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票一段儿

在京味茶馆喝茶的工夫,郭德刚趁这机会给王海洋过活。

讲的都是些关于贯口的段子,包括贯口应该怎么练。

练法就是撕张纸钓在眼前背,一段一段的背,功夫怎么样就看这张纸,背完之后这纸特别的干,说明功夫到家了。

背完以后这纸全湿了,那还得练。

之所以这么练,是因为过去演员离观众太近了,嘴里要是没功夫,俩演员嘴里一人带一喷水壶,那头一排观众受不了。

实际上王海洋学的时候没有这些讲究,台上离台下远着呢,基本功差主要是练的不认真。

新时代观众都是年轻人,喜欢听有趣的段子,贯口和太平歌词什么的都不爱听,甚至讨厌带唱的段子,容易在睡觉时被吵醒。

相声演员最重要的是人缘,你要是有人缘,你说什么观众都捧你,而且现在说相声走的都是从剧场到娱乐圈的路线。

贯口和太平歌词这种学着就很难,有扎实基本功的工夫不如去研究包袱和笑料,研究出一个类似于“盘他”的活,观众一下就记住你了,谁还愿意下苦功夫做一些不迎合市场的事。

新时代相声演员基本功越来越差也是必然事件,没等学会就红了的相声演员大有人在。

王海洋从今天开始也算是二次学艺了,很认真对待,之后几天过的很简单,每天练习基本功,去京味茶馆听相声,和师父对一些传统段子的活。

这一日下午。

郭德刚和王海洋又来到了京味茶馆听相声,依旧是最后一排靠门座位,老来听也熟了,了解到那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其实是茶馆老板,姓冯,生意不好也没雇人,全都是自己干。

今天天气不好,有点阴天飘小雨。

过去撂地演出是刮风减半下雨全完,茶馆正相反,逛街的游客把这当避雨的地儿了,算上郭德刚和王海洋一共十多个人,将将把茶馆坐满了。

孙悦和李青依旧表演的是传统节目,效果一般般,反倒没有王月波那光头胖小子说评书效果好。

等节目都表演完了,外边雨非但没停,反倒更大了。

这会也没智能手机,茶馆里的观众和刚表演完的孙悦和李青聊起了闲天,屋外雨声淅淅沥沥,屋里捧着热茶聊的火热,气氛很好。

冯老板也拿了盘瓜子,坐到了老主顾郭德刚和王海洋旁边,笑问道:“二位是真喜欢听相声啊,要是天天能有像您二位这样的观众来听,那我买卖就好了。”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从小就喜欢相声,在这喝着茶听一段,挺舒坦。”

“年轻人喜欢相声的不多。”

冯老板不禁好奇的问:“二位是做什么事由的啊,天天能得闲来这。”

王海洋抢过话来,玩笑道:“他您不认识?那可是轰动京津两地的艺术家,我是他保镖!”

嗓门挺大,茶馆里观众包括孙悦和李青齐刷刷的回头。

“咳咳!”

郭德刚听完喝茶都呛了一口,咧了一眼王海洋,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别听他瞎说,我可不是什么艺术家,没正经工作,在剧场里说说相声,跟过戏班唱过几天戏。”

“您也会说相声?”

正和观众聊天的孙悦,探着脖子,一脸惊讶问道。

郭德刚笑着点点头。

“您上台来票一段儿怎么样?”

孙悦记这黑胖子记得真真的,在台下几乎是没笑过,你说他要是不认可自己吧,他还天天来,今天一听是同行,心中疑惑都解开了,那心里是七个不服八个不愤,心想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我上去说一段?”

郭德刚早就有这意思了,将近半年都没说过相声了,在茶馆里天天看别人说,非常技痒,渴望登台表演。

孙悦点点头,并鼓掌道:“来一段嘛,闲着也是闲着。”

“来一个!”

周围的观众也跟着鼓掌起哄,能再听一段当然是更好。

“成,那我就给大伙说一段。”

郭德刚说完笑着站起身,拍了拍王海洋的肩膀,努嘴示意道:“上去给我量一个吧。”

王海洋起身小声问道:“哪段啊?”

郭德刚道:“就前天晚上陪你对活的那个。”

“好。”

王海洋有舞台经验,北展当着几千观众都说过,在茶馆里说一段不叫事,当即点头答应。

孙悦和李青对视了一眼,都耸了耸肩,合着台底下坐了俩同行,随即找个空座坐下了,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能耐。

在观众热情掌声中,郭德刚和王海洋走上舞台,王海洋站在桌里,郭德刚站在桌外。

郭德刚抬手把麦克风调低后,笑着开了口:“谢谢大家的掌声,上台来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郭德刚,是相声届的一名小学生。”

“您谦虚。”王海洋捧道。

郭德刚侧身,抬手介绍道:“站在我身边这位叫王海洋,他师父特别了不起,他师父叫郭德刚。”

“嗐,白夸了。”王海洋撇了撇嘴。

两句话把观众逗乐。

郭德刚笑看着王海洋,道:“我特别羡慕你。”

王海洋问道:“羡慕我什么啊?”

“羡慕你长得帅啊,小脸蛋一掐一兜水啊!”

郭德刚说到这上手在王海洋脸上掐了一把,掐完一捂眼睛:“哎呦呵!”

王海洋摸了摸自己脸,惊讶道:“呲出去了啊?”

“哈哈哈~”

观众听完笑得合不拢嘴,纷纷鼓掌。

孙悦和李青对视了一眼,都大为震惊,自己的开头和人家没个比啊。

郭德刚拍了拍胸脯,道:“大伙别看我岁数不大,我七岁学评书,九岁学相声,我虽然比他才大一岁,但他是我徒弟。”

王海洋点头承认:“这位是我师父。”

郭德刚看着王海洋,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我收过好几个徒弟,他是我教过的,相声说的最棒的!”

王海洋笑着挠了挠头:“您太捧我了。”

郭德刚对观众讲道:“他父母没有孩子。”

“对。”

王海洋应完回过味了,鼻子都气歪了,伸手打断道:“谁说的啊?我父母没有孩子,那我哪来的啊?”

“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