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跟踪

方言拍了一下陈东的肩膀,转身就拦下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两位帅哥,去哪里啊?”

“去建设路。”

上车后,方言看了眼司机。

这是一个微秃的中年人,身穿一件深蓝色短袖,最大的特点是嘴角有一颗痣,笑起来的时候有点猥琐,看起来不像一个好人。

“难道是错觉。”

方言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上他看谁都像坏人,总感觉周围人在惦记他身上的财富,会在他领奖后对他不利。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跟上来了?”

让方言没想到的是刚才怀疑的出租车司机跟了上来。

是巧合还是刻意?

“听帅哥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嗯。”

“两位帅哥年纪轻轻就来东海市,一定是跟家里人来这边做生意的吧。”

“不是。”

这时猥琐司机突然说话。

方言不想透露太多信息,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没打算跟司机聊下去。

司机看到方言这样的态度。

可能觉得挺尴尬,就没有继续聊下去。

彩票中心距离建设路不算远,只有四五公里的路程,加上公路上车辆不多,他们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建设路。

“帅哥,建设路到了,你们到哪里下啊。”

“我们不下,司机你开慢点,先绕建设路走一圈。”

方言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

2012年的时候他出来工作,经常在洞东市各个地方跑,依稀记得工商局就在建设路。

现在2006年,看起来时光倒退了六年,不过这不影响工商局的位置。

他找工商局是为了成立一家投资公司。

他可不想错过这个时代的红利,等拿到奖金后,可以用这些奖金作为基本启动资金,以公司的名义投资到有潜力的公司当中,实现钱生钱的效果。

“还跟着。”

转弯的时候方言看向后方,发现之前的出租车还跟在后面。

如果说来建设路的时候是巧合。

那么现在可以确定对方就是在跟踪他。

这就有点烦人了。

车还在前进,方言终于看到了工商局的面貌,大理石建成的宏伟大楼,门口两旁有四根巨大的石柱,中间则是一个大大的国徽,跟记忆中的工商局一模一样。

“师傅,去一趟新兴路。”

“好咧。”

注册公司除了要到工商局登记注册外,还需要去一趟房管局,税务局。

记忆中。

房管局和税务局都不在建设路,而是在两公里外的新兴路。

前往新兴路的时候。

方言继续通过后视镜观察后方,发现之前跟踪的出租车不见了。

“难道刚才都是巧合,是我多想了。”

方言在心中喃喃低语。

刚才出租车跟在后面的时候,他心里紧张的不行,生怕自己中奖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

现在没看到出租车跟上来反而松了口气。

“新兴路到了。”

“师傅你再绕新兴路走一圈。”

“好咧。”

方言让司机开车绕新兴路走。

而他在观察外面的情况,车子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方言终于在前方五十米发现了房管局和税务局。

房管局在税务局对面,他们就隔着一条公路。

“师傅,去一趟大学城。”

确定税务局和房管局的位置后,方言让司机直接去大学城。

这一路还算平静。

没有发现跟踪的出租车司机。这让方言松了口气。

“到了帅哥。”

“师傅,多少钱……”

“二十五。”

方言把钱车费结清后直接下了车,朝商业街深处走去。

就在方言和陈东离开出租车不久。

先前跟踪方言的出租车从路口慢慢探头出来,这辆出租车来到大学城入口的地方才停止,而后从车里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

该男子下车后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走向前方的出租车。

出奇的是这位满脸横肉的出粗车司机直接坐到猥琐司机的出租车上。

“二哥你来了?”

“老四,刚才那两个小屁孩从建设路离开后去了哪里。”

“刚才我们从建设路离开后直接去了新兴路,在新兴路逛了一圈后回到了大学城这里。二哥,你说这两个少年中了大奖,是真的吗?”

“你刚才搭了他们一路,难道看不出来吗?”

“刚才我是搭了他们一路,听他们的口音确实不像本地人,应该是外地来的,本来我打算从两人嘴巴里套点话,没想到那个少年太谨慎了,一点都不给我套话的机会。”

“那他为什么会谨慎,你想过这个原因吗?”

“难道中大奖了。”

“不错,他们第一次出发是从大学城前往彩票中心,上我车的时候还骗我说住在彩票中心附近,哪里可是商业区,可没人住在哪里,他明显说谎了,而他说谎的原因多半是为了掩盖中大奖的消息,不得不说这个少年非常聪明,可惜遇到了我。”

“二哥牛逼,这都被你看出来。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是抢。”

“二哥,这光天化日之下抢不好吧。”

“你怕什么,到时我们把他们带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硬抢,谁知道呢。”

“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你不想发财吗?难道你想一直当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吗?”

“好我听二哥。”

“这就对了,你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让警察知道的,等我们拿到钱后马上换一份工作,去享受天伦之乐,到时就算那两个小屁孩报警,又能奈我何。”

满脸横肉司机一脸得意说道。

猥琐司机刚开始还有点担心不安全。

听到二哥这般说来,他的担心被心中的欲望一下子给冲散了,留下来的全是欲望,对金钱的渴望,对夜夜笙歌的向往。

心里更加坚定跟随二哥好好干一票。

二哥看到老四愿意配合他的行动,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单靠他一个人。

想要制服两个十七八岁青少年,是很难的,他没有把握。

如果加上老四的话。

制服两个青少年完全不是问题。

到时就可以逼问出中奖的银行卡以及密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