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买彩票

“方言太冲动了,居然当众打吴德,难道没吸取上一次被通报批评的教训吗?”

“这不怪方言,要怪就怪吴德太卑鄙了,他太能演戏了。”

“吴德这个混蛋……”

教室里面的同学们议论起来。

他们都知道吴德是个阴险小人,都在替方言鸣不平。

……

教室外面。

方言从教室走出来后,来到校园大道,两旁是花圃,花圃后面是草坪,草坪后面是一排高大的榕树,榕树旁边是一片瓦房,这些瓦房是男生宿舍,宿舍门口的地方挂着形形色色的衣服。

这就是梧桐市第三中学。

2006年的时候,学校还有很多瓦房,里面住的都是男同学,至于女同学,她们住在刚刚建起来的民房,条件稍微好点。

现在是上课时间。

在校园活动的学生寥寥无几,不过操场那边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听起来似乎挺热闹的。

应该有班级在上体育课。

“这里的空气真好。”

呼吸惯了大城市的汽车尾气,突然享受清新的空气。

那种感觉真是倍儿爽。

实在太舒服了,方言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坪躺下,看着蓝天白云,好不自在。

买彩票的事情不急。

他需要时间准备一下怎么去领奖,特别是领数百万大奖的时候,可千万不能暴露身份信息,不然的话很容易遇到绑架勒索的危险。

就算没有这种危险,被亲戚知道了也少不了登门借钱。

说好听的是借钱。

难听点就是抢钱,不给就撒泼打滚,用各种理由来绑架你,可千万不要拿自己的认知去考验别人的人性。

方言倒不怕亲戚来闹。

大步了一走了之。

可他老爸老妈不行啊,老爸从小出生在梧桐市,在梧桐市长大,上学,工作,现在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环保局,说是小领导,其实就是管理一些环卫工人的工作,活不重,工资不高。

老妈是个环卫工人,工资也不高。

他们家勉勉强强能供方言上大学,至于毕业后的买房买车,只能靠方言自己了。

方言读书比较争气,考了个好学校。

但是没用。

“方言,你怎么跑到这里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冲动,赶紧去跟老班道个歉求她原谅,不能把这件事闹大了,不然你的前途真的要毁了的。”

“陈妮?”

方言睁开眼看到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看着他。

陈妮,高三二班学习委员,兼校花。

这妮子是真的美,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就这已经甩掉学校里面百分之八十的女生了,加上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乐于助人的温柔品格,简直就是斩男杀手,没有男生顶得住。

上辈子方言只能默默暗恋着这位女神。

直到步入社会他才懂得一个道理,所有暗恋都不会有结果。

“妮子,你在关心我?”

“才没有。”

“脸红了是不。说句真心话,我也喜欢你呦,我们谈恋爱好不好。”

说来丢人。

重活两世竟然没有谈过恋爱,方言除了实话实说外,真的编不出什么花言巧语来撩妹。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种看起来笨拙的表白方式。

才是最纯真的。

“讨厌……不理你了。”

陈妮的脸似乎更红了,撒腿就跑开。

这可把方言搞懵逼了。

从草坪上坐起来,看着陈妮跑开的背影:“连背影都这么美,怪不得是所有男生的心中的女神,不知道她跑开是几个意思,答应了,还是拒绝了。”

咱也没谈过恋爱。

总不能把陈妮控制住,进行严刑逼问吧。

“到饭点了吗?”方言刚才太享受这里的阳光了,连下课铃声都没听到,要不是陈妮这丫头跑过来跟他聊了一句他都不知道下课了:“找机会出去一趟才行。”

想要出去只能凭借出入证。

拥有出入证的人是那些非留校生,他们都是在家里吃住,到上课时间才来学校上课。

高一的时候方言也是非留校生,因为家里距离学校确实有点远,为了不影响学习,到高二就转成了留校生,手里的出入证在那个时候就被收回去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有点冒险。”

方言目光放在大门口的门卫身上。

学校的门卫都是老头,有两个,每个都是六七十岁,多少有点老眼昏花,不可能在几秒钟看完进出学校的学生的出入证。

混入人群还是能出去的。

至于回校。

那更不用担心了,因为回校不检查出入证。

“不管了,大不了直接辍学,反正都读过一次书了,再读一次没啥意思。”

