的,给我顶脑袋上了,外边再戴上棉帽子。”

“这就看不见了。”王海洋笑着点头。

郭德刚系扣子道:“把大衣给我穿上,来的时候大衣特别肥,这会勉强系扣。”

观众噗嗤一笑。

“好嘛,东西太多。”王海洋也笑。

郭德刚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但这会有一个问题,走不动啊,迈不开腿啊!”

“那是,好几百斤搁身上呢。”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笑道:“你爸爸太聪明了,给我一根牙签!”

“牙签干嘛啊?”王海洋好奇道。

郭德刚学着扣耳朵的样子,在台上一点点蹭:“让我掏耳朵往外走,慢慢往外蹭,谁也看不出毛病来啊。”

“嘿,太有像了。”王海洋竖起了大拇指。

郭德刚接着往下说道:“你爸爸和我一起出门,得护送我啊,我只要走了就没事了。”

“对。”王海洋点点头。

郭德刚模仿道:“你爸爸走道横着走,一脚不小心把旁边一大铁锹踢倒了,你爸爸冲我一努嘴,扶起来!”

“哦。”

郭德刚挠了挠头,纳闷道:“我听错了,说的扶起来,我听了一个否起来。”

包袱响了,观众笑得前仰后合,孙悦和李青也跟着乐。

王海洋撇了撇嘴:“连铁锹也否起来啊?”

郭德刚抖了抖手,为难道:“你说这怎么弄啊?”

“得想主意啊!”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很为难:“第一我弯不下去腰啊,第二捡起来怎么拿走呢?”

王海洋点点头:“对啊,藏哪呢?”

郭德刚比划道:“这铁锹比我还高呢?”

“噗,哈哈!”

王海洋实在是没忍住,一听师父说这个直接破防了,但也觉得不合适,憋回去点了点头,捧道:“那是。”

这一举动,直接把在场观众都给带动乐了。

郭德刚瞪了王海洋一眼,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等笑声停下来了,继续道:“我琢磨可能是你爸爸要这铁锹头,我拿脚勾着勾起来,接住了,正卸铁锹头呢,陈厨子来了。”

王海洋抖了抖手:“哎呦,撞上了。”

郭德刚模仿当时情景道:“陈厨子刚释放出来春风得意精神爽,正照顾这些客人呢,一回头瞧见我了,我也愣了,赶紧往外蹭,我一身货蹭不快啊,陈厨子看见我纳闷,这孩子怎么比来时候胖了呢!”

王海洋一抖手:“发现了。”

郭德刚分饰二角儿,模仿道:“你爸爸赶紧过来打掩护,老陈,给你道喜啊!”

“别给我道喜了,我预备了二十桌的东西,怎么后厨空了呢,来来来,咱上屋里对对来。”

“你爸爸还打掩护呢,没事,老陈你头里走,我跟着你,让孩子先回家,孩子不舒服。”

“陈厨子否这方面也是专家啊,不干啊,别介,一块过来啊!”

郭德刚急的直跺脚:“我心都到嗓子眼了,我身上满汉全席啊!”

“可不是嘛。”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模仿当时情景,道:“陈厨子坏,一把就拉住我了,过来过来,他一拉正拉我腰上了,我往后一使劲,大肠就折了,这点猪油顺着腿全下来了。”

茶馆里哄堂大笑。

“呵,要了亲命了!”

郭德刚往头上一指,道:“我一紧张就出汗了,头上戴一棉帽子,这点团粉下来了,流的满脸都是啊。”

“好家伙。”王海洋偷笑。

郭德刚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爸爸聪明,老陈,你让这孩子先走,这孩子病的够重啊!”

“什么病啊?”王海洋好奇道。

郭德刚眉毛一挑:“脑浆子出来了!”

“去你的吧!”

王海洋笑着推了他一把。

“哈哈哈~”

“好!!!”

茶馆里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掌声连成了一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