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通报批评

走进校园的时候方言后背已经湿透了。

上午已经够热了,下午的太阳更大,不过当一阵清风吹过来的时候特别爽。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方言已经回到教室,当他踏入教室的时候全班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爆赞,怜悯,佩服……

方言走回座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同桌陈东已经请假回来了。

眼前身材微胖,圆脸的陈东倒是跟记忆中的东子对的上。

“言哥什么情况啊这是?怎么大家都在议论你,他们都说你今天早上的时候打了吴德那个混蛋,还让老班看到了,中午老班又去宿舍找你,话说你中午去哪里了?”

“都是小事,东子见到你真好。”

陈东是方言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

两人经常一起吃饭,一起打球,一起去澡堂洗澡……

称得上无话不谈的知己。

直到读大学,他们才少了联系,可能没有面对面所以找不到共同话题聊吧。

如果说方言的人生很糟糕。

那么陈东的人生可以称得上惨烈。

陈东在大学里面认识了一个女朋友,毕业后立刻结婚,没想到结婚当天出了车祸,新郎陈东当场死亡。

现在能再次见到东子他很高兴。

“什么小事,老班都叫家长来了,如果你爸知道你在学校里面打架,不打死你才怪,要不咱们去跟老班认个错,求求他原谅,毕竟高考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老师一定会给咱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的。”

不知何时,高考决定命运已经根深蒂固到每个人的内心。

“这……”

方言在犹豫,他已经读过一次书了,高考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

他在意的是家人……

“方言同学,方言同学听到请立刻到校长办公室,你爸爸妈妈有事找你。”

“方言同学,方言同学听到请立刻到校长办公室,你爸爸妈妈有事找你。”

这时广播声突然响起,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园。

高三二班同学都用怜悯的目光看向方言。

其他班学生都在好奇这个方言是谁?

“言哥,我陪你去,吴德这个混蛋居然敢把事情闹那么大,他这是要毁了你啊言哥。”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

方言按住陈东的肩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后转身朝教室外面走去。

来到外面走廊的时候刚好遇到吴德这个混蛋。

“方言,哈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这回你死定了。”

“吴德,既然你要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凭你还想跟我斗,做梦。方言你惹大祸了,等着被学校开除吧。”

吴德一脸得意的时候,广播声再次响起。

“方言同学,方言同学听到……”

方言冷漠看了眼吴德,继续朝校长办公室走去,

被方言看了眼的吴德不知道为何心里开始不安了,似乎就不该惹方言,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否定这种感觉。

方言只是一个学生而已。

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拿他没办法。

校长办公室。

砰砰……

“进来。”

方言进门后看到这间办公室里面有四个人,一个是戴眼镜的校长,一个是班主任张美娜,另外两个则是方言的老爸老妈,方平山,陈淑芬。

方平山穿着一件老旧的正装,看起来有些憔悴,应该是又加班了。

陈淑芬拥有一张农村妇女面相,穿着一件环卫工的衣服,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应该是匆忙赶来学校的。

“老班,你这是干什么?”

方言脸色有些难堪地看着张美娜。

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非要闹到这种地步吗?

身为老师应该学会处理学生产生的各种问题,用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方针处理事情才对。

现在倒好。

动不动就叫家长,通过叫家长来威胁学生,也太过分了吧。

“方言你住嘴,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在学校不好好学习,都学会打架了你,反了天了。快,给老师道歉。”

方平山眉头一挑瞪了眼方言,大声呵斥。

“哎呀,平山你就少说两句,我们先了解情况在说。”

要不是陈淑芬在旁边拉住方平山,

只怕方平山已经跑过来揍方言了。

“张老师,你把事情经过给我们说说吧,该道歉我们道歉,该赔偿我们也赔偿,你看这样好吗?”

“方言在课堂上打人……太无法无天了,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那张老师你看怎么处理?”