方言说完就一身轻松走出去。

还真别说,混在人群之后门卫真的认不出来,直接让方言溜出去了。

出来后方言直奔附近的彩票投注站。

“现在真够穷的,只有二十几块钱。”

来到彩票投注站门口的时候,方言掏了掏口袋只掏出二十几块钱。

老爸每周都给他五十块生活费。

在学校加加菜,买点零食,基本上不会有剩。

今天是星期四。

能剩下二十块钱已经是很省了,按照没有重生的想法,他是想着留五块钱去游戏厅爽一把,打几局拳皇。

很多人都把读书跟打游戏混为一谈。

用一刀切的想法认为打游戏一定会影响读书。

这种观点不是说不正确。

只能说站在某个角度来看相对准确,不过是一种狭隘的观念罢了,有这种观念的人尚且不明白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以前方言就认为在课外玩两把游戏没什么。

该上课的时候好好听课学习就是了。

可惜父母不理解他的想法,坚决不同意他去游戏厅玩游戏,他只能偷偷去了。

“老板,给我来两注彩票。”

“老板,我要一注。”

2006年的时候也有很多人想着一夜暴富,以至于彩票投注站很热闹。

不过来这里买彩票的都是成年人。

“学生,你不好好去上课来这里干什么?”

“咦,居然有学生来这里?”

“学生来买彩票吗?”

方言的出现吸引了这里的人注意。

就连柜台后面的彩票投注站老板都忍不住看了两眼方言,学生基本上没啥钱,所以很少有学生来这里买彩票,方言的出现确实引人注目。

方言看了眼老板,是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

“学生,来买彩票还是来找人?”

“买彩票,我要这个……”

“呦呵,这学生有点意思啊,难道真懂彩票?”

“学生你不是第一次买吧。”

“有点意思,学生都学会买彩票了。”

周围的人对方言更加诧异了。

他们还以为方言第一次来这里买彩票,什么都不懂,要跟他们这些前辈好好请教呢。

没想到方言走进来后直接选号。

“学生你选错了,第一个21上期没中,上上期也没中,这期也肯定不会中的,你听我的,选12号,保证能中。”

“我觉得第一个选13号中的几率比较大。”

“我觉得吧,9号的几率更大,学生你听我的,就选9号,必中。”

这些中年人仗着年长几岁就开始对方言指手画脚。

如果是一般学生,怕是真听他们的话了。

如果他们说的号真能中。

他们自己为什么不买?

“我选好了,要五注,这是钱。”

方言没有理这些人,直接付了十块钱。

不过片刻。

“学生,收好你的彩票,晚上开奖呦。”

老板非常诧异方言能坚持自己的选择。

就算成年人听到周围人信誓旦旦的保证,也会忍不住听一听周围人的看法,说不定真中了呢?

方言干劲利落。

拿了彩票号直接走人。

“五注,每一注中三千块钱,也就是一万五块钱,算是一笔不小的的数目了,晚上得戴个面具过来领才行。”

方言看着手中的彩票。

他现在还不能中太大的奖。

一个原因是身上的钱不够。

第二个原因是超过三千块的金额需要到彩票中心才能领,流程非常麻烦,而且很容易被人盯上,需要好好准备一番才能行动。

这一次方言买了好几期,分为五个晚上。

每一期都能中三千块。

算是卡点。

这样一来在彩票投注站就能领奖,不需要去彩票中心。

买饭彩票后方言在附近找了家粉店。

点了一碗三块钱的粉吃。

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的物价就是便宜,几块钱就能吃到美味的米粉,而且还不担心有什么地沟油。

不回学校吃主要是这个点不能回去。

虽然回去的时候不会检查出入证,可在午休的时候回去,这点很容易引起怀疑,肯定免不了被门卫大爷检查出入证到时就更麻烦了。

吃碗粉后方言就在学校附近蹲着。

“唉,如果我辍学的话,不知道老爸老妈会不会打死我。”

方言不怕辍学。

他唯一担心的是老爸老妈的感受,上一代人有着很重的传统观念,认为辍学的人没一个是好人,只有读书才是好孩子。

搞不好老爸直接跟他断绝关系。

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不知不觉,到了上课时间。

陆陆续续有学生从各处走进学校,方言趁机跟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