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孙胖子和李大眼

“还真是一茶馆。”

王海洋快步走过去,低头看着门口的水牌子,水牌子上用粉笔潦草的写了三个节目。

相声——绕口令。

评书——白眉大侠。

相声——满汉全席。

节目单下面用红粉笔醒目的标注着票价两元,这票价算是很便宜了。

王海洋探头往里一看,茶馆里面这会正演着呢。

“刚才有点吃咸了,咱进去喝壶茶吧!”

“哦,好。”

郭德刚拍了拍王海洋的肩膀,俩人迈步进了京味茶馆。

茶馆不大,一共才摆了九张桌子,分成了三排,一个桌子配俩座,一共能坐不到二十个人。

相比于步行街上别的店铺,茶馆里就略显冷清了,这会算上郭德刚和王海洋才一共五个观众。

往台上看去,舞台不大却很标准,写着出将入相的上场门和下场门,红绸缎子铺的书案,书案上手绢、醒木、折扇都很齐全。

不管是说相声还是唱戏,舞台通常会分为左右两扇门,一扇门的横梁上面写着出将,另一扇门的横梁上面写着入相,每当节目开始表演的时候,演员们都会随着锣鼓声从写着出将的那扇门里出来。

在节目表演完了以后,演员们再依次从写着入相字样的那扇门里面回去,出将和入相也被称为上场门和下场门,借用了将和相的说法,有着盼望演员们成大器的寓意。

郭德刚和王海洋找的最后一排中间的座位坐下了,伙计也很快走了过来,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笑问道:“二位来听一段啊!”

郭德刚点头问:“这有茉莉花茶没有?”

中年人笑着点点头:“有,十块钱一壶。”

“好,来一壶。”

郭德刚从兜里掏出钱,数出来十四块钱,递了过去。

中年人拿起一张十块的,零钱退了回去,解释道:“节目都演完一多半了,票钱就不收了,您稍等啊!”

郭德刚和王海洋对视了一眼,也知道这是生意惨淡,为了拉拢客人,也没说什么,专注看起了节目。

台上演员是个穿着红大褂的大光头,顺着脑门淌汗说的很卖力,说着说着抄起折扇,双手举过头顶,道:“白眉大侠徐良抽出金丝大环刀,对准花蝴蝶花冲,大喊一声,咦,王八驴球球的,你就在这吧!”

一把扇子在评书先生手中可作百般物件,拧着是枪,端着是刀,横着是剑,竖着是笔,打开是书信、地图、圣旨。

说书的光头还会口老西方言,演绎地还真有点味道,说完一摔醒木,留下了个扣子。

听书听的就是扣,没扣没意思。

讲一个王大爷挑水的故事有什么意思,一定是王大爷挑水,有人一叫他,他一扭头一下变出来仨脑袋,书到这不说了,观众很好奇明天就会接着来,为什么王大爷仨脑袋呢,看他那人眼花了。

大英雄举起刀来,大喊一声拿命来,到这不说了,观众就会很好奇接下来怎么样了,人死没死?第二天来听了,说书的接着说,大英雄把刀一合,算了不杀了。

留扣子是这行卖座的一个技术手段,不留扣子才是外行的。

说书的光头摔响了醒木,起身笑着鞠了一躬回了后台。

台底下仨观众送上了热情掌声,看状态听的意犹未尽。

郭德刚和王海洋虽然就听着一句,但也跟着鼓掌,毕竟没什么人听挺不容易,能鼓励就鼓励。

中年男人拿着托盘先把茶给他们送到了桌上,又赠送了一小盘瓜子,从伙计又变为了报幕员,小跑两步上台报幕:“接下来请您欣赏相声《满汉全席》。”

王海洋心说这报幕报的够简单的,演员名都没提,正给师父倒茶的工夫,上场门的棉帘撩开了。

头里走出来一胖小孩儿,太胖了,从上场门出来都得侧着身走,王海洋还纳闷说相声怎么就出来一个人,等他从上场门出来了,才发现身后还跟着一痩小孩儿,痩小孩儿长得也挺有特点,眼珠子特大,跟俩灯泡似的。

两个小孩儿都穿着灰大褂,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到台前,痩小孩儿站在了桌里,胖小孩儿也站在了桌里。

对,没错。

胖小孩太胖了,那大肥肚子像大褂里藏了个游泳圈似的,作为逗哏把捧哏位置都给侵占了。

两个小孩儿一胖一瘦形成了鲜明对比,看着就很有喜感,作为相声演员能有让人记住的特点,无疑是很占优的。

郭德刚看他们出场就是一皱眉,出场应该是捧哏先走出来,逗哏跟在后边,这俩小孩儿正弄一满拧。

王海洋伸着脖子越看越觉得眼熟,最后认出来了,这胖小孩儿不就是孙悦嘛,从来不去洗头房,因为太胖进不去,买飞机票论排买,敢情这时候就这么胖。

痩小孩儿也认识,那俩大眼珠子跟灯泡似的,正是喜欢和轮椅飙车的李青啊。

王海洋正惊讶的工夫,孙悦扫了一眼台下,嘿嘿一笑开了口:“刚才是我们这的演员王月波给您诸位说的《白眉大侠》,接下来由我们哥俩来给您诸位说一段,在场的各位对我们都不太熟悉,开场先做个自我介绍。”

“得介绍介绍。”李青笑着捧道。

孙悦拍了拍胸脯,自我介绍道:“我叫孙悦,站我旁边这位叫李青,我们俩都是少年宫幽默艺术团的,团里给我们找了个说相声的地,让我们找找舞台感觉,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说的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李青笑着拱手:“您多担待。”

说完,俩人朝台下一鞠躬。

很有礼貌,台下仅有的五位观众都送上了掌声鼓励。

王海洋听完他们的自我介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少年宫的学员,为找舞台感觉才来的茶馆说相声,他们认识的还真早。

郭德刚看着台上的俩小孩儿很感慨,仿佛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七岁学评书,九岁学相声,曾经也是那么自信的站在舞台上侃侃而谈,憧憬着未来要当大腕儿。

可残酷现实让梦想破碎,甚至浑浑噩噩的只想求衣求食,此刻无比怀念初登舞台的那些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