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打算

高三三班教室。

后排的一个小弟拉着凳子坐到张浩旁边问:“浩哥,你难道真的相信二班那个方言说的话吗?”

“方言的话只能半信。”

“浩哥我还是觉得很可疑,我们跟方言不熟啊,跟陌生人似的,他为什么把这么好的赚钱机会给我们。我都打算好了,高中毕业后回家种地,我爸说了如果不读书就给我包几亩地来种,能赚不少钱呢,要是因为一个方言耽搁了这事,不值当啊。”

“瞧你这点出息,难怪一辈子是农民,没出息。”

小弟说回家种地后被周围几个兄弟狠狠鄙视了一下。

但他又能如何。

这不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吗?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谁愿意回家种地啊。

张浩之所以成为大哥就是处处为兄弟们着想,如果因为他的决定导致兄弟们错过了回家种地的时间,那就罪过了。

“说实话,我也不信方言有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之所以答应他只是想搏一搏,就算最后被方言这小子耍了也不会亏什么,现在既然影响到兄弟们的未来大计,做大哥的我也不强求你们。”

“晚上愿意跟我去金龙大酒店的举手。说好了,都是自愿的。”

“这……”

七八个小弟开始犯愁了。

以前他们跟着张浩,一直都是听张浩的话,张浩下什么决定他们就去做什么,根本不用动脑子。

现在让他们自己选择,还真不知道怎么选。

“浩哥,我就不去了,发财这种事情太虚了,我还是现实一点。”

“浩哥,我也不去了,我爸给我找了个工地,高中毕业后就得去报道,如果错过了工地就不要我了,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浩哥,我也不去了,我爸说了不读书就跟他去卖水果……”

“浩哥我也不去了……”

七个小弟就有四个小弟说不去了,最后一个吞吞吐吐有些不好意思张口。

张浩看了眼他问道:“小齐你为什么不去了?”

“浩哥,实不相瞒,我跟家里已经说好了,高中毕业后就去我堂哥的厂里干活……”

“嗯这是好事啊,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张浩把目光放在没有说话的小弟身上:“你们呢,去还是不去。”

“我去看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浩哥,我跟着你。”

“浩哥我也跟着你。”

剩下三个小弟看着张浩郑重说道。

高中三年来,他们一直跟着张浩,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而且他们知道张浩的性格,跟着他绝对不会有错的。

“好兄弟,只要有我一口饭吃,我就不会亏待你们的。”张浩拍了拍胸腹说道,然后看向去意已决的四人:“你们也是,日后要是混得不好可以来找我。”

“谢谢浩哥。”

“谢谢浩哥。”

……

高三二班教室。

下课的时候方言跟陈东来到走廊外面吹风,看着校园的美景颇为感慨,上一世因为没钱,为了生存只能用毕生的时间去换取微末的物质资源,根本没时间去看看大自然的风景,更没有机会回到儿时的校园,回忆青春的点滴。

世界是公平的,因为每个人的时间是一样的。

世界又是不公平的,因为社会分配到每个人手里的资源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努力付出只能拿着一点点资源,勉强地活下去,有的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享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物质资源,以及最好的精神资源。

方言也曾抱怨过世界的不公。

但更多的是无奈,无力,无法改变自身的现状。

现在不同了。

命运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而且他不负众望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那就是彩票。

现在只需要把奖金池的钱拿出来,他就能达到别人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地步,不过还不够,他要做的更大,让自己的亲人,朋友,更多的人过上的美好的生活。

这才是他的目标。

“呦,这不是方言嘛?你可要站稳了,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可就惨了。”

“吴德。”

身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方言转身看去的时候发现来人是吴德。

这货果然是欺软怕硬的混蛋。

“吴德,我可是听说昨晚你被吓尿了,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

“方言你少得意,昨天要不是我状态不好我早就把张浩打趴下了。”

吴德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的同学们都看过来,似乎很好奇这件事,为了面子只能强行装逼。

说自己状态不好,让张浩而已。

“吴德差不多行了,在我面前嚣张跋扈,在张浩面前就像条狗一样,还不是认为我们都是好学生,好欺负嘛?”

“别说有的没的,方言你个孬种,有本事来打我啊,来啊。”

吴德一脸嚣张说道。

陈东都忍不住了:“吴德你闭嘴,就你这个怂货有什么资格说言哥。”

“陈东是吧,你跟方言一样都是孬种,打我啊,快打我啊。”

吴德有恃无恐说道。

只要方言和陈东敢出手,那么他就告诉老师。

这种手段他已经用了很多次。

虽然老套,不过有效。

啪……

“哪来的苍蝇,唧唧歪歪什么?”

就在吴德非常得意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拍了一巴掌。

“谁他妈打我?”

“是我张浩。”

“张浩。”

吴德转身看到来人是张浩的时候,直接下炸毛了。

仿佛遇到什么大恐怖一般,双腿颤抖,脸色发白。

“浩哥,真的不是我干的的。”看到张浩抬手又要打他的时候,吴德连忙说:“是我干的,是我干的,我错了,我错了,绕过吧,求求你饶过我吧。”

吴德害怕极了。

周围看戏的学生面面相觑,这吴德变脸的速度可真快,

刚才在方言面前还一脸地嚣张跋扈。

现在看到张浩到来,被吓得双腿发抖,脸色发白。

这货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混蛋。

众目之下,张浩来到方言面前说:“方言,晚上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方言点了点头,看到张浩没有立刻离开继续说:“回去吧,别在这里碍我看风景。”

啥……

方言居然敢这么跟张浩说话,他不想活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