“我建议直接开除。”

“什么,张老师这是不是太严重了,你看方言马上就要高考了,这可是他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开除了他,你让他以后怎么活啊。”

“这位家长,你知道教室是什么地方吗?那是教书育人的地方,那是学习知识的圣地,在圣地打人,开除他都算轻的了。”

“这……”

陈淑芬被说的哑口无言。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妇道人家,哪里说得过一位老师。

“小张老师息怒,息怒。”戴眼镜的校长把眼睛摘下来后说道:“小张老师啊,事情还没这么严重,只是两个学生闹了点矛盾,赔礼道歉就好了。”

“校长,你是没看到,方言在课堂上打架,这是无视纪律,我还是建议开除他。”

“小张老师啊,你要记住我们当老师的,最重要的任务是教书育人,是培养人才,而不是断人前程,方言是犯了错误,可也没到十恶不赦的地步,这次就记一次大过,如有下次再严惩,你看这样好吗?”

“校长……好吧!”

张德海能当上校长,境界上面的认知比张美娜高太多了。

敲定结论后。

校长就让方言父母先回去,让张美娜先出去,留下方言一人在办公室。

“谢谢校长。”

“渴了吧,要不要喝水。”校长站起来倒水,一边说道:“不用谢我,每个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有的人年轻的时候犯错误,有的人年长的时候犯错误,年轻的时候犯错误好啊,至少知道这是错的,如果年成的时候犯错误,那可就严重了,因为那是要付出大代价的。”

“是!”

方言这才意识到校长是一位高手,不由产生了敬佩。

“唉,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冰的,喝了解解暑吧。”校长给方言倒了一杯水后回到椅子上坐下:“很快就要高考了,方言你可要好好抓紧时间学习,可不要辜负了你爸妈,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会努力学习的。”

“好,有这个想法就好,回去上课吧。”

“是!”

方言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后苦笑了一声。

他本来就不想读书了。

听校长一番话,他觉得读书明理似乎也很重要,因为有的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

比如像校长一样的悟性。

高三二班教室。

陈东看到方言回来,立刻压低声音问道。

“言哥言哥,校长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就是被记一次大过。”

“我靠,老班就没有再旁边说几句好话吗?”

“她不火上浇油已经算好了,妈的,这种人也能当老师我也是服了,不就是打架斗殴吗?非得把事情闹大,还要叫家长来,靠。”

“还有这事……”

“安静……”

在方言跟陈东说话的时候,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呵斥了一声。

其他同学都扭头看过来。

第三排的吴德嘿嘿一笑,似乎看到方言跟陈东被老师骂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谈话被老师发现后。

方言和陈东都很识趣没有继续交谈,假装翻开课本看书。

铃铃铃……

下课后,身为学习委员的陈妮抱着一本书过来。

“方言,你刚才被叫道校长办公室没事吧。”

“没事了,哦对了,今天早上我问你的一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不得不说陈妮长的太上头了。

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乌黑亮丽的头发非常迷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男同学的注意。

陈妮跟方言说话的时候,很多同学都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讨厌。”

陈妮愣了下,反应过来后满脸通红从后门跑了出去。

搞得方言再次懵了下。

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得给个准话吧。

还是这里人多,不好意思回答?

“经学校发现,高三二班学生方言在课堂上打架斗殴,违法课堂纪律,现对他经行通报批评,大家引以为戒。”

“经学校发现,高三二班学生方言在课堂上打架斗殴,违法课堂纪律,现对他经行通报批评,大家引以为戒。”

这时候广播再次响起。

这回全校都知道了高三二班方言打架斗殴得事情。

“我去,不是吧,方言又被通报批评了,这会不会影响他高考。”

“应该不会吧。”

“难说,如果学校在档案上写这些,哪个大学敢录用他。”

“是哦……”

同学们都在感慨方言不该冲动,现在好了,直接被学校通报批评。

如果在档案上写上这些黑历史。

恐怕没有大学生敢录用他了。

“嘿嘿,活该,跟我斗,找死……”

吴德也在看方言,一脸得意笑道。

以前被他欺负的人从来不敢还手,不管他做了什么,对方都得忍着。

只有方言。

不仅还手了,还打了他。

现在知道得罪我吴德的下场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