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关门弟子

平行世界。

2029年。

京城,新北展剧场。

德芸社海字科收徒仪式。

重建后的剧场金碧辉煌,五千个座位满坑满谷热闹非常,舞台上花团锦簇,帷布上洋洋洒洒绣着德芸社三个大字。

“感谢各位来宾和各位观众捧场,今天是个好日子,郭德刚先生要再次收徒了,很荣幸由我来主持这场仪式,我们仪式现在正式开始,下面先有请学员王海洋登场。”

台上这位身着西服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主持人,正是冠有德芸五虎将之称的郑喜定老师。

在观众热烈掌声中。

从上场门走出一手提着大包小裹的青年。

正是今天拜师仪式的主角王海洋,手里拿的是拜师礼。

一米八的身高,身形稍显清瘦,配上一袭青色大褂,真好似画中走出粉妆玉砌傲骨英风的翩翩少年。

可颜值在线的同时,确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一些人在放松休息的时候,脸部会不自觉出现蔑视的感觉,术语形容叫天生臭脸综合征。

这会舞台侧幕里人都快站满了,都是德芸师兄弟们。

站在最前边的就是好多年前最红的相声演员岳芸鹏,臀型脸妥妥的德芸社门面担当,黑粉已经盖不住稀疏的头顶了,在今年选择了光头造型,灯光下夺人二目,这会正举着手机拍摄记录。

在他身后是各科的佼佼者,像什么鹤字科张鹤轮和曹鹤杨,九字科杨九琅和周九梁,霄字科秦霄闲和曲霄云等等,都在拿手机拍摄。

郑喜定拍了拍王海洋的胳膊,笑盈盈道:“孩子礼物都准备好了,那么下面有请引保代三位老师出场吧。”

“引师,于慊老师!”

“保师,侯振老师!”

“代师,高风老师!”

“好!”

一波又一波的热烈掌声中,满头蓬松卷发的于慊走在最前面,侯振和高风紧随其后,仨人穿着颜色不一的大褂,依次落座在舞台侧方座椅上。

“下面用热烈掌声请出今天的主角,王海洋的师父,郭德刚先生闪亮登场。”

“郭老师我爱你!”

台下顿时躁动起来,粉丝们用热情欢呼声来表达对角儿的喜爱。

头顶桃心的郭德刚笑眯眯从幕后走出,一身黑大褂显的人倍儿精神,边走边和观众们招手打招呼,最后落座在正座位。

人都到齐了。

郑喜定继续主持道:“拜师自然要有拜师礼,在过去都是磕头大礼,咱们新事新办以鞠躬代替,请王海洋面向师父站好,听我口令啊。”

“感谢师父教诲之恩,一鞠躬。”

“感谢师父提供这么好的舞台,让你磨练自身技艺,二鞠躬。”

“今天开始将成为正式的师徒关系,以后没饭辙可以理直气壮的去师父家蹭饭了,三鞠躬。”

王海洋恭敬地照做。

“好,接下来给师父送上你的礼物。”

王海洋挑出一个精致的礼品袋,刚准备送到师父手里。

“先等一下。”

郑喜定笑着上前拦道:“我做过几次拜师仪式主持人,以前你师兄们送给师父和引保代三位老师的礼物都是一样的,你这大包小裹的好像给每位的都不一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礼物怎么样?”

“好!”

还没等王海洋开口,台下观众们先答应了,都很好奇拜师会送什么礼物。

气氛到这了。

王海洋笑着点了点头,打开礼品袋,掏出一个保温盒递给了师父,并向观众们解释道:“我师父喜欢蟒袍,可我目前没经济能力送,我跟岳哥学做了个小吃菜蟒,我先用它代替,以后赚了钱了再买蟒袍孝敬师父。”

郭德刚接过礼物,满意的点点头:“好孩子,礼轻情意重,有这份孝心就好。”

礼物很朴实用心,观众们纷纷为这份师徒情谊鼓掌。

王海洋紧接着又拿出一件,给于慊送了过去:“大爷,送您的礼物是护发素,老烫头损伤发质,用它保养保养,希望您像您的发型一样,越来越年轻。”

“哈哈哈~”

一提于老师三大爱好,观众们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会说话,我收下了。”

于慊笑得满脸褶子,伸手接过。

王海洋又从礼品袋里掏出一保温盒,送给了侯振:“送侯爷的礼物是腰果鸡丁,我炒的,吃过的都说好。”

“嚯!”

侯振眼前一亮,擦口水道:“谢谢,这礼物好,腰果过完油搁嘴里嘎吱吱倍儿香,鸡丁过完油搁嘴里嘎吱吱倍儿香,腰果和鸡丁……”

“行了!”

高风一脸嫌弃地把他嘴捂上了:“这嘴又上来碎劲儿了,叨叨的我脑仁疼。”

拜师仪式赶上群口相声了,观众们笑得前仰后合。

笑声过后。

王海洋掏出了最后一件礼物,是一根包了浆的木棒,双手呈上认真介绍道:“送高老师的礼物是老物件了,这根棒子是我从旧货市场淘的,卖货的说它是老老年间的物件。”

“嘁!”

高风听完轻蔑一笑,推了下小眼镜,有理有据道:“你这孩子准是让同行给忽悠了,这一看就不是正品,正品都是带棒套,这玩意直接用手拿多脏啊。”

“哈哈哈~”

“这帅哥看着高冷,可太有包袱了!”

观众们直接笑喷,连站在侧幕的师兄弟们都笑趴了,现场欢乐极了。

短短几句话的工夫,王海洋就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颜又幽默谁能不爱。

“下面请郭德刚先生讲话。”

观众们鼓掌欢迎。

郭德刚起身走到话筒前,看着台下观众,感慨道:“一晃过的真快啊,都收到海字科了,当初我收龙字科的时候说过,龙字科是最后一批大规模收徒弟了,往后腾字收十个,四字收十个,海字收一个,今天收了关门弟子,我很开心。”

观众们鼓掌祝贺。

“为什么收徒仪式要在北展举行呢,初入京城时有这么一句话,一个说相声的要是能在北展说上二十分钟相声,那这辈子圆满了,我那会也把来北展说相声视为一个目标,没想到后来在这像过日子似的,不忘初心吧。”

郭德刚招手把徒弟叫过来,向观众介绍道:“这孩子叫王海洋,其实在选关门弟子这件事上我开始有些犹豫,有几个好苗子不错,他在里面专业能力很一般,但我为什么选他了呢?”

“很多年前,小孟和小岳在团综《德芸斗笑社》的舞台上说过一段相声,叫《一段悲伤的相声》,里面提到了海字科大师兄叫王海洋。”

“哇!”

“什么,这也太巧了吧?”

观众们听完大为震惊,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郭德刚抬头望向天花板,感慨道:“小孟和我说了这件事后,我很感慨,真是应了那句话,很多事情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说完,郭德刚抬头看着徒弟,仿佛陷入了回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和这孩子投脾气,说来奇怪,和这孩子相处有一种说不上来似曾相识的感觉。”

“嘶……”

话音刚落,王海洋突然觉得脑袋抽痛异常,仿佛像被人用棒子狠狠抡了一下,紧接着眼前一发黑失去了知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